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上海德达医院心血管内科成功植入院内首例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心脏性猝死防治开辟新术式

2021 年 8 月 30 日,上海德达医院葛均波院士团队,在宿燕岗教授的指导下,由心内科特聘专家邱建平教授、巩雪副主任医师成功为一位心脏性猝死二级预防的患者植入院内首例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此次手术,邱建平教授为患者选用了可进行 1.5T 核磁全身扫描的 A209 除颤器和 3501 除颤导线这一全新组合,该组合不同于常规经静脉植入式除颤器,此为全皮下不经血管,不进心脏的植入式除颤器。

上海德达医院心血管内科成功植入院内首例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上海德达医院心血管内科成功植入院内首例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本次接受手术的是一位 42 岁的年轻女性患者,诊断致心律失常性右室心肌病,持续性室速,结合患者的病史、心脏磁共振等临床资料评估为猝死高危患者。

病例特点:

1 有器质性心脏病;

2 有持续性室性心动过速发作;

3 无心动过缓,非除颤后起搏依赖;

4 年轻患者,应考虑避免经静脉 ICD 除颤导线长期植入体内可能发生的并发症。

与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后,选择植入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术前对患者进行了体表心电图筛查,胸骨左、右两侧 1 cm 的主要向量、次要向量的卧位、坐位测量结果均符合筛查标准,可以植入 S-ICD。

手术在全麻下进行,于左侧第 5 肋间沿腋中线走形切开皮肤 6-7 厘米,逐层分离皮下组织至肌筋膜层,寻找到背阔肌与前锯肌之间的深筋膜层,钝性分离,做好囊袋确保足够深度来容纳装置。

于剑突下切开皮肤 2 cm,逐层分离皮下组织至筋膜层,通过带外鞘管的隧道穿引针连通囊袋,将波科 3501 电极导线通过外鞘管从囊袋经隧道送至剑突下切口。通过带外鞘管的隧道穿引针从剑突下切口沿胸骨向上至胸骨上方,将电极经鞘管隧道送至胸骨上方。电极尾端连接皮下除颤器(波科 A209),并将皮下除颤器置入囊袋内,固定皮下除颤器。

进行 DFT 测试,采用 50 HZ,200MA 交流电方式进行诱颤,SICD 正确识别,经首次 65J 除颤成功,除颤阻抗 92 欧姆。缝合皮肤,术区纱布覆盖,弹力绷带加压包扎止血。手术圆满成功,耗时约 1 小时。

上海德达医院心血管内科成功植入院内首例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术中 DFT 测试
上海德达医院心血管内科成功植入院内首例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上海德达医院心血管内科成功植入院内首例全皮下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S-ICD)
术后影像

恶性心律失常(如室速、室颤等)是心脏性猝死的主要原因,及时有效地除颤,是预防心脏性猝死的关键。

S-ICD 是在心脏性猝死预防领域取得革命性突破的新技术。S-ICD 能够提供与经静脉 ICD 相同的预防心脏性猝死的治疗。它的整个系统只植入于皮下,不直接接触心脏和血管,能够杜绝可能的血管损伤、减少潜在的系统感染风险,保留静脉通路,避免经静脉导线植入或拔除的相关并发症,为心脏性猝死的高危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

综合以上,S-ICD 更适合年轻、上肢活动较多、不需要起搏以及高感染风险的患者,例如年轻患者,预期寿命超过 10 年以上患者,早先发生过装置感染的患者、终末期肾脏疾病透析患者、糖尿病患者,或者长期处于免疫抑制的患者。S-ICD 提供了更加优异的预防心脏性猝死的选择。

*声明:本内容仅代表文章来源方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内容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不构成实际治疗建议。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