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愿天使的翅膀精心呵护天下儿童!


献给在困境中坚守的儿科医护

3 月 7 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代表团分组审议现场,一场围绕「儿科医生荒」的讨论热烈展开。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加快国家儿童区域医疗中心建设」的建议,代表们听得十分专注。发言完毕后,现场立刻有代表提问:「儿科如此重要,为什么却频频出现医院留不住儿科医生的现象?」(已是连续两届人大会议热议话题)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个被「爱恨交加」的群体——儿科医生。

1803:1

约 433 个国民配比 1 位医生

而 1803 个儿童配比 1 位儿科医生

根据《2017 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数据,全国每千人口对应的执业(助理)医师数为 2.31 人,而每千名儿童的医师配比却仅为 0.55 人,约为总体水平的 1/4。

也就是说,目前约 433 个国民能配比 1 位医生,而平均 1803 个儿童才能有一位儿科医生。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而主要发达国家的「每千名儿童医生配比」就已达 0.85 至 1.3 人,美国更是达到 1.6 人。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半个小时

「看病高峰期,排队半小时是常态。」

儿科是有明显看诊高峰的科室,流感爆发期、寒暑假都是儿科爆满的时期。正兴儿童医学中心林民建医生介绍到,即便在全员负荷的情况下,高峰期门急诊常常也要等待半小时左右。「来了就能看病,这在中国的儿科医院是实现不了的。」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117 人次
「白天 1 个人看了 117 个患儿。」

蔡丽萍是正兴儿童医学中心主任。在她的从业经历中,曾经 1 天看了 117 个患儿。「人不会感到累,因为比较亢奋。但下班回到家,人就像散了架一样。」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蔡丽萍

主任医师

同事林民建医生也有同感:「有时候夜班,从早上 7 点多忙到第二天早上 7 点多。晚上基本不能睡。」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2017 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6 年中国儿科门急诊人次达 4.976 亿人次。据统计,儿科医师工作量是其他医师的 2.4 倍,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数也是其它执业医师的 2.6 倍。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76%

儿科医生的收入是非儿科医生的 76%

据正兴儿童医学中心刘付兴医生介绍,儿童患者的重大疾病和疑难杂症的比例要比成人少很多,总体的医疗费用也比成人少得多。目前儿科的部分收费虽然高于成人,但是由于每个患儿检查时占用的时间相较成人更长,家长陪护产生的损耗大等,产生的经济效益远不及其他科室,儿科医生收入常年排在各专业末尾。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85+分贝

儿科医生出门诊时经常

在 85 分贝+的环境下工作

而 75 分贝已超过人耳舒适度上限

儿童啼哭声可达 70 分贝,10 名儿童同时哭喊可达 85 分贝。在儿科门诊室,经常是「众儿同哭」的状态,这也使得儿科医生往往要在嘈杂的环境中工作。

正兴儿童医学中心郑庆锋医生对此深有体会:「小孩子检查的时候爱哭,他一哭,整个听诊器都是嗡嗡的声音,常常一天门诊看下来头疼耳朵疼。」

66%

66% 医师曾经历过医患冲突

「大大小小的医患矛盾见过不少,小到鸡毛蒜皮,大到人命关天。」正兴儿童医学中心陈尔东医生说。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陈尔东

主治医师

「当时心里还是有点委屈,医生已经尽力了,但是人不能胜天,家长对此却不理解。现在已经能够越来越平和地面对这些事情,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医患冲突严重已经是中国医疗行业中无可争议的事实,根据《中国医生执业状况白皮书》,截至 2018 年 1 月 9 日,中国有 66% 的医师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医患冲突,其中经历过语言暴力的占 51%。儿科因为儿童家长对孩子关注度高、医生缺口大、小儿病情变化多端等因素,医患冲突格外严重,严重扰乱正常医疗秩序,浪费医疗资源。

75 分

「儿科是一个了不起的行业,

但它还有改进空间。」

尽管谈到儿科医生面临的不少问题,但在为工作满意度打分时,几乎所有的医护人员还是打出了 75 分。表示尽管儿科有很多不如意之处,但他们始终看好儿科这份事业。「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是国家的希望,儿科医务工作者是稀缺资源,只不过目前社会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正兴儿童医学中心主任蔡丽萍

聆听心声.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傅思源医生:因为孩子好了之后又蹦又跳又笑,家长高兴我也高兴……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傅思源

主任医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郑庆锋医生:我还会毫不犹豫选择我喜爱的儿科专业,我会想尽各种方法去救治每一个孩子, 因为孩子们还有漫长的人生路要走, 我必须要坚持下来。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郑庆锋
主治医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余雪娟医生(从事儿科 10 年):我的答案是: 会!如今,我已为人母,更能理解孩子生病时,作为父母的紧张与担心,以一个母亲的心态对待每一个孩子,为他们健康成长保驾护航!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余雪娟

主治医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护士。」 | 蒋利川(正兴儿童医学中心护士长)说: 在儿科工作 18 年,虽然有很多难处跟不容易,但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那是因为身上的一份责任,每次看到孩子天真灿烂的笑容就让人充满希望,孩子康复后的一个微笑一句谢谢让人欣慰,觉得一切的努力付出都是值得的。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蒋利川

儿科护士长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护士。」 | 余丽枫(儿科护士):我从儿科护理同事和各种令人纠结的事件中获取了无限的积极、乐观、勇敢的力量,这些收获让我从未后悔选择儿科护理工作,一切的因缘际会都是有意义的,未来变化难测,但我会在这份收获中继续前行。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余丽枫

儿科护士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曾美锋医生如是说,弹指一瞬间,从医已有 20 年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机会,我还会选择当儿科医生,没有哪个行业不辛苦,看看周围的大环境,许多岗位都面临下岗、失业的危险。有句话说得好:身体健康最重要,其他都是浮云,我很庆幸从事健康行业。对儿科而言,却是机遇来了,政府和全社会已越来越重视儿科,福利与待遇逐步提高,作为儿科医生,我是幸运的。我热爱儿科,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对待职业,没有哪个职业是不委屈的。做好你自己的专业,树立个人的品牌。对儿科医生而言,治疗好一个患儿的成就感,远远超过工作的辛苦、收入高低等问题。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曾美锋

主治医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林民建医生:儿童强,中国强!初衷都是救死扶伤,每个专业都有每个专业的特点,选择什么专业都不能违背当医生的誓言!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林民建

副主任医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刘付兴医生:我愿与花朵共成长,精心呵护他们,尽职于一位儿科医生!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 刘付兴

主治医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正兴儿童医学中心医护人员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儿科医生

愿困境不再愿天使的翅膀精心呵护天下儿童!

文 | 叶信强

图 | 综合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