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两个羊水混浊的病人,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我想,这就是薪尽火传的医学使命,也是每个年轻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并发症的健康孕妇,分娩产程的潜伏期过程也很顺利。进入活跃期,宫口开到 5~6 cm 的时候产程停滞。

我做了一个人工破膜,发现羊水 Ⅲ 度混浊。

产科医生们都知道,羊水混浊是胎儿宫内缺氧的一种表现。但是,因为随着孕周的增大,一部分正常胎儿也会发生羊水污染,而且孕周越大,发生羊水污染的几率也越大。

所以,如果在分娩的时候发现有羊水混浊了,也不一定必须马上做剖宫产手术,需要综合判断,如果估计可以比较快的结束分娩,也是可以自然分娩的。

尽管当时有羊水混浊,因为胎心正常,所以我没有马上决定剖宫产,而是决定先等等看,打算再看半个小时,如果宫口能开全了,就可以自己生出来了。

但是,接下来的产程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进展……

宫口开全了,但是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而且也出现了胎心减速。我当时想拉产钳,又觉得胎头太高不敢上,只好继续指导产妇用力,希望胎头再下来一点。而就在犹豫的过程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一位前辈上级医生做完手术路过分娩室,听到有胎心减速,就过来看了一眼。他查了一下,马上问我:

「为什么胎心减速羊水混浊还不拉产钳?!」我支吾到,「我觉得胎头有点高,没把握。」

他当时就急了,马上帮我上台一起产钳拉掉了。

宝宝出来没有哭声,出生 1 分钟的阿普加评分只有 7 分(这是 1952 年发明的一种对刚出生的新生婴儿健康状况快速评核方法,通过外观、脉搏、肌张力、活动状态、呼吸状态评分,满分 10 分)。

幸好提前叫了新生儿科医生到场帮忙复苏抢救,这才最终化险为夷。

可以说,如果没有那位前辈和新生儿科同事的帮忙,我肯定会捅下很大的篓子。而且对我之后的医生生涯也会有非常大的影响!

事后,这位前辈教育批评我:

做产科医生,决定一定要果断,不能怕出错。之前要有预判,一旦出现情况,你作为医生不能纠结。

如果你犹豫了,可能生命就在你的犹豫中失去了!

这件事对我印象深刻。尽管没有向其他任何人说起,但是我一直把这件事情记在心里,我也期望如果有类似的病例,我能做的更好一些。

没想到下一个病人来的这么快。

第二个羊水混浊的病人

那天一大早刚刚上班,夜班医生就向我交班,说有个胎心减速,羊水混浊的病人,已经送到手术室了,术前谈话签字也已经签好了。

夜班医生昨晚忙了一个通宵,手术想让我帮忙去做一下。

虽然医院规定,自己班上决定的手术要当班完成,但是,看着满脸菜色的夜班兄弟,听着他的悲惨遭遇,我也不由得心生同情,于是就答应他了。

我正在更衣室换衣服呢,就接到麻醉医生打来的电话:

「手术是你来做吗?快过来看一下吧,病人宫口已经开全了。」

于是我赶紧换好衣服,跑进手术室。

这个病人和上次那个情况非常相似。都是活跃期产程停滞进行的人工破膜,然后发现羊水混浊。不同的是,这个病人破膜以后进展很快,手术室刚做好术前准备,正要打麻醉,她说自己想解大便了。(注:想解大便,是患者马上就要生产个人体验。)

手术室护士一查宫口,开全了!所以麻醉医生就打电话让我再做一次决定。

又要做决定了!

我在众人的瞩目之下,查了宫口。确实已经开全了,而且伴随着产妇的用力屏气,可以明显的感受到胎头向下的力量。我判断,虽然之前发生过产程停滞,而且目前胎头还偏高,但是头盆是相称的,产妇应该有阴道分娩的条件。

「怎么样?打不打麻醉?」麻醉医生追问了一句。

现在我面临两个选择:

要么,继续按照夜班的决定,做完这台剖宫产。

但是,现在的情况和当时决定手术时的已经有所改变了。决定手术的时候,正是产程停滞、胎心减速的时候,有很强的剖宫产指征;而现在,宫口已经开全了,再做手术,指征就没有之前那么强了。

而且宫口开全手术,病人术中宫颈损伤、大出血、术后感染的风险都要明显升高。当然经阴道分娩也有风险,但是还是要比剖宫产损伤更小、

要么,更改夜班的决定,取消手术,改为阴道分娩。

以现在的情况,羊水混浊、胎心减速,宫口刚开全不久,要短时间结束分娩,只有产钳助产。而现在第二产程时间还比较短,会阴体没有经过充分扩张,产钳助产的话,发生会阴撕裂的风险也要升高。

更麻烦的是,之前手术的谈话签字都已经签好了,现在更改分娩方式,很容易让患者家属感觉医生一会儿要手术一会儿又要拉产钳,好像决定做得很草率,从而产生不信任感;如果再发生点并发症,甚至是我判断失误,产钳压根就拉不出来,那我就更麻烦了。

但是,我想起之前一个病例以及前辈的教诲:产科医生决定一定要果断!

我决定放手一搏!用产钳!

敢于决断,并且相信自己

「手术不做了,马上送回分娩室,产钳铺台,我去跟家属重新谈话!」既然产妇有阴道分娩的条件,就应该帮她实现这次机会。

这一次,我决定自己来顶这个压力。

产妇被送回分娩室,我去手术室门口找产妇家属谈话。因为时间紧迫,我只能简单的向产妇老公解释情况和交代风险。

作为一个产妇的家属,她的老公对于这些突如其来的信息,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想我的那些解释,他最多也就听了个一知半解。最后,他只好说:「好吧,医生,拜托你了,谢谢!」

本来,医生的各种医疗操作,应该向患者和家属详细介绍相关风险利弊,但是,在情况紧急的时候,又哪有那么充足的时间去解释那么多呢?而家属在知情理解方面的欠缺,恰恰又会有日后的矛盾纠纷埋下隐患。

现在,我已经顾不上这许多了,简单的签过字之后,我赶向分娩室。

这是我压力最大的一次产钳。

我更改了之前的分娩方式,也没有充足的时间向产妇家属交代情况;而且,第二产程时间不长,胎头位置还有些偏高。但是,我相信,我可以拉得出来。

侧切,上钳,扣合。虽然感觉很重,但是如我所料,我还是能拉得动的。

终于,宝宝出来了,而且,哭声嘹亮!

然后不等胎盘娩出,我赶紧检查了会阴情况,没有裂伤。

「 Perfect!」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放声吼了出来。

「呵呵,不错不错。」在旁边围观的助产士也礼貌的表示了一下赞同,但是她们远远不知道,我此刻所要宣泄的压力。

当我缝合结束,再次去产房门口向产妇老公介绍情况的时候,他突然后退一步,向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医生!」

这一刻,我感觉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年轻医生应该如何成长

很多道理,已经被前人们翻来覆去说了很多;但是,如果你没有经历过,是没法深刻理解其中含义的。「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论人生」就是这个道理。

医学也一样,你看过再多的手术视频,手术图谱,没有上台自己做一遍,你永远不会这个手术。年轻医生的成长,关键也在于此。

现在顶级医院的专家教授医生,经验丰富,技术精湛,但是在他们年轻的时候,肯定也会因为经验和技术的原因,在一些病人身上犯过错误。可以说,是那时候的那些病人,把他们的恩惠通过现在的大医生们传递给了现在的病人。而这些大家,也是在一次次的错误中成长,才有了今天的经验、技巧。

每个人都会犯错,不同的是犯错时的选择如何,决定了其今后的发展。拿我的那次犹豫为例,如果没有当时上级医师的监督救场,下台后的指正批评,第一台手术可能完全无法收场;如果没有我之后的反思,第二次手术的决断。那么,第二台手术的下场也可能完全不一样。

所以,当你正在欣然接受一位年轻医生的治疗时,你不但是在帮助这一位年轻医生成长,同时也在向后人散播你的善意和恩惠。如果你正在享用一位资深医生的帮助,除了感谢这位医生,我想,也应该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这位医生成长的那些不知名的陌生人。

我想,这就是薪尽火传的医学使命,也是每个年轻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