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扫一扫
医院品牌管理与传播
关注医苑汇就够了

返回顶部

8s 后关闭提醒
活动提醒

这个羞羞的检查,它能查出癌症、确诊率极高!却有很多人弃检…

|
字体大小 - | +

肛门给你检查一下吧?

不用了不用了……医生,我下面都好的……

那个……太痛苦了!

额……算了吧……

上面这些对话

在体检中心的全科诊间每天都会上演好几遍

而对话中的「检查」

就是今天要介绍的主角——直肠指检

01 直肠指检怎么做?

直肠指检,顾名思义就是用食指缓慢旋转插入肛门, 由直肠前壁、两侧至后壁, 顺逆往返两次两周对肛门及直肠各个部位进行触摸。只是看这个定义,就足以让人「菊花一紧」。

曾有医院统计,6856 位健康体检者中有 1123 人放弃了直肠指检,弃检率高达 16.4%。而从实际临床体检工作中的感受来看,弃检率应该远不止这个数据。

02 这么多人对这项检查敬而远之?

在对上述 1123 人弃检原因的调查中发现,排在前三位的原因分别是:难为情、怕暴露隐私(48.6%),怕痛、不舒服(21.3%),认为检查没必要、医生未强调指检重要性(17.8%)。显然,第一个原因无可厚非,但这并不是本文的重点,而后两个原因,让我们来好好解释一下。

03 直肠指检是不是真的很痛、很不舒服?

先来听听做过的人怎么说吧。

国外有项调查,在 269 名进行了直肠指检的患者中,检查前只有 59.4% 的患者觉得可以接受该检查,但是等所有人都检查完成后,接受率上升到了 91.5%!

换句话说,有 32.1% 的人在实际体验之后,觉得直肠指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

而且这些患者对这检查的疼痛评分平均仅为 1.69 分(满分为 10 分),可以说这点疼痛几乎「微不足道」。

再来看另一项研究,在 120 个需要进行直肠指检的老年患者中,对其中 60 人详细解释了这项检查,包括解剖结构、检查的过程等等,结果这些患者的疼痛评分仅有 1.31 分,而另一半对这项检查还有所顾忌的患者,疼痛评分达到了 5.06 分。

由此可见,对于直肠指检的抗拒和「痛苦」,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我们对它的害怕和未知的想象。

事实上,直肠指检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不舒服。

04 直肠指检到底有多重要?

先看看直肠指检到底「检」些什么?

第一个自然是肛门、直肠。

在国内的一些研究中,直肠指检对直肠肿瘤的确诊率在 75%-78.2%,直肠息肉确诊率在 66.7%-100%,对内外痔的确诊率 92.5%-100%。

虽然最终的确诊需要靠肛门镜、肠镜等辅助检查,但从确诊率来看,直肠指检作为一项简单的体格检查,对筛查直肠肛管疾病还是相当可靠的,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直肠指检还有另一项重要内容,却很少有人知道——前列腺。

有相关研究表明,对于前列腺增生患者,直肠指检对其增生程度的判断与 B 超的符合率达到 88.7%!

同时指检还能感知前列腺硬度、光滑度、结节与压痛、活动度等更为直观丰富的信息,这些却是 B 超做不到的。

此外,在前列腺癌的筛查上,直肠指检的敏感性也不容小觑,在国内外的一些研究中,直肠指检对前列腺癌筛查的阳性率达到 60.9%-81%。有研究在 36 个前列腺癌患者中,有 29 个患者仅仅是因为直肠指检异常,而去做进一步检查最终确诊的。

除此之外,直肠指检还能 初步判断肛门括约肌功能;在妇产科还可以用于 盆腔器官脱垂患者的检查,以及配合双合诊、三合诊 对子宫附件的触诊

大「菊」为重,直肠指检不该拒绝

综上所述,对于这项事关大「菊」的检查,我们实在是不应该拒绝。

既然是常规体检中的必查项目,我们应该如何正确「体验」呢?

  • 检查前了解直肠指检的过程和重要性,可以帮助缓解对这项检查的抵触情绪。
  • 检查的体位:虽然理论上有许多体位可供选择,但也有研究提出,不同检查体位对检查结果和病人的体验感影响并不大,因此临床上最常用的还是 左侧卧位,方便且略不尴尬。同时屁股往外撅、大腿尽量靠近腹部,可以获得更舒适的体验,也更便于检查。
  • 检查前记得排便,同时清洁肛周局部,直肠内如果有粪便残留,必然会影响触诊的清晰度,导致检查结果不准确,甚至漏诊、误诊。
  • 检查时全身放松、可适当做深呼吸,紧张会导致肛门括约肌收缩,使医生手指不能顺利进入,同时也会引起更多疼痛。

最后,直肠指检除了常规体检必查,如果身体出现预警信号,比如排便习惯改变,大便出血、大便性状改变,长期腹泻或便秘,里急后重等情况,更需要主动到医院检查。

因为害羞、害怕或无所谓而拒绝直肠指检实在不可取,毕竟大「菊」为重啊。

 

参考文献:

[1] 张伟英, 吴瑾瑾. 健康体检者弃检直肠指检的原因分析与对策 [J]. 中医药管理杂志,2015,23(10):28-29.

[2]Furlan AB, Kato R, Vicentini F, Cury J, Antunes AA, Srougi M. Patient'sreactions to digital rectal examination of the prostate. Int Braz J Urol.2008;34(5):572-576.

[3]Mestrinho BV, Gomes L, de Almeida JL, de Almeida JC, de Oliveira RV. Doesclarifyng the digital rectal examination to the elderly reduce the discomfortin its first execution?. Rev Col Bras Cir. 2011;38(6):407-411.

[4] 郭季春, 于鑫, 马珂, 朱明辉. 直肠指检在健康体检中的应用 [J]. 河南外科学杂志,2013,19(06):92-93.

[5] 张继宏. 前列腺增生的直肠指检与 B 超检查的比较分析 [J]. 实用医技杂志,2004(17):2238.

[6]Walsh AL, Considine SW, Thomas AZ, Lynch TH, Manecksha RP. Digital rectalexamination in primary care is important for early detection of prostatecancer: a retrospective cohort analysis study. Br J Gen Pract.2014;64(629):e783-e787.

[7] 余明主, 方向明, 钱洪军, 葛根, 李国荣. 前列腺特异性抗原、直肠指检和经直肠超声早期检测前列腺癌 [J]. 现代诊断与治疗,2000(04):229-230.

[8]Lass E, Raveendran L. Educational implications of changing the guidelinesfor the digital rectal examination. Can Fam Physician.2019;65(11):838-840.

题图来源:站酷海洛

*声明:本内容仅代表文章来源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内容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不构成实际治疗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