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合肥京东方医院成功抢救一例肺切除术后肺栓塞患者

这是一位来自蒙城的 76 岁老太太,右侧胸部疼痛十几天后,在孩子的陪同下来到合肥京东方医院胸外科就医,经检查发现,原来老太太右下肺紧靠胸膜处有一个核桃大小的肿物,这是引起胸痛的元凶。经多学科讨论及充分

这是一位来自蒙城的 76 岁老太太,右侧胸部疼痛十几天后,在孩子的陪同下来到合肥京东方医院胸外科就医,经检查发现,原来老太太右下肺紧靠胸膜处有一个核桃大小的肿物,这是引起胸痛的元凶。经多学科讨论及充分术前准备,老太太在全麻下经单孔胸腔镜行右下肺部分切除术,术后第二天胸口就不痛了。

本以为马上就可以出院了,没想到……

术后第三天上午,老太太在去放射科检查时突然胸闷、心悸、全身无力,不能行走、瘫软在地,医护人员赶紧将老太太用轮椅送回病房,没想到老太太胸闷气促加重,氧饱和度下降至 60-70%,血压急剧下降,医生赶忙予以吸氧、咳痰,面罩氧合、泵入升压药等措施,都未见好转,当即怀疑是肺栓塞。

ICU?到!

于是胸外科立即请 ICU 会诊,ICU 刘洁主任快速赶来,通过床边的胸片、心电图、心脏超声、双下肢动静脉超声检查,发现老太太肺动脉高压,双下肢静脉血液瘀滞,右小腿肌间血栓,肺动脉栓塞基本确认。

介入科?到!

目前公认介入治疗是救治肺栓塞的有效手段,刘洁主任立即电话告知介入科荆磊主任准备与救治。

为了最大限度减轻风险,保障安全,增加救治成功几率,刘洁主任与胸外科王伟主任在病房就制定了抢救路线和流程,事后证明这些措施是非常正确和及时,是救治成功的关键!

影像科?到!

为了百分百确诊肺梗塞,并明确栓子大小和梗塞程度,需要去影像科行 CT 肺动脉造影,影像科尉传社主任「一路绿灯」,工作人员在 CT 床旁等待!打算直接将老太太从一楼影像科直接推至 ICU 救治,以减少不必要的运送风险。

病人到哪里,主任就跟到哪里……

计划实施之前,给患者高流量吸氧、静脉升压药维持等措施,病情暂时得到稳定。

合肥京东方医院成功抢救一例肺切除术后肺栓塞患者

于是,按原计划,将老太太送至影像科进行冠脉支架植入前的检查,在运送过程中,刘洁主任、王伟主任、荆磊主任及胸外科刘花林护士长等亲自推送患者,随时观察病情变化,患者安全顺利运送至 CT 室。检查后发现患者肺动脉基底干有多发、散在血栓堵塞,确诊肺栓塞诊断后,四位主任决定为患者施行介入下行置入滤器、溶栓治疗。

这次,我们痊愈出院了……

为了让患者体征更加稳定,从影像科出来后直接转入 ICU 后,并予以高流量吸氧,去甲肾维持血压,低分子肝素抗凝,让生命得以保障。

由于诊断明确,准备充分,为增加抢救成功率,保证患者生命,荆磊主任马不停蹄,立即在介入下行下腔静脉滤网,肺动脉置管持续泵入尿激酶溶栓等治疗。

合肥京东方医院成功抢救一例肺切除术后肺栓塞患者

合肥京东方医院成功抢救一例肺切除术后肺栓塞患者

经溶栓,抗凝治疗后,血栓消失

术后,老太太的病情逐渐稳定并好转,氧饱和度可达 95% 以上,升压药逐步停用,凝血功能也逐步恢复正常。

在重复溶栓一次后肺动脉导管拔出,两周后下腔静脉滤网取出,经复查,老太太肺动脉血栓已完全消除,饱和度正常,在精气神俱佳的情况下,终于痊愈出院啦!

合肥京东方医院成功抢救一例肺切除术后肺栓塞患者

​这是一次速度、服务、技术的完美结合……

肺手术术后肺动脉栓塞是一种严重的并发症,临床特点是发生隐匿,病死率高。该病少见但不罕见,随着介入诊断技术的发展,如无创性检测手段多普勒超声,CT 肺动脉造影 (CTPA) 等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其发生率在逐步增加。

该例患者成功救治彰显了京东方医院医务人员爱伤观念强、团队配合默契以及医疗技术过硬。

在患者出现症状后,迅速判断出肺栓塞,为后续抢救计划及方案作出了充分准备。

荆磊主任凭借过硬的技术,仅一次就成功地为患者置入下腔静脉滤器及肺动脉导管,成功 进行了两次溶栓治疗,这是消除肺动脉血栓的关键措施。

除了技术,更让人感动的是合肥京东方医院医护人员的爱伤观念及团队配合,我们始终把患者当亲人,一切为患者着想,细化、制定出包括运转、氧气保障、电梯等待等一系列措施,把检查运转风险降至最低,争取创造出最大的救治时间,为后续的救治成功奠定了基础。

正是因为拥有这些技术过硬、服务优质、大医大爱的优秀专家和医护人员,才使得京东方医院成为一家让老百姓放心的医院。

推荐阅读

点赞 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