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彭彧:仁心施仁术,创新谋发展

彭彧,中共党员,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妇产科主任医师,江门市名医彧,读音同「玉」,「有文采,品味高雅,谈吐文雅」之意,《诗·小雅·信南山》,有「彧彧其文 馥馥其芳」的选段,意境极美。彭彧出生在江西抚州,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彭彧:仁心施仁术,创新谋发展

彭彧,中共党员,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妇产科主任医师,江门市名医

彧,读音同「玉」,「有文采,品味高雅,谈吐文雅」之意,《诗·小雅·信南山》,有「彧彧其文 馥馥其芳」的选段,意境极美。

彭彧出生在江西抚州,父亲当兵,自解放前夕就在部队里成长。在给女儿取名的时候,他找来一本厚厚的新华字典,认认真真从头开始翻阅,看到「彧」字,很是喜欢,没有犹豫就定了下来。这是一个普通父亲踏踏实实的寄望。

小时候的彭彧活泼好动,经常跑去火车站旁玩耍,听着火车轰隆轰隆的巨响。她和很多孩子一样,想着将来一定要坐上火车,出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这不是难事,她有天赋,肯努力,从小在最好的学校里读最好的班级,一路拔尖,理工科最好。但那时,她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工程师。

彭彧小时候身体不太好,时常生病,高中时还因病休学了一段时间。这个小问题在高考选择专业时被母亲放大了十倍,成为一个最有力的支撑——她是老牌医科大学的高材生,也希望女儿学医,不说将来帮助多少人吧,至少能好好照顾自己。这是一个普通母亲朴实柔软的爱护。

1979 年夏天,彭彧参加高考,考了年级前十。就这样,年仅 15 岁的她,被赫赫有名的中山大学医学院录取了。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彭彧:仁心施仁术,创新谋发展
大学时代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彭彧:仁心施仁术,创新谋发展
走上工作岗位

自父母亲处耳濡目染,彭彧向来严谨自律。做医生不是最初的理想,但也从不反感,她一如既往地认真学习。想来没什么秘诀,一个人的心理如果始终保持着攀登状态,无论在哪个领域,她都不会掉下去。

到了第五年,彭彧开始实习,遇到一个特别可爱的孩子,因为感染性腹泻入院,情况不是很好。她心疼,守了一晚上,悉心照料,不曾合过眼。不料第二天,孩子病情突然恶化,科室上下尽了全力,仍没有留住他。彭彧呆在病房里,很久都不能缓过来。这么讨喜的小宝宝,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她第一次感受到彻底的无助,全身冰凉,原来医生并不能救所有人。

这件事成为一个转折,她彻底告别了学生时代对生老病死的懵懂,也再不愿意退缩。既然医生不是神,那就尽所能做好一个凡人从业者的本分,守住这扇门。那时是秋天,这种信念像突如其来的一阵秋风,掠过山顶,染红了整个山坡上的树叶,从此扎根。

 彭彧最终选择了妇产科。女性在怀孕、生育、抚养的漫漫长路上要遭受很多痛苦,来源于生理、生活、家庭,甚至更多方面。她恨不得出尽法宝去帮助她们,她很清晰,这一切的源点,最重要也最基本的,是好好活着。 

‍「一个家庭,妈妈要是走了,把孩子留下来,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如果孩子走了,留下妈妈在这里,这也是非常痛苦的,这个家庭会变得毫无生气,没有希望。我知道这种撕心裂肺,我非常理解,不止理解,我会觉得这种事情好像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一样,我能感同身受。所以我觉得自己要尽一切努力,把生的希望还给患者,让她们尽量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温暖的家庭,有可爱的宝宝,有幸福的妈妈在这里。」

这种想法很踏实却又很了不起。总有一些医生,他们的情绪能始终呈现一种高饱和度,形成自我与社会共融共情的超凡力量,这些强大而微妙的作用力会在他们的工作生涯中集中体现,直至源源不断地造福百姓。

1989 年 7 月,彭彧来到江门市妇幼保健院。转眼,30 年过去了,慕名而来的产妇很多,大家对她的评价比较一致:她的技术绝对,找她产检、分娩特放心;她很温柔,说话总是带着笑,声音爽朗干脆;她没有架子,和善亲切。在很多需要冒着风险的时刻,她会第一时间站出来,跟患者一起面对,共同承担一切。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彭彧:仁心施仁术,创新谋发展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彭彧:仁心施仁术,创新谋发展

曾经有一个加拿大籍的孕妇,第二胎的时候,专程从加拿大回来找彭彧,因为第一胎就是彭医生给做的剖宫产,她觉得彭彧能给她这样的安心。产检时,彭彧发现她是前置胎盘,建议她住院观察比较好,但是当时这位孕妇说先生出差不在家,等先生回来了再来住院。磨不过,彭彧只能让她先回去,临走时特别嘱咐她:如果有异常一定要立即回医院,马上通知我,不管多晚,千万记得!

结果半夜,彭彧的电话真的响了。电话那边,这位孕妇惊恐地哭喊,很多血,我上个厕所,整个厕所都是血……彭彧温柔而坚定的告诉她:不要害怕,坚强点!马上来医院,一分钟也别耽误。我在医院等着你!

产妇来到医院的时候,彭彧早已带着急救小组的同事们在医院门口严正以待。但是这名产妇出血太多,到医院的时候意识模糊,呼吸很微弱、脉搏很微弱,血很快染红了床单、滴洒在地面上。彭彧做好了一切准备,冷静清晰地带着团队迅速启动抢救程序——打开静脉通道!备血!手术!……

十几分钟的时间,宝宝出来了,小家伙状态还好,在新生儿科医生的照顾下,平安、健康。似乎是孩子的哭声唤醒了妈妈,这位产妇生命体征也争气地平稳起来。几天后,她抱着孩子,向每一个参与救治的人们致谢,尤其是彭彧,她说:是你,给了我和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

彭彧手术做得好,对病情的判断极准确,又能当机立断,像上面这样的抢救,对久经考验的她来说已是平常。2017 年,彭彧被授予「江门市名医」称号,五邑地区数一数二的妇产科专家,这个认可,实至名归。

大医者,以仁术和仁心打造出一个能遮风挡雨的温暖住所,大庇天下病患俱欢颜。

初初接触彭彧的人,会觉得她看起来有些强势——冷静、敏锐,思路清晰,似乎极度理性。但身边的同事都知道,她的内心分外柔软。她是个目标明确的人,会排除一切干扰和困难勇往直前,尤其在管理岗位上,有时难免显得那么的不近人情。今年的护士节时,她受邀参与了送祝福视频的录制,当说到「我爱你们」时,她的声音竟有不自觉地颤抖。在场的工作人员,眼圈不自觉的发热、泛红,因为发自内心的情感,穿透力很足。

大刀阔斧的果敢与不轻易表达的细腻,两者矛盾又统一的拉伸感是最让人着迷的地方。

她很感激江门市妇幼保健院这个舞台,从前的她并不知道自己有管理能力。从产科副主任开始,她用二十多年的时间来挖掘和印证自己的价值。彭彧的思维很开阔,想得深,也看得远。她坚信,医院有更好更快速发展的底气。作为一名管理者,她有责任也有义务将盘旋在脑子里的各种理念,转变为行之有效的方案,她想当好一个领路的人。

能力,责任,担当,勇气,缺一不可。身为一个事业女性,她做到了极致。

2019 年,彭彧被任命为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对于这一身份的转变,她坦言,感受到的压力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有好长一段时间,她晚上失眠,时常惊醒,透不过气来。「这是完全能够胜任的事,但具体能做到什么程度,在做的过程中可能会碰到什么问题,既有的思路出去以后该怎么执行落地,万一某个决策不是最完美的,会给医院带来哪些损失,有没有更好的方向,细节能不能更完善...」她每天问自己无数个问题,抑制不住地惶恐。

这种状态维持了整整两个月才消失,这是彭彧始料未及的,她太想做到完美,因此把一切扛在肩上,负重太多。还好,院领导班子一众战友的支持与默契,让她开始放平心态。她逐渐找到了感觉,稳住了脚步,与这个大家庭一起,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江门市妇幼保健院彭彧:仁心施仁术,创新谋发展

如今的彭彧忙碌而充实。医院管理是她工作的主线,现有的制度与运营,创三甲,信息化建设,8S 管理,新建儿童医院大楼,等等等等,都意味着极其庞大而繁复的工作量与一刻不能停的深思熟虑。她希望医院保持前行,所有事情都能够顺利进行,避免由于个人因素影响了医院的发展。

「一切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先,一切以医院为出发点,医院发展得好不好,我是一定要负责任的,我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

繁忙的公务中,她却仍然保持着高频率的门诊和手术量,她说这是一个医生的根本,也是她的爱好和乐趣,同时,又反过来裨益她的管理工作。她像所有医生一样使用信息系统,思考怎样更快捷便利,她知道手术室该怎样布置,她对医院的业务细节了如指掌,也能近距离听到患者的声音。

她仍是很多人慕名来找的好医生,与实习时那个握紧双拳发誓守护生命的年轻人一模一样,坚信只要愿意付出就有回报,能收获情感中的暖意,职业的价值,与现今社会难能可贵的尊重。

如果说有遗憾,可能大多的医务工作者的遗憾都在家庭中。女儿由长辈带大,小时候在三更半夜里醒来,嚎啕大哭的时候,妈妈不是在产房,就是在手术室忙碌着,顾不上她。有一段时间,母女俩非常生疏。

彭彧选择把时间留给病人和工作,不能说牺牲,也总避免不了两难。这些年,孩子慢慢长大,也逐渐理解了医生这个职业,这群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对家人有很多亏欠和不舍,却凭一腔热血种下了数不清的善果。他们创造了一个世界,以善良为底色,明亮丰满,有绿意盎然的青松。

孩子彻底放下心来,她好想抱抱这个永远脚步匆匆,穿着白色衣服的英雄,也好想告诉她:妈,我以你为荣。

推荐阅读

点赞 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