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急救医生老李的 2016 年愿望

年过了,节也过了,医闹入刑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这 2016 年医生的工作环境会好一些吧?这是当下每一个医生心头都在萦绕着的问题,昨天急诊同事老李在捧着饭盒快速...

年过了,节也过了,医闹入刑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这 2016 年医生的工作环境会好一些吧?

这是当下每一个医生心头都在萦绕着的问题,昨天急诊同事老李在捧着饭盒快速往嘴里扒着饭,还不忘给我讲他刚刚出 120 送过的一个病人,在被家属骂了一路的糗事。

老李不老,只是三十多岁,但是头发稀疏,一看就是睡眠不足的样子。已经在 120 工作 3 年多,肋骨因为一次救护车被抢道急刹车在车内摔倒骨折。医院给予了三个月的休假而省略了工伤的申报。

按理早就该跳槽或事逃离这个急诊行当,但是他签的入职合同就是必须急诊 120 才能够得到同工同酬待遇,所以无论怎么艰难他依然还要在救护车上奔忙。

「医闹入刑」的事情是前一阶段老李最热心的,他的微信朋友圈里总是最多的诸如「医闹伤医」报道和「医闹入刑」,「卫计委的新举措,针对医闹零容忍」这些东西。

因此在最高法发文明令禁止医疗场合的针对医护人员的暴力那一段时间似乎总能看到他原本苍白的脸上泛着红光,连平日里泛着血丝的眼睛都神采奕奕。他的嗓门在同事们谈及医闹入刑的时候就陡然增加了几分贝,只有急救中心主任在场时,他才不敢多说话,把发布最权威消息的机会留给领导。

「医闹入刑」正式生效的第一天,就发生了某地医生被打的事情,老李恨恨的说,这个时候还有人敢顶风作案,真的是找死,其实这种想法一直也是我们的关注点。不只是老李,我们每个人都在聊着这个攻击医生的人会受到什么制裁,老李翻出了法律条款一条条解读给我们看,那个时候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老李的想法。

平时手机流量精打细算的老李一直关注着案件的进展,慢慢的就销声匿迹了,至于受伤患者本人和就职的医院一直未有任何新的消息发布在网上,而来自官方的伤人处理意见一直未见任何媒体报道,老李的心情也渐渐的低落,但是他依然坚持即便是没有入刑,也会被警方惩处了,甚至被打的医生接受了患者的诚恳道歉和经济赔偿。这一点我们也同意了老李的看法,毕竟官方权威发布「医闹入刑」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然而来自大年夜开始的各种连环打伤医生事件,从大年夜到初七上班,几乎每天都有,似乎这个节日就是这样,患者的任何不爽都可以在医院里挥拳解决的时候,老李怀疑了他的之前想法,这「医闹入刑」还是离着有点儿远,够不着的感觉呢?

上午出车去一个病人家里,老人的家境看似不错,儿女一大群在家里喝酒,席间兄弟们争吵并动起手来,老人当场心脏病发。老李赶到现场不超过 10 分钟,一是距离不远,二来开车的老唐是有名的「飞车手」,曾经在沪杭高速公路上赶超一切车辆。我们都怕他,没有哪个愿意跟他一起出车,而老李的肋骨骨折就是这兄弟的杰作。但是老李为人平和,从不会发飙。

老李的业务能力在我们这里没得说,到了现场后评估病人,吸氧安排转运一切都井井有条,抬上担架马上要走,却被家属拽住要求处理另外打架的两个兄弟,一个脸上挂伤,另一个手臂挫伤。看似问题不严重,简单处理后建议去医院复查。

在收费的时候家属很是不满,「几块纱布,擦擦伤口你收了我 10 块钱,你们医生的心太黑了吧?」因为急于转病人,那个老人家的心电图提示有 st 段抬高的迹象,老李无法过多浪费时间解释,便匆匆抬着病人下楼。

上个世纪的居民住宅很少有电梯,两个担架工纵然是壮汉抬着一个身体肥胖的老太太也是吃不消的,在楼梯狭窄处很多住户放了舍不得扔掉的装修垃圾导致了担架无法转身,拿着急救包/心电图的老李和护士加上担架工几个人也不能把担架转过来。病人氧气袋的氧气数量有限,而此刻身后的家属们一直在看着却没有人愿意出力抬病人,虽然这是他们自己的家人。

一个看似小女儿的嘴里责备着救护人员的的高收费就该自己抬担架,并威胁老李到了医院会投诉医生,而另一个看似很壮的汉子放言,老太太有一点三长两短绝不会放过老李。甚至在疾驰的救护车里家属依然喋喋不休的说他是某学校的领导,要记下老李的工号因为他认识院长等。

之后的情况老李没再继续说下去,我也是不大清楚。只是今天一早,老李的微信朋友圈里见到了一句话,「2016 年想没有医闹,这话糊弄鬼啊!」这句话,我点了赞并发了个坏笑。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