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学会这 4 招,看剧学习两不误!

看美剧也是一种学习?

美剧中,有很多优秀的医学相关电视剧,我们医护人员不仅能从中获得娱乐,还能学到很多知识。

那么如何做到娱乐与学习兼顾呢?丁香园(微信号:dingxiangwang)今天就带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

1 厘清故事逻辑

医学类的电视剧,往往很重抽丝剥茧的推理过程,因为推理是医生做出诊断的重要能力。

举个例子,侦探小说中的福尔摩斯拥有超凡脱俗的推理能力,而他的作者阿瑟 · 柯南 · 道尔,就是一个外科医生。

2 关注相关医学知识

既然是电视剧,其中展现的常常是医护人员最常见的一些行为及对话,比如抢救,术前沟通等。

我们可以看到国外是如何做的,同时还能学到相关医学英语知识。当然,在此建议,准备个随时记录的小本。

下面我以豪斯医生第一季第一集为例,给大家梳理出故事梗概,并归纳医学英语知识:

第一集的主线病人是一个 29 岁幼儿园老师,上课时出现首次癫痫发作(Seizure),失语(Aphasia)。

豪斯初步诊断为脑肿瘤(Brain tumor)。

他的肿瘤专家(Oncologist)基友提出异议,说:

1. 最常见的三种脑瘤的蛋白标记物都是阴性。(The protein markers for three most prevalent brain cancers came up negative.)

2. 无家族史。(No famliy history.)

3. 无环境治病因素。(No environmental factors.)

4. 对放疗无反应。(Not responding to radiation treatment.)

果然,初步的 CT 检查未见异常,不太可能是脑肿瘤,豪斯和他三名实习医生手下——小黑、小白、小美开始鉴别诊断(Differential diagnosis):

动脉瘤(Aneurysm /'ænjərɪzəm/)?

中风或者其他缺血性综合症(Stroke or some other ischemic /is'ki:mik/ syndrome)?

想来想去,考虑了一下还是先做个核磁。

学会这 4 招,看剧学习两不误!

女病人被推进检验室,做 MRI 的时候小黑向病人解释造影剂道:

我们需要将钆注入静脉(Inject gadolinium into a vein),让它流遍大脑,做核磁共振显像的对比剂。(It distributes itself throughout your brain and acts as a contrast material for the magnetic resonance imager.)

结果做 MRI 时,病人对钆过敏了(having an allergic reaction to the gadolinium),面色苍白(Ashen)、呼吸暂停。

这样就无法做 MRI 了,豪斯医生让实习三人小分队开始考虑有没有什么可能有遗传或者环境因素触发过敏反应。(If there's some genetic or environmental cause that's triggering an inflammatory response.)

而他自己则在出诊时,灵光一现,对幼儿园老师病情有了新想法:

会不会是脑血管炎(Cerebral vasculitis)?但目前只有红细胞沉降率轻微升高(Sed rate is mildly elevated)可能暗示有血管炎。

于是他不顾上级反对,用大剂量强的松(Prednisone)的试验性治疗来证明。

大剂量激素冲击后病人暂时有所好转,但很快病情又加速恶化了。病人的脑干(Brain stem)已经开始受到影响,再发展下去可能无法行走、永久失明、呼吸衰竭(Respiratory center will fail)。

豪斯百思不得其解,决定暂时停止一切治疗。

这时,小黑和小美偷偷潜入病人家中,开始查找可能诱发炎症的原因。小黑找到了猪肉火腿。豪斯医生提出了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

猪肉绦虫(Tapeworm)引起的脑囊尾蚴病(Neurocysticercosis)。

在典型病例中,如果猪肉烹调时间不够,活的绦虫幼体会进入消化系统,他们身体长有小钩,吸附在肠壁(bowel)上,寄生发育繁殖。虫卵穿过肠壁到血液,然后被传送至身体各处。

女幼儿园老师的免疫系统疯狂攻击虫卵,同时无差别攻击大脑。

虽然是小概率的病例,这次的诊断完全符合实用激素后病人稍稍好转又进行性加重这一病情。

但女幼儿园老师对豪斯医生失去信心,要求出示诊断证据。这时候,小白提出:

最简单的 X 片照射可以直接发现虫卵,之前头部 CT,虫胞密度和脑脊髓液密度相近,所以大脑中没找到虫卵。

豪斯受到启发,提出可以拍大腿的 X 片,因为虫子爱大腿的肉肉。果然,X 片上的大腿肉肉里,子弹一样的小白点证明了豪斯的诊断。

女病人总算同意重新接受治疗——口服阿苯达唑(Albendazole)。

3 查找专业漏洞

当然,《豪斯医生》的编剧脑洞太大,很多都是小概率事件。但是我们在看的时候也要提醒自己,有时是不是考虑太多常见病而忽略了特殊情况?有时是不是太依赖仪器而无法独立思考?

影视剧因为其「不专业」,时常会出现很多错误,比如经典的 9% 的生理盐水,抽血化验要 200 cc 之类。因此,我们看的时候不能一味的接受,而要有独立的思考。

4 医学伦理的思考

除去专业问题,医疗剧带给我们更多的是伦理方面的思考。和课本上医学伦理学照本宣科,「视病人为亲人」的官方宣传外,我们希望更多,更真实的医学伦理讨论。毕竟课堂之外的医院,往往就是医疗纠纷高发的病房。

《周一清晨(Monday morning)》做到了这一点。

这是一部只上映了一季就被砍掉的美剧。但是其内容和深度,是很多连载十几季的八卦医疗剧永远达不到的高度。

周一清晨,是剧中的医院,进行 M&M 讨论会的日子,这里的 M&M,代表

发病率(Morbidity)和死亡率(Mortality),每一个死亡的病例,都会在这里接受再次的拷问。

不同于国内的「死亡讨论」,这样的讨论会更多是直击人心。

开篇第一集,一名外科医生被就地免职:

他收治了一个病人,跑步爱好者,因关节疼痛就医,他开了止痛片;四个月后,病人又因关节疼痛就医,这次他预约了影像检查,结果显示「肿瘤晚期」,两周后死亡……

事实上,在切尔西总院,每周一清晨的 M&M 例会上都会有医生站出来,沮丧地承认:他犯了错误,他没能拯救他的病人,他很可能反而加速了病人的死亡。

那一刻,平素以权威形象示人的医生会脱下面具,袒露内心的恐惧、疑惑、无助。

然而,这就是真实的医院,真实的医学故事。

这是首次将医疗行为中的人为局限示众——其实,它在每家医院都存在着,但我们是否有这样的勇气承认错误?

前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主治医生于莺用「震撼」来形容直面这种医生自我审判的场景。

曾留美实习的于莺旁听过这类会议,它在欧美医院很普遍,医生们相信医疗行为会存在错误,找到错误才能防止悲剧重演。

你见识到了死亡,才能学会救人;同样,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才会发现日常工作需要更多专注。

还是那句话,「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丁香园在本文中推荐的两部医学美剧,一戏谑中隐藏专业,一沉默中带有温度。

愿你和丁香园,一路成长,一路前行。

图片来源:美剧截图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