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那些因车祸截瘫的患者,最后都是怎么治愈的?

年关将近,相信大家不管是进行收尾工作忙到深夜打车,还是开车急着回老家,在路上难免会目睹那么一两起车祸,轻点的追了个尾,剐蹭车身掉了点漆。严重点的就如电视剧那些惨烈的「事发现场」一样,令人揪心……发生车

年关将近,相信大家不管是进行收尾工作忙到深夜打车,还是开车急着回老家,在路上难免会目睹那么一两起车祸,轻点的追了个尾,剐蹭车身掉了点漆。严重点的就如电视剧那些惨烈的「事发现场」一样,令人揪心……

发生车祸后,人们最关心的还是「人没事儿吧?」然而,影视剧中的车祸重伤角色总是能轻易「恢复如初」,那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严重车祸后的患者,医护人员是如何「力挽狂澜的」?

接下来讲一个真实的事件,这是一位因车祸致『 高位颈髓损伤 』的患者顺利得到救治的故事……

01「车祸猛于虎」,我们和死神抢生命

2021 年 1 月 12 日的凌晨 1 点,西安高新医院骨科三病区值班电话在这个平凡寒夜里急促响起。「是一位在周至发生车祸的患者,四肢不能动弹,呼吸困难,拍片没有发现骨折等严重损伤……」急诊科急会诊电话里叙述着一位中年男子因车祸追尾而不幸受伤的危急情况……

面对车祸伤,『 我们与死神抢人 』似乎是一种常态,马不停蹄、忧心万分,骨科三病区值班医生鱼红进副主任医师及杨文斌主治医生奔走在前去急诊科会诊的路上。

迅速了解患者情况和查体,是「抢人」的第一步,患者是一位 47 岁男性司机,发生追尾车祸,颈部挥鞭样损伤后四肢麻木、无力,肢体不能做任何活动!骨科医师查体后发现患者四肢肌力 0 级,处于瘫痪状态,颈部以下及四肢麻木。X 线片未见骨折,但颈椎曲度变直、退变改变。

对于原本健康的赶路人来说,突如其来的车祸伤和瘫痪的噩耗宛如晴天霹雳一般,恐惧和阴霾笼罩在这个不幸的人身上。鱼红进副主任医师说:

「这类患者一般头脑清醒,可以正常谈话交流,但是突然出现四肢活动和感觉能力的丧失,患者和家属常常是非常恐惧和害怕,首先担心能否保住生命,因为许多患者因为呼吸中枢受累,出现呼吸衰竭,肺部感染等急性期并发症。另外患者和家属最最担心的还是日后四肢是否能够恢复活动,能否下床活动,能否生活自理。我们见过太多这样的不幸,但对于个体和家庭来说,这是极大的打击」。

骨科医生深知,在这时,挽救生命和阻拦一场「瘫痪」发生的不幸,并不只是完成一次手术这么简单,而是真正做到与患者、家属达到深深地共情,保住患者生命的同时,让他们有尊严、有质量地活着。

及时、明确诊断损伤部位,损伤程度是首要任务,这就需要凭借强大的专业知识沉淀和丰富的临床经验做支撑,好在,我们有这样的自信,鱼红进副主任医师通过丰富临床经验判断患者是一位高位颈髓损伤,临床常诊断为无骨折脱位型颈髓损伤伴四肢瘫。

急诊科给予告病危,吸氧、心电监护、留置尿管、颈托颈部固定,并立即给予激素、脱水、消肿止痛、改善循环等治疗,同时联系放射科给予急查颈椎磁共振,通过磁共振发现患者颈 3-4 椎管脊髓信号改变,再此证实患者诊断明确。

02 重燃新希望,我们为患者尊严而战

「与死神抢人」和明确诊断这个关卡终于迈过,接下来更要紧的任务是用专业的素养和技能把患者及家属从瘫痪的恐惧中拉回,他们需要「绝处逢生」的希望……

那些因车祸截瘫的患者,最后都是怎么治愈的?
术前患者医学影像资料

冬日的凌晨,寒夜未散去,天还未亮科主任刘兴国主任医师就紧急从家里赶到医院,认真查体、仔细阅读患者颈椎 X 线及 MRI,认为患者既往有颈椎病史,本次车祸颈椎遭受挥鞭样损伤,导致高位颈髓损伤,主要表现颈 3-4 脊髓损伤改变,查体也符合损伤责任节段,损伤平面以下的四肢瘫,上肢重于下肢,预后差。

全科医生进行术前病情讨论,认为诊断 1、无骨折脱位型颈髓损伤并四肢瘫;2、脊髓中央管周围综合征;3、颈椎管狭窄症;5、颈椎病。建议对患者继续激素冲击治疗,脱水、消肿止痛、改善循环等治疗,同时需要积极手术治疗。

然而,一场成功的救治离不开多方的「力挽狂澜」。家属和医护人员的通力合作,就是打开希望的第一步,面对焦灼不安的他们,医护人员需要多次沟通,告知患者情况,征得家属同意,要予以安抚要给予信心,这些虽是骨科医师的日常,但也是日复一日的努力的累积,家属的积极配合与信任,让医护人员充满信心与希望。

全院 MDT 综合诊疗的高水平,更是关键性一步,骨科三病区上报院方重大手术,术前准备无明显禁忌症,联系输血科常规备血,联系手术室给予绿色通道,并联系重症医学科做好相关治疗准备,手术室相关人员做好准备,一系列规范化、高效率的准备和协作,患者于住院后 36 小时顺利进行了手术。

那些因车祸截瘫的患者,最后都是怎么治愈的?
手术中

术者刘兴国主任医师通过高超娴熟手术技术,高度集中注意力的 2 小时过去了,手术顺利结束。考虑患者高位颈髓损伤,会影响呼吸,术后暂时不能拔除气管插管等,术后患者转入重症医学科。

通过重症医学科精心治疗,患者 渡过 了手术危险期,术后第 2 天,双下肢肌力已经恢复 2-3 级,可以在床上平移,双上肢肌力 0 级,生命体征平稳后于术后第 3 天转回骨科三病区继续治疗。

转入后继续给予激素、脱水、消肿止痛、改善循环治疗,预防各种并发症,并联系神经内科康复治疗,术后 1 周患者双下肢肌力恢复正常,双下肢自主活动不受影响,双上肢大部分肌力 1 级,部分肌力 2 级,可在床上轻微活动,肢体感觉也较前明显恢复。

那些因车祸截瘫的患者,最后都是怎么治愈的?
术后医学影像资料

刘兴国主任医师说:「高位颈髓损伤,患者死亡率很高,愈后差。通过骨三科、急诊科、放射科、手术麻醉科、输血科、重症医学科及神经康复科共同合作,使一位颈髓高位损伤并四肢瘫患者通过治疗已经恢复下肢正常活动,双上肢正在逐渐恢复中,期待患者最终有不错的愈后」。

那些因车祸截瘫的患者,最后都是怎么治愈的?
骨科三病区医护查房中

如果说挽救生命让我们不计代价,但捍卫患者有尊严的或者更是我们一贯的坚持。即使「瘫痪」是多数人脑海里常见的词汇,但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是致命一击,他们不仅仅需要活着,更需要好好活着。当患者的下肢可以正常活动,上肢在恢复中时,他们的笑容和激动的泪水,还有口中连声的感谢,让我们倍感欣慰。信心和信任是双向的建立,希望之光继续闪耀……

患者在有效时间窗口内得到高效救治,得益于全院 MDT 综合诊疗水平的高效,得益于医疗团队的密切配合、丰富的经验、准确有效的判断、精准的治疗手段。虽然情况凶险,但骨科三病区团队及时有效的治疗,患者得以最大程度的救治和恢复。

通过努力挽救生命,挽救家庭,是每个白衣天使的使命和成就所在,为了这份使命,唯有坚持,希望才不绝!

 

*声明:本内容仅代表文章来源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内容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不构成实际治疗建议。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