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日籍男子出差深圳时突发重疾危及生命,医生连夜紧急手术

2020 年 8 月 21 日,40 岁出头的日籍男子佐藤(化名)从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康复出院了。正值壮年的他,于一个多月前从上海来深圳出差,万万没想到在即将返程时会因为突发胸腹疼痛,无法行走,被就近送

2020 年 8 月 21 日,40 岁出头的日籍男子佐藤(化名)从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康复出院了。正值壮年的他,于一个多月前从上海来深圳出差,万万没想到在即将返程时会因为突发胸腹疼痛,无法行走,被就近送往医院抢救。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入院当天医院就下发了病危通知书,并开通了绿色通道,医生团队连夜为他实施紧急手术。好在抢救及时,佐藤最终转危为安。

胸腹部突发疼痛导致无法行走

佐藤是长期在上海工作生活的日本人,因为公司有业务在深圳,7 月中旬,他从上海来深圳出差,并计划于 7 月 17 日乘坐航班返回上海。

在返程的前一天(7 月 16 日)晚上,正在酒店休息的佐藤突然感觉胸背部疼痛,后逐渐出现腹部疼痛,疼的时候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疼痛缓解的时候才可以活动,他没有特别在意。直到次日上午(7 月 17 日),严重的胸腹痛已经使他无法下地行走,随行人员拨打了 120,救护车将他从酒店送到了北京大学深圳医院(以下简称「北大深圳医院」)急诊科。

「刚到医院的时候我还是清醒的,但是因为实在太痛了,后面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等我再次有记忆的时候,已经是 20 多天后我转入了普通病房,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记不清楚了。」8 月 17 日,佐藤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讲述到。当时他正在心血管外科普通病房接受术后的康复训练。

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之前的 20 多天里,他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原来,自救护车一将他送到北大深圳医院急诊科后,医生就紧急为他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当医生得知佐藤有严重的高血压病而从未规律服药时,立即采取了控制血压和镇痛镇静等治疗。CT 增强血管成像(CTA)检查结果提示,佐藤患有主动脉夹层(Stanford A 型),累及冠脉开口。

疾病凶险  医生团队连夜开展手术

主动脉夹层是一种非常凶险的疾病,尤其是急性(Stanford A 型)主动脉夹层,常常在患者没有察觉发病时已夺人性命。尚有救治希望的患者,也将面临病情不断变化、高难度手术、术后可能并发症等重重难关。

据北大深圳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韩振介绍,急骤的胸背部剧烈疼痛是主动脉夹层最常见的临床症状。但由于主动脉夹层急性发病时的症状千变万化,有时候并不典型,对医院的急诊诊断处置水平甚至患者及家属的应变能力都是极大的考验。

一经怀疑主动脉夹层,急诊科医生立即请来心血管外科医生会诊。最终佐藤确诊为主动脉夹层 A 型,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和双侧髂动脉闭塞。「急性 A 型主动脉夹层一经确诊,如无特殊情况均需要急诊手术治疗。如不及时手术,一旦主动脉血管破裂,患者就会失去抢救机会,在短时间内死亡。」韩振主任说。

但由于患者入院当天(7 月 17 日)没有家属在身边,心血管外科按照工作流程请示值班院领导并征得同意后,当晚心血管外科韩振主任连夜为病人紧急手术。医生在术中发现,患者的主动脉管壁从冠脉开口一直撕裂到了髂动脉,手术团队在更换人工血管的过程中,除了面临急性病变血管缝合难度大的问题,还要防止心、脑、肾、脊髓等重要器官出现缺血、缺氧的情况。要确保手术成功,对于手术团队的技术和经验甚至体力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手术团队争分夺秒,为患者进行了「Bentall(升主动脉带瓣管道置换+冠脉移植术)+全主动脉弓置换术+降主动脉人工血管植入术」。手术一直持续到次日(7 月 18 日)上午 7 时左右结束。术后,佐藤被送入重症监护室(ICU),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下,佐藤的各项身体指标逐步平稳,脱离生命危险,并于 8 月 14 日从 ICU 转入心血管外科普通病房。

日籍男子出差深圳时突发重疾危及生命,医生连夜紧急手术
2020 年 8 月 18 日上午,经治疗后已经转危为安的主动脉夹层病人佐藤(化名,卧床者)及其家人,在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心血管外科病房为医务人员送上锦旗以示感谢

北大深圳医院心血管外科统计数据显示:近 1 个月来,该科已经成功救治主动脉夹层病例 15 例,其中,类似佐藤这样的主动脉夹层 A 型病例就有 8 例。

主动脉夹层为何这么可怕?

要了解什么是主动脉夹层,为什么这种疾病这么凶险,首先就要了解主动脉的构造。北大深圳医院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任明明解释:主动脉是从心脏发出最粗的大血管,向身体(心、脑、肾,四肢等)各部位供血的血管都由这根大血管发出(如下图所示)。

主动脉的管壁是由三层结构组成,包括:内膜、中膜和外膜。正常的主动脉管壁,三层膜之间紧密贴合,没有间隙(如下图所示)。

当主动脉的内膜出现破损,高速、高压的血流穿过内膜冲击进入中膜,足够把具有一定厚度的中膜撕裂开,在中膜层内冲击出另一个可以容纳血液的腔隙。这种在原有主动脉管腔之外形成了异常管腔结构(医学上称为「假腔」)的情况,就叫主动脉夹层。

血流无论在主动脉何处破入动脉壁后,都可以沿着主动脉壁朝向心脏或背离心脏一路撕裂下去。当夹层朝着心脏方向撕裂,出现升主动脉夹层,临床上称为 A 型夹层(Stanford A 型)。

「佐藤先生的病情正是主动脉夹层 A 型,也是主动脉夹层中最危险的一种类型。看到他术后逐步康复,我们也感到非常高兴。」韩振主任说。

佐藤转入心外科普通病房后,在医护人员的专业指导下进行了康复训练,8 月 21 日康复出院。

出院前,医生叮嘱佐藤,一定要控制好血压。高血压是主动脉夹层最主要的致病外因,有长期控制不好的高血压或动脉壁粥样硬化所致主动脉夹层者占 70%~80%。高血压可使动脉壁长期处于应急状态,弹力纤维常发生囊性变性或坏死,是导致主动脉夹层病的病因。

其实急性主动脉夹层的发病率并不高,仅为万分之 5-10,并非常见病。除高血压这一高危因素外,其他可引起主动脉壁发生问题的内因,包括:马凡氏综合征、Ehlers-Danlos 综合征(皮肤弹性过度综合征)患者;或者可以引起动脉壁发生问题的疾病,如动脉粥样硬化、糖尿病等。

这些患有相关高危疾病的人群,平日应注意良好控制病情,降低主动脉夹层的发生率;一旦出现相关症状(典型症状为胸背部撕裂般疼痛),尽量不要走动,保持安静,不要独自去医院,打电话叫 120 急救车,防止血压升高,防止夹层裂口进一步扩大,加重病情。

 

 

图片来源:北京大学深圳医院

 

推荐阅读

点赞 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