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HIFU 高级医师、主治医师邓勇斌专访,畅谈聚焦超声消融技术国际培训

2022 年 5 月 6 日,国际青年会客厅微访谈第一期走进星汇社区海扶医院,一起认识核心技术,共话医疗行业国际建设。

此次访谈目的主要有三个:

一是为挖掘国际社区高素质人才,国际技术资源,了解具有海外医疗工作经验的医生海外工作的经历及技术,展示星汇社区国际医院技术;

二是为有意向出国就业的本国居民及出国就医的居民提供参考,提升国际视野;

三是为了让国内外公众了解海扶医院作为国际医院在超声领域的领先的探索,促进国际交流。此次访谈对象为海扶医院 HIFU 高级医师、主治医师邓勇斌。

HIFU 高级医师、主治医师邓勇斌专访,畅谈聚焦超声消融技术国际培训

邓勇斌医生先后在欧洲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HIFU 治疗中心、南非 Chris Hani Bara 医院、韩国光明未来医院、韩国李京淑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总院、上海复旦肿瘤医院等医院进行教学示范指导与学术交流,为来自西班牙、韩国、新加坡、印度及台湾等 14 个国家和地区数百名临床医生进行了聚焦超声消融临床培训。

HIFU 高级医师、主治医师邓勇斌专访,畅谈聚焦超声消融技术国际培训

话题一:曾在哪些国家进行过培训工作?

答:我从 2009 年开始,我们间间断断到过欧洲的罗马尼亚,然后是非洲的南非,还有亚洲的韩国,都去做过技术指导。传统来说呢,我们在医疗领域,出国很多时候是学习为主,除了这个,还有去非洲这些地方支援。我们去到欧洲,或者是去到像韩国这些发达国家,我们是做指导,是因为我们这个技术领域本身在国际上具有领先性,他们购买我们设备之后,我们需要去对他们的医生进行培训。

话题二:主要担任哪些疾病治疗的技术指导?

答:因为聚焦超声这个领域,我们主要是做肿瘤治疗,所以在国外的时候,我们有几个方面的指导:一是恶性肿瘤,像是肝癌、胰腺癌、骨肿瘤、肾癌等等;二是良性肿瘤,我们主要做子宫肌瘤、乳腺纤维瘤、子宫腺肌病等这几块肿瘤的指导。

HIFU 高级医师、主治医师邓勇斌专访,畅谈聚焦超声消融技术国际培训

话题三:怎样融入国外医疗团队?

答: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出去的身份相当于专家的身份,所以说到国外之后,当地的医生还是会比较尊重我们,我们就和当地的这个医生一起来对这个患者进行诊疗。

话题四:医疗方面发生分歧怎么解决?

答:如果说我们去到发达国家,很多时候可能我们是去学习,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那我们出去的身份是专家时,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们中外处理这些疾病的方式有些分歧的时候,我们就会深入沟通,找到一个适合病人,或者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一个共同方案,这样子来去做诊疗。

话题五:在国外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答:其实第一次去欧洲的时候,可能是因为经验不足,最大的挑战其实是孤独,就一个人;另一个挑战就是对当地的这个文化、饮食习惯不太熟悉。所以说主要是生活方面的这个挑战比较大一些,反而工作上挑战相对小一些,慢慢时间长一点、熟悉后,生活与工作也能够顺利的进行。

话题六:在国外工作最大的收获?

答:收获一方面,就是我们不同文化之间的一个融合,去了解他们、适应他们;另一个收获,就是可以把我们这个技术能够有效地推广到国外,那我们这个成就感还是非常强的。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身份不同,以前我们是一个学习者,我们到西方去学习别人西医,而现在我们这个领域,出去是去传道,是教别人怎么用,当他们找到这项技术,能够正常开展之后,我们这个成就感还是非常高的。

话题七:当时的工作强度如何?

答:总的来讲,我们这个强度不算太高,国外和国内这个强度相比差距非常大,这可能还是我们中西方医疗领域的差异性。举个简单的例子,像我们国内看个门诊,我们医生经常都会说一上午可能都很难起身去上个厕所,但在国外这种情况相对较少,特别是国外那种公立医疗。可能一方面是我们的人口差距非常大,另一方面就是各种医疗资源和条件差距比较大 ,总的来讲,我认为我们中国的医疗资源不比国外差。

话题八:工作之余是怎么充实自己的?

案:毕竟确实是去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那么你可能是只有当地的工作伙伴,其他的就很少,所以说业余时间主要还是网上和国内家人、朋友和领导的联系多一些;另一方面,除工作以外,我本人还喜欢运动,所以可以去当地的地方健身、跑步,和周围的环境多熟悉一下。

话题九:中外医疗行业有何不同?

答:中外医疗行业的不同很多是方方面面,一个是工作强度,当时我在欧洲、非洲的时候,他们医生的工作强度相对来讲都不会那么大,他可能一上午或者一天接诊门诊的病人数量只有几位。像当时我在非洲的时候,他们做一个检查,特别在公立医疗系统排队的时间非常长,但像我们国内在这一块的工作就好很多,很多医院,可能除了北京上海有些医生比较紧俏以外,大部分医生在我们患者去看病经常当天就能够看到,除非你看一些特殊的专家是比较难挂的,但普通的医生你想去看还是很容易的。

但国外一个是排队、一个是检查时间周期非常长,安排一个治疗的周期也非常长,相对来说,我觉得我们国内这一块要领先很多,所以说有时候,一些人出国之后觉得中国各方面都很好。另一方面的差异就是国外公立医疗系统,像南非和罗马尼亚这一块相对不错,就病人支付费用方面几乎为零,但就是很难排队,所以说可能有一些特殊需求的情况下,他们就会比较困难了;在韩国的私立医疗机构比较发达,有些病人看某一种疾病,他就固定到那个医生那里去,可能终身都这样,所以说这一块的差异还是非常大的。

话题十:重庆特别是两江新区想要打造国际社区的话,周边医院在医疗方面还需要做出哪些提升呢?

答:两江新区要打造国际社区,特别是医疗这一块的话,我觉得首先肯定要有自己的技术核心,才能吸引国外的患者就医,或者是其他城市的患者,那么现在我们这个聚焦超声领域已经做到了。从 2011 年建院到今天,华人华侨、外籍患者来我院治疗大概有十几个国家的患者,就因为这个技术的独创性和领先性,有吸引别人来的技术核心。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的专家、医院语言能够正常沟通,才可以有效接待接诊外籍患者。

话题十一:外国患者与本土患者在需求上有什么不同?

答:其实站在我们医生的角度来讲,当病人患病之后他的诉求都是一致的,就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医院或者一个好的医生,把他这个疾病给治好;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有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外国的患者千里迢迢、跨越国家之间的界限来到重庆,到重庆海扶医院来就诊和治疗,他们的这种依从性,就如我们医生说什么他们去做什么相对来讲做的可能更好一些。

话题十二:在会诊时有遇到跟语言相关的问题吗?医院是否准备了专业的翻译人员,还是医生们已经可以进行复合语言的无障碍交流了?

答:国外的患者到我们医院来主要还是通过英语和他们进行交流和沟通,像有一些小语种国家的患者到了之后,他可能会自己带一个翻译过来。如果是正常的英语交流,一方面,我们医院本身有翻译,另一方面,我们很多医生都具备用英语和国外患者自主沟通交流的能力。所以,我们重庆海扶医院本身从打造的那一天起,它就已经是一个国际化的医院了。

参考信息:

国际社区建设微访谈第一期 First Session of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terview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