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感恩,从来都是一次说做就做的真诚付出

从鹿乳奉亲说起

十一月二十五日这天,是西方的传统节日——感恩节。

然而,感恩并非西方人的独有专利。在中国,古有乌鸦反哺,羔羊跪乳,成就了舔犊情深的佳话;今有丹徒八旬孝女四处延医,为母治疗眼疾的奇闻。

在《二十四孝》里提到了一个「郯子鹿乳奉亲」的故事。话说在我国春秋时期,有一个名叫郯子的人,他的父母年老得了眼病,就在遍访良方灵药之际,有人告诉他饮用鹿奶可以疗治父母的眼睛。他二话不说,披着张鹿皮就进了深山,想方设法地混入鹿群中,挤取鹿奶,带回去给二老医治。一来二去,有道是:常在林间行走,总有遇到猎人的时候。那天,有个猎人张弓搭箭瞄向了他,就在千钧一发的当儿,亏得他反应迅速,一把甩掉身上的鹿皮,同时也惊散了周围的鹿群。在猎人问清楚缘由后,非但不怪他,还将自家贮藏的鹿奶相赠,一路护送下山。

故事到这里结束,至于用鹿奶疗治眼疾有没有疗愈?诗文中并无交代。可是,我们不妨大胆揣测一下,郯子的父母很可能得的是老年性白内障。

白内障不容忽视

老年性白内障即年龄相关性白内障,是指中老年开始发生的晶状体混浊,导致的视物模糊不清、复视等症状。随着年龄增加,患病率明显增高。由于其主要发生于老年群体,被称之为老年性白内障。根据这一定义,从发病人群及症状来看,郯子的父母与白内障大体是能够合榫的。

世卫组织报告指出,白内障位居全球致盲性眼病首位。根据 2020 年《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数据,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加快,我国 60 岁—89 岁人群(目前,我国 60 岁及以上人口已达 2.6 亿人)白内障发病率约为 80%。

手术作为治疗白内障的唯一有效途径,起初,仅是使用单焦点人工晶体置换掉混浊晶体,随着屈光性白内障手术时代的到来,有了更多可供选择的人工晶体。其中,三焦点人工晶体将人的看远、看中以及看近的三个焦点设计在一个人工晶体里面,进行置换,不仅能恢复晶体的透明性,还可以模拟人眼的变焦能力,使其重新拥有远中近三种视力。

研究表明,每天多晒一小时太阳,一年中患白内障的危险增加 10%,户外工作者患白内障的危险是一般人的 3 倍。这也是我国南方及高原地区白内障发病率更高的原因所在。北京茗视光眼科就收治过来自雪域高原的白内障患者。

一个感恩的故事

故事得从他们的女儿德吉讲起。

2018 年的一天,出生在一户普通藏族牧民家庭的德吉,来北京展开为期两周的业务培训。接下来的培训,让本就有着超高度近视且一向对配戴框架眼镜有抵触心理的她,苦不堪言。

后来她到院咨询矫治近视的方法,紧接着预约了术前检查。因为她是来京培训临时决定手术的,没有亲友陪同,茗视光眼科急患者之所急,应患者之所需,手术顺利完成后,在先前与之建立良好沟通的那位咨询顾问的陪同下,回到入住酒店,直到安排妥当随手取用的食物和物品,详细交代了注意事项后方才离开。后来,德吉的术后恢复情况良好。

或许连德吉自己当时也不深知,她及家人与茗视光的缘分早在其接触茗视光的那一刻已然注定,她不过是启动那个按钮的人罢了。

感恩,从来都是一次说做就做的真诚付出

正是因为这些,让彼此的缘分远不止此。

2019 年末,她又陪父母来京做白内障手术。受新冠疫情影响,原定到院时间被推迟。一家人只能安心等待。2020 年 5 月的一天,随着国内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在茗视光眼科恢复开诊的情况下,由德吉本人、哥哥顿珠陪同父亲桑吉、母亲拉姆预约了 5 月 31 日的到院检查,并于 2020 年 6 月 2 日由朱思泉教授为二老实施了白内障手术,术后恢复良好。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均为化名。

感恩,是一种天性使然,古今皆同,中外共有。所以,从今天起,不妨让自己对身边人来一场说做就做的真诚付出吧。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