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多科协作 打洞取石 微创治疗向 10 级疼痛说拜拜

|
字体大小 - | +

俗话说,不晓得生孩子有多痛,

得了肾结石分分钟就让你懂得

——腰痛如「刀割」,

都是肾结石「惹的祸」。

在疼痛这条路上,

43 岁的龙女士无疑有着发言权,

既体验过生孩子的 10 级痛感,

也感受过肾结石带来的「生不如死」。

 

九年前,龙女士罹患过肾结石,并在当地医院进行了开放结石取出术,就此她以为 10 级疼痛与她再无缘分。殊不知,顽固的肾结石复是以高复发率而著称的,不久前,龙女士再度出现了不明原因的左腰部疼痛,并且日益加剧,生活到了崩溃的边缘。来院就诊后超声检查显示:左肾结石伴积水、感染,左肾部分萎缩。CT 检查提示:左肾下盏结石,左肾无积水(无肾穿刺空间),结石位于肾下盏,且可能左肾下盏为孤立肾盏(与集合系统不相通)。

简而言之,龙女士的肾脏再次结石。但此次她的肾脏条件已不比九年前,脆弱的肾脏已经先期排除了好几种常规的取石手段——有过开放取石的病史,再次行开放手术创伤大;结石过大,体外冲击波碎石效果可能不佳;软镜碎石存在置管困难和多次取石可能。

 

多科协作 打洞取石 微创治疗向 10 级疼痛说拜拜

 

与此同时,龙女士的左肾已出现萎缩现象,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造成进一步肾功损害,最后发展成为肾无功能。对患者是煎熬,对医生更是考验。龙女士主管医生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邵红刚判定这不是一次不容易的挑战,手术难度较大,手术风险较高,只能采取非常规的「打洞取石」——mPCNL 手术(微通道经皮肾镜取石手术),以应对龙女士复杂的肾结石和不理想的肾脏环境。

但经皮肾镜取石手术并不是「万金油」,风险同样存在。有穿刺失败的可能;有通道丢失的可能;手术需灌注有感染的可能;有肾脏出血临时终止手术的可能……术前,泌尿外科在进行了全科讨论,细化手术方案、制定临时预案。为保障手术顺利进行,科室邀请到超声科主任郭道宁主任医师的加入,为手术再上一条「保险绳」。

 
多科协作 打洞取石 微创治疗向 10 级疼痛说拜拜

 

在前期充分的准备下,5 月 27 日,邵红刚副主任医师联合郭道宁主任医师拟为龙女士施行经皮肾镜左肾钬激光取石术。在超声的引导下,行左肾下盏穿刺,但患者左肾下盏术后萎缩,瘢痕形成,肾下盏无积水,在穿刺针下可见左肾下盏明显退让。

手术台上,大家启动预案,考虑行肾盂穿刺,经过超声引导下穿刺,筋膜扩张,顺利进入肾盂,但肾镜探查肾下盏前组却未发现结石,后组肾盏无法看到。邵红刚副主任医师提出考虑结石应该在肾下盏后组,但肾下盏后组为孤立肾盏,经肾盂集合系统无法进入。

 
多科协作 打洞取石 微创治疗向 10 级疼痛说拜拜

 

手术进行至此,进退两难。常规方法一般考虑术中钬激光切开肾下盏与肾盂的通道,但术中超声发现该处肾实质较厚,强行切开,有无法控制的大出血风险。郭道宁主任提出,采取双通道,即在已经存在肾盂通道内利用冲洗泵的压力以及肾镜对下盏的抬举力量,防止穿刺下盏时的肾退让,再次穿刺肾下盏后组。

郭主任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按计划实施,下盏第二个通道顺利建立,终于看到结石的身影,大家悬着的一颗心踏实了。接下来的碎石过程顺理成章,再无悬念。

邵红刚副主任医师表示:「对于开放肾结石术后无积水孤立肾下盏结石的 mPCNL 一直是经皮肾镜的难题,泌尿外科医生都不愿意遇到这样的患者,因为手术难度大,失败率高。但临床上就存在这样的病例,知难而上,有时候也是一种策略。术前充分预估手术难度,做好预案,术前患者充分沟通,取得患者理解,术中发挥大家智慧,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办法总比困难多。」

通过经皮肾镜取石手术,只需要在患者腰部开一个 1 cm 左右的小孔,患者切口小、出血少、恢复快,能够处理一般的肾、输尿管上段的结石,尤其是一些相对复杂的肾结石。自 2013 年起开展经皮肾镜取石手术,泌尿外科积累了丰富的手术经验和操作技术,为广大患者解除了病痛。

 

最后,

泌尿外科医生温馨提醒,

有些患者结石复发率极高,

需要定期复查泌尿系检查,

早发现,早治疗,

以免形成复杂性结石难以治疗。

夏季结石高发,

大家一定要多喝水!

 

*声明:本内容仅代表文章来源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内容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不构成实际治疗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