原创

日本首相因病辞职,被溃疡性结肠炎折磨了 50 年!好医友案例解读

据《人民日报》报道,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辞去首相职务。是什么让这位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突然辞职?好医友获悉,安倍从 17 岁查出患溃疡性结肠炎至今,已被该病折磨近 50 年,工作期间不得不频繁

据《人民日报》报道,近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辞去首相职务。是什么让这位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突然辞职?

好医友获悉,安倍从 17 岁查出患溃疡性结肠炎至今,已被该病折磨近 50 年,工作期间不得不频繁「跑厕所」,甚至一天上 20 次厕所。2007 年第一个任期时,他便曾因该病辞职。2015 年,安倍首次被爆在洗手间吐血,媒体又多次报道关于他吐血的新闻。今年以来,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加上奥运延期等,安倍承受着巨大压力,内阁不断传出他「脸色不好」「很疲惫」的消息,他已有一个多月未举行记者会或出席国会会议。

最近,日媒又爆出安倍 7 月 6 日在首相官邸咳嗽吐血,脸色浮肿、暗沉。他的保健医生此前也已换成一位肿瘤专家,外界怀疑其溃疡性结肠炎恶化为肠癌。此次辞职决定,更让其健康状况再度受到关注。

「不死的癌症」:溃疡性结肠炎

溃疡性结肠炎(UC)是一种慢性非特异性肠道炎症性疾病,主要侵犯直肠、结肠,是炎症性肠病(IBD)的一种(另一种是克罗恩病)。其主要症状包括:持续或反复发作的腹痛、腹泻及黏液、脓血便,甚至一天上几十次厕所。

近年来,我国炎症性肠病(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发病率迅速增长。该病见于任何年龄,但通常是年轻人发病,像安倍 17 岁就发病了,严重影响工作和生活。而且,该病病程很长,反复发作,被称为「不死的癌症」。如果 UC 不及时控制,还可引起肠道大出血、肠穿孔、结直肠癌等。

随着 UC 病程延长,发生结直肠癌的风险显著增加。虽然炎症性肠病相关结直肠癌仅占肠癌患者的 1%~2%,但通常发病年龄更小,进展更快,并且中晚期患者更多,预后也更差。据估计,约 1/6 的炎症性肠病患者死于肠癌。

《柳叶刀》今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回顾了近 50 年的数据(1969-2017),发现 UC 患者患结直肠癌的风险比普通人高了 1.7 倍。不过,近年来风险在逐渐降低,重要的因素是肠镜筛查率提升,将肠癌扼杀在摇篮。

UC 病因至今尚不明确,可能与遗传因素、肠道菌群、饮食习惯等有关。该病是一种终身性疾病,至今还无法治愈,被 WHO 列为世界性难治疾病。

不过,难治不等于不能治。UC 的主要治疗手段包括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粪菌移植、干细胞治疗等新疗法也显示出良好的前景。据说安倍也曾进行过粪便移植治疗。

尽管目前还没有 UC 特效药,但近年来,已有多种新药问世,还有众多相关临床试验正在开展,能帮助患者有效控制症状,延缓病情,提高生活质量。

真实案例:

2017 年 10 月,30 岁的胡先生被诊断出患有溃疡性结肠炎(UC),后来一直坚持服用美沙拉嗪及美沙拉嗪灌肠治疗,效果良好。可 2018 年,他因反复腹痛 20 余天入院,查血发现白细胞增高,大便稀软伴有粘液脓血,经抑酸、抗感染、抗炎等对症治疗后病情稳定。经电子肠镜检查提示:回盲瓣溃疡伴颗粒样增生,克罗恩病待排;乙状结肠可见浅小阿弗他溃疡,余结直肠粘膜未见明显异常。为了进一步明确病因,有效控制病情,胡先生在院内主诊医生的陪同下,通过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平台咨询了美国消化科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

出席本次视频会诊的是美国消化科资深专家 Frank J. Arguello(弗兰克.J. 阿尔圭洛博士),他在肠胃系统疾病、肝病及传染病诊疗领域拥有 40 余年的临床经验。视频过程中,阿尔圭洛博士对胡先生的病情做了评估,并就后续检查及治疗提出了重要建议。

日本首相因病辞职,被溃疡性结肠炎折磨了 50 年!好医友案例解读

诊断评估:

阿尔圭洛博士指出,虽然结肠镜检查提示直肠乙状结肠、回盲瓣炎症,活检提示炎症位于结肠区内,但由于小肠情况未知,CAT 检查也未涉及小肠,需要进一步行小肠增强 MRI 检查,来明确是否为克罗恩病,如果无法进行,可行小肠钡餐造影检查,有助于排查克罗恩病和明确病变累及小肠的程度。根据目前的检查结果,他认为溃疡性结肠炎的可能性比较大。

治疗建议:

阿尔圭洛博士指出,UC 的药物治疗主要包括:氨基水杨酸类、皮质类固醇、免疫抑制剂、抗生素、益生菌、抗肿瘤坏死因子(TNF)、细胞因子生物疗法等。

阿尔圭洛博士建议胡先生继续维持此前的美沙拉嗪治疗方案。

安萨科(Asacol,美沙拉嗪肠溶片)是治疗轻中度 UC 的一线药物,安倍从 2012 年开始用,该药会在回盲部 pH>7 时释放 5-ASA。今年该药已获国家药监局批准在国内上市。如果炎症发作期,可予激素进行积极治疗。待 MRI 检查完成后,应进一步随诊。如果 MRI 检查提示小肠明显病变或瘘管形成,建议行抗 TNF 药物治疗,如英夫利昔单抗或阿达木单抗,也可考虑肠道选择性生物制剂维多珠单抗。如果需进行抗 TNF 治疗,必须先明确是否患有乙肝。此外,也可使用 6-MP(6-巯基嘌呤),以及短期激素治疗。

若对 TNF 有抵抗性,可考虑使用口服 JAK 抑制剂托法替尼(Xeljanz,已在国内上市)。该药已获美国 FDA 批准,用于治疗中重度活动性 UC 成人患者。

若对常规疗法或生物制剂无反应、不耐受,还可以考虑 IL-12/23 细胞因子生物疗法乌司奴单抗(Stelara,已在国内上市,但尚未获批溃疡性结肠炎适应症)。该药也已被 FDA 批准用于治疗中重度活动性 UC 成人患者。

美国还有多个 UC 新药正在临床试验中。比如,今年 6 月公布的 S1P 受体调节剂 Ozanimod(Zeposia),在中重度 UC 成人患者诱导和维持治疗的关键性 3 期试验中表现积极。

此外,阿尔圭洛博士提醒:UC 患者应注意保持健康生活方式。饮食上没有特别限制,但如果患者本身对乳糖等不耐受,摄入奶制品可能会加重病情。同时,他也鼓励胡先生积极锻炼,炎症性肠病对运动方式没有限制。

好医友提醒:溃疡性结肠癌不是癌症,也并不是都会癌变,只要坚持积极、规范治疗,完全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工作、生活。

 

 

注:好医友中美远程会诊案例的相关治疗建议,均为个案个例,不适用于该患者之外的其他人。所有的临床治疗务必遵循医师指导。

*声明:本内容仅代表文章来源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内容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不构成实际治疗建议

图片来源:好医友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