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战「疫」日志

赵品侠 安徽省宿州援鄂医疗队员、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 ICU 护士长2 月 4 日 今天终于可以痛痛快快任性地喝水啦!早晨一起来我立即烧了一壶开水,真高兴,今天...

赵品侠 安徽省宿州援鄂医疗队员、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 ICU 护士长

2 月 4 日   今天终于可以痛痛快快任性地喝水啦!

早晨一起来我立即烧了一壶开水,真高兴,今天可以随意喝水啦。 26 日也就是大年初二晚上八时二十分,突然接到护理部郁主任电话:赵护士长请立即上报一名 ICU 护士支援武汉。我报名,我去支援武汉,我立即报了名。妈妈急得流出了眼泪,丈夫沉默不语,爸爸深深吸了一口烟说:你去吧,我们支持你。  

我们立即叫醒熟睡的女儿,连夜赶回宿州,匆匆整理好行囊。第二天就宿州援汉小分队 10 名队员赶往合肥,连夜随安徽第一批援汉医疗队 185 人赶往武汉。我被分到危重症救助组,抵达武汉驻地时已晚上十一点,经过短暂的培训和休整。第二天晚上就接到通知我被分到武汉东西湖区人民医院,担任呼吸六病区护理责任。呼吸六病区共 27 张床位,我们分来了 19 名护理援鄂队员,一周内要完成护理交接。

虽然我已做了 23 年 ICU 护士且担任了 13 年 ICU 护士长,带着 19 名来自安徽省不同医院的护理队员,与一个完全陌生的医院且专收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病区完成对接,心情仍空前的紧张,带着巨大的压力。夜晚十二点啦,脑袋仍在飞速运转,队员的合理组合,班次合理搭配,病房的消毒管理……。  

次日 7:20 乘专用公交车向医院出发,看到队员各个精神饱满,情绪高涨,我也信心倍增,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开始啦。  进入病区的第一步就是穿隔离衣,脱外衣—洗手—穿洗手衣—带口罩—戴帽子—穿隔离衣—穿鞋套—戴手套—穿防护服—穿防护鞋套 —戴护目镜—戴面罩—戴手套。我的第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看着我的每一个队员,穿戴完整,防护严密。 

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战「疫」日志

熟悉我的同事们,看上面的人员有我吗?没有,因为我是最后一个,检查好每个队员穿戴齐备后,我才放心地自己去穿。  战胜疾病,杀死病毒是我的使命,保护我的队员的健康也是我的职责。我的队员生命,就是我的生命。 

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战「疫」日志


呼吸六病区 27 张床位,现有 26 个病人,因为昨晚有一名患者不幸被冠状病毒夺去了生命,现仍有多名危重患者。病毒无形地怒视我们,我们看不见,但我们做了充分的防护;病人在期待的眼神,吸引着我们,使我们奋不顾身,勇往向前。吸氧、吸痰、雾化、输液、清洗、喂饭、收拾垃圾。衣服汗湿啦我们不知道、但视线模糊时刻困扰着我们,特别是两层的手套使我失去了熟练穿刺血管的感觉,只有依靠我们娴熟的经验迅速地完成各项操作。

但这一天我仍感觉过的特别快,直到晚上七点半走出医院,才知道自己今天连续工作将近 12 小时,中午吃了几口米饭,100 ml 酸奶,一口开水都没喝。  连续五天的每天将近 12 小时工作,我们基本理清所有的工作程序,我们安徽医疗队基本完全接管了这个病区。晚上我又接到组织通知: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去接管我们安徽援鄂医疗队接管的 3 个病区的物表消毒及督察,废物处置及护目镜的消毒管理,一次性物品的使用管理。 

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战「疫」日志

今天是 2 月 4 日,是我来武汉东西湖人民医院支援的第八天,第一次休息,不用担心去厕所,想喝多少水就喝多少水,就是这么任性。明天去接更重要的使命。

图片来源:皖北煤电集团总医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