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社会办医院如何实现「由量到质」的飞跃?

未来五年,社会办医如何高质量发展?「在『十四五』期间,社会办医要从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未来五年,我们鼓励社会办医机构走连锁化、集团化的道路。」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会长赵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8 月 21 日,中国医院协会、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主办了「2020 年第五届中国社会办医峰会」。

未来五年,社会办医如何高质量发展?

「在『十四五』期间,社会办医要从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未来五年,我们鼓励社会办医机构走连锁化、集团化的道路。」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会长赵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8 月 21 日,由中国医院协会、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主办的「2020 年第五届中国社会办医峰会」在南京举办,主题为「十四五」社会办医生态优化与高质量发展。

在峰会上,北大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分析了在新冠疫情冲击下医疗服务的市场空间;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健康经济研究室主任陈秋霖则指出社会办医发展相关政策不会变,广大医疗机构要顺势而为;而中国医院协会疾病与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医学院健康中国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周生来则提出了后疫情时代,社会办医走上医疗服务模式创新之路的具体方法。

疫情冲击对行业发展是一次警醒

社会办医院如何实现「由量到质」的飞跃?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会长  赵淳

2020 年社会办医和其他产业一样受到疫情冲击。在疫情期间,医院的正常经营受到影响。国家卫健委官网数据显示,在疫情最严重的 2 月份,当时全国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 2.5 亿人次(不含湖北省、诊所及村卫生室数据),同比下降 38.2%,环比下降 45.7%。

门诊量下降,医院所负担的成本却不降反升,人力成本、房租和防疫物资采购等费用支出让医院倍感压力。尤其是广大社会办医院由于缺乏财政补贴,加之负债率较高,很多存在现金流断裂风险。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会长赵淳认为,在疫情期间,社会办医院普遍存在经营压力,只有一部分成长相对茁壮的,情况相对好一些。「目前来看,资金链充沛并且一直不遗余力打造医疗品质的医院体现出了更强的抗风险能力。」

与此同时,一些行业人士也担心疫情过后公立医院或加大投资带来医疗健康整体格局的变化。对此,中国医院协会疾病与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医学院健康中国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周生来表示,「社会办医要改变自己的策略,我个人建议不要走增量发展,要走存量提升,特别是不要建上千张床位的医院。医疗健康行业不要乱投资。」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会长赵淳则认为,在未来国家的「十四五」规划中,鼓励、支持、引导社会办医的基调不会变。这次疫情对社会办医是一次警醒,「一定要有相对稳定的患者群,靠口碑、医疗技术、医疗品质等方面的共同积累,最终创造患者自主粘性。这样在面临公共卫生重大事件时,才具有抗压能力。」

从长远来看,这次疫情将加剧社会办医行业的洗牌。在「十四五」期间,社会办医将渐渐从数量向质量转变。目前,社会办医院数量快速增长到 2.2 万家,已经超过了公立医院数量,床位数也占到总量的 1/4,但服务量不足 20%。「现在是数量型,但未来必须成为质量型,市场将淘汰一批后进的医院。」赵淳说。

要读懂国家政策,顺势而为

社会办医院如何实现「由量到质」的飞跃?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健康经济研究室主任  陈秋霖

下一个五年,社会办医如何实现数量到质量的飞跃?顺应政策,找准方向很重要。

2009 年至今,国家关于社会办医的利好政策不断出台,社会办医的地位也从原来的「补充作用」变为中国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陈秋霖指出,当前国家对于社会办医的政策定位有三个:增加供给、推动改革与促进经济。

「所以,当前社会办医最重要的战略调整就是要回答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实现改革的目标?改革就三个目标,第一增加供给,第二推动改革,第三促进经济,在这几个维度上,社会办医需要正确站位。」陈秋霖说。

同时,陈秋霖亦指出,社会办医亟需品牌重塑。「中国社会办医需要新的品牌标签,说到公立医院,我们能想到协和、湘雅、华西……社会办医院你能告诉我是哪块牌子吗?我呼吁真正发展社会力量办医,一个是医生组织要发挥作用,第二个是社会组织社会企业做好办医。」

从健康管理到疾病管理

社会办医院如何实现「由量到质」的飞跃?

北大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刘国恩

一旦找准方向,顺应政策,社会办医将面临一个极有潜力的市场。

医疗服务的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北大中国卫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列举了一组数据:2019 年,中国大概创造了近 100 万亿的产值。「其中 57.8%,也就是 57.8 万亿是通过居民的最终消费完成的产值创造,31.2%是通过投资性的需求来实现的价值,也叫做资本形成,还有 11%是净出口。「这是今天中国宏观经济的一幅图画。大头在哪?就在最终消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最近讨论启动中国的内循环,最终消费是非常重要的。」

「而最终消费里面两个重要的火车头,一个是住房,一个就是医疗卫生服务。」刘国恩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官方数据,2015-2019 年期间烟酒、穿衣方面的消费下降,居住与医疗卫生服务的消费不断上升。

如何切入这块大蛋糕?周生来为社会办医指出了一条创新性发展的道路。

周生来表示,社会办医要走上这条道路要聚焦三大策略:管理体制创新、运营机制创新、服务模式创新。其中,服务模式创新是最容易的,也是社会办医要首先发力的。「我们要在现有的医疗服务格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进入慢病时代,医院不仅要治病,更要开展院后持续化的疾病管理和院前超前化的健康管理,这种横向一体化才是社会办医竞争的主要商业模式。

「过去医院的竞争就是沿着产业链向最高端走,没有想到企业竞争的 4 大优势,除了成本、产品、品牌以外还有一个渠道,疾病管理、健康管理恰恰是渠道的经营优势模式。院后疾病管理服务是培育忠实顾客的手段方法,院前的健康管理服务是发现目标客户群,锁定目标客户群的手段和方法。」周生来说。

在这个过程中,院长需要经过专业培训,在医院内成立院后疾病管理中心、院前健康管理中心,并培养一批既会治病又会防病的健康管理、疾病管理医师。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