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让肠癌患者「体面」生活,河南省肿瘤医院挑战极限,超低位保肛

近日,河南省肿瘤医院普外科主任李智团队完成了较高难度的腹腔镜辅助经肛全直肠系膜切除术(下文简称 TaTME 手术),为一位肿瘤下缘距肛门只有 3 cm 的低位直肠癌患者实现了保肛,最大限度改善了患者术后生活质量。

此前,我院已经成功开展多例这项手术,让越来越多的超低位直肠癌患者(距肛缘 2-5 厘米)不仅可以完整切除肿瘤,又能实现「保肛」,回归正常生活。

意外发现低位肠癌,腹腔镜下完美「保肛」

33 岁的小宋,半年前因大便带血,在当地医院进行肠镜检查时,诊断为直肠癌。

我院普外科主任李智处接诊。入院后完善检查,最终的诊断令小宋更加难以接受——直肠癌肝转移(晚期直肠癌)。

幸运的是,评估结果为直肠癌单发肝转移,完整切除肿瘤后患者 5 年生存率仍有 30%-53%。

但另一个难题摆在眼前,病灶下缘距肛门只有 3 cm,几乎就在肛门口。

如果直接手术,就不能保肛,需在腹部造口,终生只能挂着一个造口袋生活,要挂上造口袋,小宋始终不接受,面对「保命」和「保肛」,他陷入了两难境地。

经过我院首诊 MDT 会诊,专家组认为通过实行个体化的术前新辅助治疗联合肝转移灶切除术后,再手术可以实现「保肛」的目的。在完善磁共振等相关检查后,小宋开始了为期半年的新辅助治疗并实施了肝转移灶切除术。

让肠癌患者「体面」生活,河南省肿瘤医院挑战极限,超低位保肛
李智主任在经肛门操作

术前治疗结束后,李智团队为小宋实施了 TaTME 手术。

仅用不到 3 小时,顺利地切除了直肠癌并保留了肛门。术中冰冻切缘、术后远端切缘及环周切缘均未见癌。

术后,李智团队为小宋采用了 ERAS(加速康复外科)模式,护理、麻醉、外科医生相互配合。他并没有感觉明显疼痛感,术后次日早晨便下床自由活动并很快恢复饮食,7 天后顺利出院。

手术如走钢丝,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TaTME(腹腔镜辅助经肛全直肠系膜切除)能确定肿瘤下切缘,至下而上游离,准确进入直肠后间隙,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由于骶尾弯曲、肥胖和骨盆狭小等解剖原因造成的远端直肠游离困难、肿瘤下切缘看不清等问题,从而提高了手术质量,对低位直肠癌保肛手术有明显优势。

李智介绍:「像小宋这样超低位肿瘤的患者,采取腹腔镜辅助的经肛门全直肠系膜切除术,具有较大优势,既能完整切除肿瘤,又能减小手术创伤,避免在腹部开长长的手术切口。」

目前,李智团队已经完成 10 余例 TaTME 手术,使需要永久造口的患者避免了切除肛门的痛苦,改善了生活质量。

李智表示,近年来,随着腹腔镜、机器人等新设备的使用,外科医生保肛的技术能力得到进一步提高,越来越多新术式的出现,例如腹腔镜联合经肛适形切除保肛手术,应用第四代达芬奇机器人常规开展直肠癌超低位保肛手术等让安全保肛的极限距离已经由曾经的 6 cm,缩短到 4-5 cm 甚至更短。

对于低位直肠癌的患者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好消息,但对医生有很高的要求,既要根治性切除恶性肿瘤,又要尽可能多地保留正常组织,保住肛门及其功能,这就好比走钢丝,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直肠癌善伪装,早期症状不明显

肿瘤内科副主任刘莺表示,肠癌发展历程犹如蝌蚪变成青蛙,也如新鲜的苹果逐渐腐烂。早期大多数没有明显症状,是典型的「寂静的肿瘤」。但在日常生活中仍然会有一些「蛛丝马迹」,具体有以下几种症状。

1、大便习惯改变: 腹泻、便秘、便秘与腹泻交替出现、大便变细等。

2、腹痛: 部分患者以腹部隐痛为首发或突出的症状,另一些患者表现出不完全肠梗阻的症状,如腹部阵发性绞痛、伴腹胀、排气、排便不畅。

3、黏液便或黏液脓血便: 血色暗红,通常与粪便混在一起,便意频频。

4、贫血、低热、乏力、水肿、不明原因的消瘦等全身症状。

刘莺建议,有上述类似症状出现时,不要认为只是简单的痔疮,还是需及时地到专科医院就诊,做一些简单的检查,比如:肛门指诊,大便常规及隐血试验,必要时做全结肠镜的检查。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