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最想要的感谢不是锦旗不是红包 是你对医生职业的支持

印象最深的一次感谢我是一个 ICU 医生。有一天,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 ICU 病房的某个床边徘徊,以为是误入没有关闭的物流通道的访客,在找某个病人。你在找谁?他...

印象最深的一次感谢

我是一个 ICU 医生。

有一天,我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 ICU 病房的某个床边徘徊,以为是误入没有关闭的物流通道的访客,在找某个病人。

你在找谁?

他指着这个位置说:一年前,我车祸,在这个床上待了好一阵子,今天我特意来看看。看这天花板上的斑点,我记得好熟。

我仔细看看他:普通的面容略有一点歪斜,寸把长的头发里有明显的手术疤痕。

他也仔细看看我,不过,我们两个就像喝过孟婆汤一样,相互一点都想不起来。

医生,我记不起你来了,不过,请你帮我谢谢你的同伴还有护士。

他与我友好地握手。然后离去。

这是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感谢。没有你,没有我,没有锦旗,没有客套,没有负担,只有一个新生命开始的喜悦。

我喜欢看到他能正常地生活,这是对我职业的赞美,我也喜欢看到他忘记我,太重的感谢是太重的负担。

很多病人觉得口头的感谢不够郑重,会给医生送锦旗,有一阵子,这成了约定俗成的感谢方式。

诚意可以感觉得到,但是每次路过医院门口那家制作锦旗的小店,我就想,这个大概是唯一受益的一方。小店有时候还会拆拆改改,搞得那谢意也是二手的,翻新的。

不说什么红包,吃饭,送礼。这类表达谢意的方式,就我所知没有什么医生会接受。有违医生操守的个别人,不在讨论之列。

ICU 里无钱继续治疗的病人

感谢是艰苦工作最好的回报,但是很多治疗其实并不尽如人意,尤其是病情尚有可救,经济不能支持的病人,ICU 医生会在无能为力中感觉到深重的无奈。

这就像尽力抓住滑下深渊的手,如果实在抓不住,不会有不安的感觉。但是能力上可以抓住,却因为其他原因,必须要松手。看见滑下深渊的求救的眼睛,医生一定会感觉难过。

案例一

小妞年方十四,已从贵州出来打工一年,在亲戚家织羊毛衫。染上结核,继之结核性脑膜炎昏迷。叔叔即使筹二万元也不能够,父亲没有买张车票来看她的钱。叔叔无奈地来签字,撤除生命支持治疗,停止药物放弃治疗。她还不能回家死,因为出租房内,房东不让。ICU 医生只得看着 14 岁的刚刚长大的她慢慢去死。

谁能帮她出这样的救命钱呢?医生你可以吗?不,我一点也不认可「被慈善」。医生要耐受的已经太多太多:

案例二

那是一个严重脑外伤病人,没有到完全失去治疗机会的程度。看见他妻子从老家来探视的样子,我在惊讶于他的家庭:那个女子身高只有一米四,智力明显有先天疾病,带着他的儿子,十岁左右的脑瘫孩子,衣服破旧肮脏。据说老家还有残疾父亲需要她照顾。她会签署「放弃治疗」吗?她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但是按下手印时平静呆滞的表情,令人恻然。

医生奈不住永远「被慈善」

一个,接一个,我们的时代我们的国家穷人不少。医生至多也不过中产阶层,再想帮助病人,谁也奈不住永远地「被慈善」。

知道白芳礼老人吗?蹬三轮的助学的白芳礼老人。他把 74 岁以后的生命,用来蹬三轮,变成 35 万元资助贫困学生。我对白芳礼老人的慈善方式很怕,是的,怕!他用蜡炬成灰泪始干地榨干自己来慈善。

普通人对慈善的理解,是同情弱者,捐钱,出力。我希望的状态是: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有保障有依靠,然后尽力去帮助别人。岁月会给予回报,成长的学子,痊愈的病人用新生命为我带来慈善的愉悦和价值感。——这才是我私心里认可的方式。

苦行僧般的乡村医生。在现代社会,用树皮草根治疗病人,自己一贫如洗这种状态,我没法赞美。

看梅奥诊所患者表达感谢的方式

2015 年,我到美国梅奥诊所参观,带领我们的专家指着诊室通道上一副镜框介绍道:

这是我治疗的一位病人。镜框中的夫妇双手交握而笑。

他们夫妇在出院后向医院捐款 1000 万美元,作为我们专科的临床和科研之用。

啊!我在想,这才完整,才圆满了,梅奥真是医生的理想国状态,是医疗界的共产主义社会。这才是医生想要的感谢。

病人的康复是最好的感谢,这是对职业的赞美。但是如果你觉得还不够郑重,你可以用钱来表达。其实并不在乎数量,而是在乎理念。

医生不需要私人收授,无论是哪里的医生,正常收入都能保证自己的生活。但是会有其他病人需要帮助,他们的治疗迫于经济压力,那些值得治疗的人,和那些值得研究的疾病。对医生职业的支持,才是医生最希望有的感谢。

在美国,由于基金会的运行非常成熟,使得拥有巨额财富的人,如巴菲特,比尔盖茨,扎克伯格都自然而然地用捐赠来回报社会。医疗是很大的受益方。

梅奥诊所,有刻满巨额捐赠者名字的整个墙面。同时也有接受捐赠,接受昂贵治疗的贫困者。

那面墙,是让人惊叹的$,是让人感动的致谢,也是最慷慨的助人为乐。

医生最想要的感谢不是锦旗不是红包 是你对医生职业的支持

医生最想要的感谢不是锦旗不是红包 是你对医生职业的支持

感谢和回馈,这样才圆满。

你想向医生表达感谢,请捐款到基金会吧

中国其实也有这样的习俗,寺庙中的还愿就是,愿望实现了,捐赠寺庙,再由寺庙施舍给贫困者——这是中国古老传统中传承的一种慈善方式。这样的方式会不会有一天也出现在医疗界呢?

此刻不会,医疗界的现状就像雾霾的天空,一点转晴的迹象都没有,灰暗混沌。

有一天,服务中心的导医指着一辆轮椅对我说:这轮椅是刚出院的家属捐赠的,看,这样多好!

希望未来的某一天,会有这样的形式,会慢慢开始,慢慢成熟。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是一种理想。想总要想一想,万一实现了呢?

也许有一天,我会对出院的病人说:请你不要送我锦旗,不要送我东西,如果你觉得需要向医院致谢,请捐款到基金会,我们会把你的爱心传递下去。

这是医生最想要的感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