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对亲人的治疗方案不满意 作为医生我该怎么做?

「姑息治疗」的公公 作者:文秀我们是医生,面对太多生死,但当有一天我们也变成患者家属,面对亲人被疾病折磨而无能为力时,我们内心更觉悲凉与无奈。(一)住院的公...

我们是医生,面对太多生死,但当有一天我们也变成患者家属,面对亲人被疾病折磨而无能为力时,我们内心更觉悲凉与无奈。

(一)住院的公公 

费了很多周折到南方休养,结果才两周就从大西南飞回大东北,原因是公公病重住院了。

公公今年 82 岁,去年检查出肺癌,发现就已经出现胸腔积液,虽然是癌症晚期,保守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还是有缓解。公公身体底子好,一年下来只吃相关药物维持,未见肿瘤明显扩散,胸腔积液也不多,而且自己也不知道,心态也较好。

这次据说是吃东西有些腹部不适就在当地一个二级综合医院就医,结果自己走着来到医院,输液治疗几天后卧床不起,腹部胀气不能进食,继而迅速出现腹水,痛得天天直叫,儿女们看着老人遭罪着急,本来是来治病的,没治好反倒越来越重,怎么也理解不了,已经找院长「倾诉」了一番,天天打电话和我诉说着医疗上的各种「问题」,急切地盼望我回来出现「转机」。

腹胀不能进食和排气,低钾是第一考虑因素,可是传给我的几次化验结果血钾都在正常范围,每天补钾 3 克,我认为不足,可主治医生一再强调血钾每次化验值都在 4 mmol/l. 以上,老年人代谢异常所致?不能吃喝,每日尿量还算正常,可血钾却正常。我不敢说什么,毕竟自己不是专科医生,又没看病人。

(二)不顺畅的不光是输液 

回到家里急匆匆赶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看到病床上的公公蜷缩着,人很消瘦憔悴,表情及其痛苦,不停地呻吟着。肚子胀如足月的双胎妊娠腹型,背部和腹部都留置着引流管;肿胀的脚上扎着一路静点,滴速很慢。公公看到我说了声你可回来了,就哭了,我也眼泪哗哗掉下来,想起一个月前公公还能走到我家给我送青菜,现在却躺在床上连翻身都需要人帮忙,心里很着急。

公公住院十多天没怎么进食,每天靠静脉输液维持,近两天点滴都点不进去,原因是手脚都肿胀,静滴速度很慢。每天要剩很多液体,姐姐说都浪费了。我看了一下今天输液已经七、八个小时了,液体总共进入 500 多毫升,这是靠补液维持生命的病人,连轴转也点不完啊!于是找到科主任,问是否有其它办法。

主任说可以中心静脉置管,他已经在几天前就和家里人说了,但是都不同意,话语里流露出「很不配合」的意思。我道了歉,能想象得出公公平时说话就不够「婉转」,有病后肯定很难「伺候」。

我劝说公公同意去手术室进行中心静脉置管,一个小时的努力,置管成功。但是静滴的速度仍然很慢,原来头皮针是小号的,护士长过来说明他们科室只有五号半、六号半头皮针,没有大号的。我去,这可是胸外科呀!没办法我自己跑到药店买来一大把带七号头皮针的静点管,放在护士站,嘱咐给我公公专用。就这样,我回来解决的第一个大问题是公公的补液终于可以顺利的进行了。

折腾了几个小时,原来有点熟悉的主任过来和我说了一下老人的病情:水肿主要是低蛋白导致,今天检查是白蛋白 31 mmol/l。一再强调血钾正常,腹胀主要是腹水多导致肠管水肿不蠕动有关。超声提示脾脏有转移,胸腔里积液不多,但是血性,不好说是什么原因。还特别强调家里人接受不了老人突然的病情恶化,让我多解释些!

(三)一天的好转假象 

第二天,公公可能是液体补进去的原因,也可能是看到我回来有些安慰,比前一日精神了许多,全家人都很高兴,试着给喝点温米汤,我也试着给喝了两次枸橼酸钾颗粒,尽然放了两个屁,看来肠道还是通的,公公自己也觉得舒服一点点。

但是到第三天,公公吃点东西就呕吐,腹部又胀痛的厉害,不得不打开腹部引流管放腹水,当腹水放到 300 毫升左右,公公自己就说可以了,他觉得舒服一点就阻止放水:因为主任说这里面都是好东西留着吸收。

看着被病魔折磨成这样的公公,我作为一个医者和家属,真的是很揪心:在一些疾病面前那种无计可施、无可奈何,任凭癌的症状在那肆虐吞噬着亲人的生命,一点点一点点,而你却是被他看做是救命的稻草……却只能实施癌症晚期的姑息治疗,没能給他和家人带来想象中的「转机」,哎!

(四)医疗不满意就是这样产生的 

大家读到这里是否觉得文章有控诉治疗不当之嫌?走着进来,最后可能倒着出去。

我来说明吧:首先是「好好的」不会来医院,公公一个月前已经开始消瘦,饭量明显减少,经常说肚子不舒服。这次住院后不能进食,体质及免疫力下降,加之年龄较大,病情发展快,迅速出现低蛋白水肿及腹水。

因为我「知病情」,解释后家里人也就从医疗不满意变成理解。只是包括我在内都不好接受治疗结果:不会好转,没有治愈,没有一点生存质量的姑息维持。医疗技术的有限性,面对癌症的无奈,我们不接受也得接受的结局!

推荐阅读

点赞 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