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特色医学研究「喝某酒,防肝癌」,医学科研学术道德呢?

预防癌症的关键是什么?健康的生活状态,戒烟限酒,适当运动,早期筛查……每个医生都能说出这么一长串答案。但是,之前不久前的春节假期,一篇「毁三观」微信朋友圈神...

预防癌症的关键是什么?健康的生活状态,戒烟限酒,适当运动,早期筛查……每个医生都能说出这么一长串答案。

但是,之前不久前的春节假期,一篇「毁三观」微信朋友圈神文,一夜之间,以锐不可挡之势,传遍大江南北。

什么文章如此「毁三观」?

因为四处传播,原文标题及作者已不可考,大致内容是某国际学术期刊发表了由国内某著名医学科研机构与大名鼎鼎的 NINDS、NIH(搞临床医学与公共卫生的大都认得这两个机构的大名)共同完成的一项国家 973 计划研究成果(或为其子项目)——某酒可降低二乙基亚硝胺诱导的小鼠肝细胞癌发生率。

然而,每一个医生都熟知的是,IARC 的致癌物分类中,酒精位列 1 类,也就是最高级别——这类物质对人体的致癌性基本是明确的。

一时舆论哗然,点燃着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原本就炽热的心——

什么?饮某酒可防肝癌?既然这样,没有肝病的,是不是应该回家整两盅?有肝病的,是不是应该多整两盅?这到底是严肃认真的科学研究,还是某厂家的营销软文?

一时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是个什么研究?

看到这个消息后,我对此也来了兴趣。但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又曰三人可成虎。为求客观公正,于是我下班回家之后,赶忙下了原文,认真拜读了一遍,同时也检索了相关的其他研究。

基本检索情况如下:

检索平台为 PubMed 数据库,检索关键词为「maotai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moutai」词语无相关内容),检索日期为 2017 年 01 月 26 日。

检索结果为近些年共有四篇(含该篇),且四篇均为国人独著或与外国友人合著,无国外独立研究结论——也即具有充分的中国特色。

附图如下:

特色医学研究「喝某酒,防肝癌」,医学科研学术道德呢?

特色医学研究「喝某酒,防肝癌」,医学科研学术道德呢?

喝中国酒,治中国病,写英文文章,给外国人看,展现民族自信与风采,正得劲也。

我眼中的所谓「真相」

第一,该「神作」确实发表于业内某著名刊物 PLOS One,只是发表时间为近三年前的 2014 年 4 月,而不是所谓的」近日「。该著名刊物以「严肃认真,同时兼容并包」的采编风格而著称。

这是一篇基础研究,研究对象为实验用小鼠。其实验设计也充分符合统计学上的随机、对照、双盲、可重复性要求。而研究方法自然也给力,Real-time RT PCR、Western Blotting、免疫组化等。

其基本结果与结论为:

与酒精相比,某酒可以保护(小鼠)肝脏、胰腺。

在二乙基亚硝胺(DEN)处理的小鼠身上,如果同时给予某酒,GPC3 表达降低,如果是给予酒精,那 GPC3 表达则上调。

某酒同时还上调 MT-1/2,Nrf2 和 GCLC 等抗氧化因子的表达。最终结论:某酒可以降低肝细胞癌的发生率。

第二,至少在新的实验研究推翻它之前,可以认为这些数据是客观的。但是,它只是一项基础研究,并不是临床研究,也就是说,它的适用范围仅限于实验室及实验动物身上。

医学科学研究领域有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动物实验并不等于人体临床实验,有时候两者距离很远,甚至矛盾。因为目前除了人体本身,还没有一种动物能够完全模拟人体的情况。

我们并不能因为动物实验的结果与我们认知常理不符,就去贸然指责这些研究专家得出了错误结论,那是对他们的一种不尊重。

哪些医学研究才是我们需要的?

这就引出了,今天要与诸君探讨的重点所在——科学研究,尤其是医学科学研究的学术道德问题。

「一个人最重要的不在于他说了什么,而在于他屁股坐在哪里、为谁说的话(代表哪个阶级说的话)。」这句话放在自然科学研究领域依然适用。

另外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国内某烟草「减害降焦」领域大咖成功当选 2011 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样也是引起国内争议一片。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医学科学研究?在有限的人力物力条件下,我们最应该把它们投给哪些领域?是完全追赶所有领域里西方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吗?

我们首先应该「撸起袖子加油干」,集中精力办大事,办那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怎么样吸烟以及吸什么样的烟对人体好,怎么样喝酒以及喝什么样的酒对肝脏好。

如果是那样,既然我们已经研究出了喝哪些酒对身体好(至少是对肝脏好),下一步是不是应当进一步研究一下——喝多大量的酒、一天分几次喝、都什么时间点儿来喝,才是对肝脏真的好?

既然吸哪些烟对肺好、喝哪些酒对肝脏好我们国人已经得知,下一步是不是可以转而研究一下,吸哪些雾霾对身体好呢?以及每天吸多大量、吸几个小时?

哈哈哈哈哈哈哈。

医学研究的道德,要如何规范?

科学研究被其他利益操纵,不是中国专利。

在上世纪的学术界,曾经有过一系列研究试图证明「烟草对人体有益」,有些烟草公司还专门成立「医学公关部」,系统地在医学期刊上刊登论(guang)文(gao),并请医生代言。

详情可以看丁香园的这篇文章《医生曾经说:吸烟「有益」健康》,作者 talich。

后来烟草的致癌性被明确,这些研究也就站不住脚了。但在烟草之外,保健品、食品等行业,仍然有企业或行业协会资助研究,并得出「有利的」结论进行宣传。

那么,医学学术道德要如何规范?

道德不是约束他人,而是自律。

如果每一个医生和研究者在工作时,都能好好考虑这些问题,那么,「喝酒防癌吸烟有益」这种研究,可能也就不复存在了——

研究的方向对人和社会有益吗?

研究经费从哪来?有没有商业因素?

实验设计合理吗?

研究数据是否真实、全面反映事实情况?

……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