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南京市儿童医院费建:坚守信念,做好外科手术幕后的主角

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医院科室的划分也越来越细。人体各个器官与部位的疾病,也都有相应的临床科室予以解决。不过,有这样一个并不对应任何部位,却又几乎无处不在的临床科室——麻醉科。当其他科室的医生完成引人注

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医院科室的划分也越来越细。人体各个器官与部位的疾病,也都有相应的临床科室予以解决。

不过,有这样一个并不对应任何部位,却又几乎无处不在的临床科室——麻醉科。当其他科室的医生完成引人注目的手术时,总有他(她)们在幕后默默支持守护着,为患者的生命保驾护航。

从医三十五年来,南京市儿童医院麻醉科主任费建始终坚守着他的信念:「一个好的麻醉科医生,一定是一个救命和保命的医生,他(她)既要有知识、有技术、又要有品德、有信念,且要永远坚持努力地做下去。」

镇痛,只占麻醉医生工作的十分之一

麻醉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科室。这里的医生,并不针对解决某类特定的病症,却和各种科室在工作上有紧密的联系和交叉。

很多人可能认为,麻醉科医生的工作并不复杂,只不过是「打一针」,让患者感觉不到疼痛罢了。然而在南京市儿童医院麻醉科主任费建看来,这种想法是十分片面:

麻醉医生解决的不仅仅是不痛,事实上是事关患者的,生命支持和生死维护。

费主任告诉记者,麻醉医生术中要掌握管理的事情很多,核心任务就是要根据监测指标通过药物或者其他方法技术来进行不断的调整,以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平稳。「一名优秀的麻醉医生,要能够敏锐地决定用药的种类和剂量,根据手术的需要及时调整病人的心率、呼吸、血压及身体机能。」

费主任举例说:「比如,有时病人在手术中出血太多,血压下降时就要通过多种方法将病人的血压升高,有时候为了减少出血要把血压先降下去,而后再把它升高,病人麻醉深度和苏醒时间也需要控制好,不能太深、长,也不能太浅、短,这都是麻醉医生的专长。」

南京市儿童医院费建:坚守信念,做好外科手术幕后的主角

费主任认为,与其他科室的医生比起来,麻醉科医生虽然常常扮演着协助者的角色,但有时也有自己过人之处,例如:在气管插管抢救病人和处理困难气道时。

大部分的医生都是知识重于技术,知道了患者的病因,就好开出治疗方案,但对麻醉科医生来说,有时技术更重于知识。实战,对于我们这一行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有丰富的解决困难气道的知识水平,但紧急时如果解决不了困难气道,挽救不了病人生命,什么知识也是徒劳。

每一例手术的背后,是麻醉医生的默默奉献

无论是什么科室的何种手术,其幕后都离不开麻醉医生的鼎力支持。甚至可以说,麻醉医生,是外科手术的清道夫与保护神。当被问及有哪些惊险又难忘的救治故事时,费主任笑着对记者说:「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至少可以讲个一千零一夜。」时至今日,一次次挽救危重患儿的经历仍让费主任记忆犹新、深感自豪。

一次救治危重患儿的经历

4 年前的一个晚上,费主任已经打点好了行装,准备第二天前往天津参加一个全国麻醉会议。当时急诊接诊了一个满身鲜血的患儿。「这孩子当时在一个工地上玩,不小心被一根钢筋戳中了喉咙,且一直戳穿了口腔。」费主任向记者展示了当时触目惊心的景象:「当时的情况极其紧急,如果不马上处理,这个孩子生命就危险。」

「外伤的紧急处理不难,就是把这根钢筋拔出来,许多的外科医生都能做到。但是,只是把钢筋拔出来,小孩就能活吗?」原来,如果强行用外科手段拔出钢筋,很可能拔出钢筋后大量出血而引起窒息,让患儿生命面临威胁。「我们要做的,不仅有减轻患儿受到的痛苦,更包括解决外科手术中可能出现的一系列气道窒息问题。」

鉴于孩子意识清醒,但无法发声,费主任判断钢筋是从声门附近穿过的,并准确地进行了插管和其他相关操作。经过紧张抢救,手术获得了成功,患儿避免了生命危险。

在费主任的从医生涯中,类似的病例数不胜数。2020 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使得全国人民都牵挂着武汉,在全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武汉一位患有皮罗综合征等先天性疾病的新生儿晏宝宝,在各方的努力下突破重重困难来到南京接受手术。

南京市儿童医院费建:坚守信念,做好外科手术幕后的主角

晏宝宝的爸爸曾告诉大家,孩子要活命,唯一的办法是到南京市儿童医院接受气道拓展手术。而记者了解到,完成这一手术最关键的人物,一位是整形外科的沈卫民主任,另一位就是麻醉科的费建主任。

当时,费主任亲自穿上防护服,为他实施了麻醉,保证了手术的安全顺利进行。这个在当时被网友们视为「武汉之子」的孩子,终于顺利得到了救治。「我们麻醉科医生面临的,很多时候都是这种特别危险的情况。」

小儿麻醉医生的工作,更像是「修表」

据相关文献报道,麻醉医生在中国的医疗界中缺口较大,即使是在医疗水平较高的江苏省,每 1 万个人群里,也才有 1 个麻醉医生。然而,说到小儿麻醉医生,那可真是凤毛麟角了。

江苏省有 8000 多万人口,一共也只有不到 200 名专职小儿麻醉医生。这一方面说明了小儿麻醉的专业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小儿麻醉的难度。

——费建

「小儿麻醉和成人麻醉是不一样的,绝不能把小儿当成缩小版的成人来看待。」费主任说,在成人,一般要分成青年、中年、老年来调整用药标准,儿童的划分就更加复杂了。「新生儿的脏器有些还没发育好,我们必须慎之又慎地加以呵护。」

费主任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小儿麻醉的工作与成人相比,就像是修钟和修表。手表的体积小、零件精密,需要修表师极其细致的手法和丰富的经验,不容分毫的差错。同时,一个好的修表师傅,不仅要能修手表,还要会修怀表、挂钟等等。

「我曾经给 3 公斤重的新生儿做过麻醉,也曾经遇上过 103 公斤的超重患儿。这 34 倍的体重差距,就决定了不能单纯地根据体重来决定剂量,一定要根据各种因素进行综合的考量。」

越是在这个岗位上奋斗,就越感到做医生特别有意义。

一个好的麻醉科医生,要有知识、有技术、又要有品德、有信念,且要永远坚持,努力地做下去。

南京市儿童医院费建:坚守信念,做好外科手术幕后的主角

如今,费建主任在南京市儿童医院工作了整整 35 年,他最期待的,就是未来麻醉技术向着舒适化、精细化的方向不断进步,让孩子们在手术中多一分安心、少一分痛苦。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