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莫名的超医保用药被罚钱 别说你没经历过

编者按:身为公立医院的医生,如果你还没被医保罚过钱,只能说明你年资太浅、历练太少。屡次那天很迟门诊回来,发现同事还没下班,正皱着眉头、苦大仇深地坐在电脑前,...

编者按:身为公立医院的医生,如果你还没被医保罚过钱,只能说明你年资太浅、历练太少。

晕倒:这样都能被医保扣钱

那天很迟门诊回来,发现同事还没下班,正皱着眉头、苦大仇深地坐在电脑前,好奇问他:怎么啦,又不值班,有重病号?

同事叹了口气:被医保查到,这次可惨了,说免疫治疗和靶向药物不能算化疗药物,所以一旦使用化疗的合并用药都算超医保用药,正在写说明呢,万一通不过,得被罚死!

晕倒。

要说我最怕什么?

一是高热+查不到病灶+嗜血+白细胞 100

二是高热+白血病+移植后 3 周+白细胞 100

三是医保办给我打电话

身为公立医院的医生,如果你还没被医保罚过钱,只能说明你年资太浅、历练太少。

比如,某天门诊,一位恶性淋巴瘤的患者化疗后感冒了,于是开了些感冒药在规定病种支付的医保范围内。

医保点评:感冒和淋巴瘤有关系吗?差评!扣钱!

又比如,某天门诊,一位造血干细胞移植后感染乙肝的患者,把抗病毒药物和护肝药开在规定病种里。

医保点评:移植归移植,乙肝归乙肝。差评!扣钱!

点评得如此理直气壮,道行太浅的我也实在无言以对。

医院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安慰我:幸好你开的药比较便宜啊,罚的钱也不是很多,就当花钱买教训吧~

于是,出个门诊还倒扣钱,真是人生如此的艰难,时不时有人来拆台。

无语:除非 100% 判定是 ITP,否则人血丙球一律自费

还有一次,急诊室半夜把我叫去急会诊,是个全身出血非常明显的患者,白细胞正常、没有贫血、血小板只有几千,从临床判断八九不离十判定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ITP)。于是,我大笔一挥写下紧急处理方案:激素+人血丙球+血小板输注。

正准备走呢,瞟到急诊内科医生忙着打印丙球自费用药的签字单。当时我就奇怪了,人血丙球的确费用昂贵,而且医保适应症非常窄,但是血小板极低的 ITP 是符合支付条件的。

看我一脸迷惑不解,急诊内科医生苦笑地和我解释,上个月一位同样症状的患者用了丙球后,最终诊断是白血病,结果医保拒绝支付这笔急诊费用,被罚了一万多,从主任到小医生每个人当月奖金里扣。从此,急诊科勒令:除非 100% 判定是 ITP,否则 4000 元/天的人血丙球一律自费。

我无语,急诊治疗本身就是强调急救处理,ITP 要确诊骨髓穿刺检查是必需的,可是大半夜的怎么做骨穿?即使做了骨穿也要好几天出具报告,早过了紧急处理期限了,当医生是火眼金睛,一眼透视看出骨髓的造血功能吗?

无解:国际标准的一线治疗药物却进不了医保

回到开头,靶向药物和免疫调节剂严格意义上当然不属于传统具备细胞毒性的化疗药物,但是随着医学进步,早已白纸黑字地列为许多肿瘤的一线治疗方案,这样死抠字眼不算化疗方案,让广大医生情何以堪呢?

中国医疗很奇怪,几乎所有的医生都觉得又苦又累赚钱不多、拿着卖白菜的钱干着卖白粉的活。反过来,几乎所有的患者都觉得看病难看病贵实在没几个靠谱的医生。

每个患者都希望获得物美价廉的医疗服务,可是,生命的延长有时真的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恶性肿瘤是首当其冲的。

举个例子,多发性骨髓瘤,发病率位居成人造血系统恶性肿瘤的第二位,无法治愈只能控制病情。国际标准的所有一线治疗药物全不进医保,万珂一个疗程 5.2 万,来那度胺一个月 5.9 万。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贵,药品价格又不是医生和医院定的,医院药房甚至没有药,全部在指定药店购买。治疗效果嘛,妥妥甩出传统化疗药物几条街,生生将骨髓瘤的平均生存期从 1-3 年延长到了近 10 年。

有个骨髓瘤患者,农民,平时打点零工,这些一线药物绝对用不起,怎么办?幸好打零工的单位给他买了医保。我们想尽办法,用早已退居二线但是医保可以支付的传统化疗方案,又做了自体骨髓移植(同样医保覆盖),屡次复发、屡次控制,殚精竭虑地挑挑拣拣选药治疗。

到了第 8 年,实在控制不住来势汹汹的肿瘤,于是反复沟通要么试试万珂或来那度胺吧,很有把握再稳定几年。

患者情绪低落,愤愤地控诉:那么贵的药,我怎么用得起!

家属背过身,诚恳地对我说:医生,我们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这么多年来,知道你们为我们考虑省了很多钱,但是,接下来我们真的承担不起。

拒绝、放弃治疗。

这就是中国医疗的现状,要用最少的钱尽可能满足最多人的健康需求。

医生们天天学习的是如何运用最先进的单抗治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接轨欧美,可是大部分的新药医保不覆盖,中国患者连非洲都不如就这么接地气。

体谅发展中国家的现状,财富的累积和投入尚不足以支撑庞大的养老、教育、医疗等等福利事业。

但是,13 亿人看病贵的这个梗让区区 200 万的执业医生背负,实在恕难从命!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