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微光:我想让弥留之际的遗憾再少一些

讲诉者:神经外科 护师 陈梅作为一名医务人员,纵然见过太多生死边缘的人情冷暖,但回想起那年,那月,那一晚的嘶喊仍然让我泪流满面。当时我们科收治了一个脑出血术后,脑疝的大爷,他全身各器官已经衰竭,身上插

讲诉者:神经外科 护师 陈梅

作为一名医务人员,纵然见过太多生死边缘的人情冷暖,但回想起那年,那月,那一晚的嘶喊仍然让我泪流满面。

当时我们科收治了一个脑出血术后,脑疝的大爷,他全身各器官已经衰竭,身上插了好几个管子,一动不动,意识稍微好一点的时候他能睁开看一下床旁的女儿,其他时候就一直静静的睡着,静脉点滴也这么一直维持着。

微光:我想让弥留之际的遗憾再少一些

到晚上的时候大爷生命体征越来越不稳定,病危通知都下了好几次,其实家属心里也早就有底,可当时就想着还在外地工作的哥哥能赶回来看看父亲最后一眼。我和科室王丽医生守在床边,看着家属殷切渴望的眼神,一种无力回天的无奈疯狂涌上心来。

为了圆大爷和家属的心愿,王医生沉思了片刻,对家属说:「我想想办法,咱们也只能试一试。」随即马上联系 ICU 的老师,借来呼吸机,让大爷借助呼吸机维持有效通气。

吹上呼吸机后,患者稍稍平稳了下来,我在心里也默默祈祷这个爷爷能多坚持一会儿,见见归心似箭奔往机场的儿子。

时间在紧张的等待中一分一秒逝去,伴随着高流量氧气呼出的「嘶嘶」声、心电监护仪报警声以及呼吸机的频率声,输液点滴急促的跳动着,安静的病房显得急促而又沉重。

快要 到凌晨下班的时候,大爷情况又加重了,氧饱和度很低,血压也很低,女儿紧紧握着大爷的手,大声呼唤着「爸爸,你等等哥哥」、「爸爸,我爱你」、「爸爸,我还想吃你做的宫保鸡丁,你还没教会我宫保鸡丁怎么做」、「爸爸,你睁开眼睛等等哥哥呀」……

微光:我想让弥留之际的遗憾再少一些

当时,在场的所有医务人员都不禁潸然泪下。

其实如果你问我当时为何这么大的感触,我想回答三个字:同理心!因为我是个「人」,将心比心我也是女儿,可能将来有一天也会面对「死」这一种必然的状态时,我也想遇到像王老师这样温暖的医生。

后来王医生对我说,一直以来影响她最深的是吴孟超院士说过的一句话:「当你们帮助别人时,请记得医药有时是穷尽的,唯有不竭的爱能照亮一个受苦的灵魂」。

没错,我们每一天所遇见的不仅是人的「病」,也是病的「人」,是人的眼泪,人的微笑、还有人的故事。

从情感的角度看,每个人也都不愿意面对死亡,面对殷切的家属,作为医生护士,我们没有权利要求患者或家属放弃,疾病有时像是一个黑洞,慢慢吞噬着生命,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身边的人 ,努力,好好生活!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