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华西王炸」梁宗安:全球疫情咋个走?关键还看印度和非洲

一周医讲 安有话说即日起,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联合封面新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推出「一周医讲 安有话说」栏目,通过年轻态、个性化的方式,为公众进行医疗科普、...

一周医讲 安有话说

即日起,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联合封面新闻、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推出「一周医讲 安有话说」栏目,通过年轻态、个性化的方式,为公众进行医疗科普、辟谣服务。今天推出第一期,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梁宗安教授分析全球疫情走向。

「华西王炸」梁宗安,是如何炼成的?

随着封城、严控、隔离、「全民坐月子」等措施,中国的这场全民战「疫」在一个多月后,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当中国人好不容易松口气的时候,海外的一波波操作,又让大家操碎了心。

进入紧急状态的意大利,开开心心地举办了一场五万人的马拉松。

国外街头,要么不戴口罩,要么花式戴口罩。

美国多地民众上街示威,要求解除「居家令」

与之相应的,当中国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重心转向严防外部输入和筛查无症状感染者的时候,海外病例每日却在数以万计地增长。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 4 月 23 日 6 时 30 分左右,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 2622273 例,累计死亡 182943 例。

看在海外确诊病例一天天地增加,爱操心的中国网友不禁想要唠叨起来:「明明我们已经给出了标准答案,你们就不能抄一抄吗?」

在中国首批赴意大利抗疫专家组组长、四川省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常务副组长、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科主任梁宗安教授站出来发言了:中国的战疫经验是「参考答案」,并不一定是「标准答案」,不可盲目「抄作业」。

为啥这答案不能直接抄?

作为华西医院「王炸」天团的专家成员之一,梁宗安是中国首批赴意大利抗疫专家。中国与欧美战疫手段有何不同?他是有深切感受,也是最有发言权的专家之一。

来看看中国给出的答案:在「一级响应」下,中国一年一度的人类大迁徙瞬间暂停,14 亿人居家隔离;医疗物资生产企业率先复工达产扩能,大批其他行业企业转产应急,确保医疗物资供应;在全民「云监工」之下,用短短十天建成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一座座方舱医院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医疗救援队与患者并肩作战……
梁宗安说,中国的疫情防控策略主要是应收尽收,这样就能把病人、没有感染的人隔离开来,而国外有些国家,没有条件做到应收尽收。
「我们建方舱医院,收治的是病情偏轻的病人,而欧美建方舱医院,收治的还是病情偏重的病人。他们不叫方舱医院,他们叫什么?叫临时医院,或者是开放医院,甚至有些也叫野战医院。这些医院收治的还是需要住院的重症病人,他们的轻症病人还是选择居家隔离。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外的应对措施不尽相同。」

「华西王炸」梁宗安:全球疫情咋个走?关键还看印度和非洲

中国首批赴意大利抗疫专家组组长、四川省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常务副组长、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梁宗安教授

梁宗安表示,传染病的防控主要有三个要点: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染群。在当下,中国的应收尽收政策确保了传染源能够完全被控制起来,但这并不否定居家隔离的功效,「其实世卫组织对居家隔离有规定,如果严格按照这个规定执行,病人是可以完全被隔离起来。如果做不到严格执行,隔离的效果可能就不好。」

在梁宗安看来,中国采取应收尽收的手段取得了好效果,而欧美采取居家隔离的手段可能效果相对更好,因为这更符合欧美的国情。「他们没办法,像我们这样集中力量,有几万名医务人员支援湖北,所以他不可能大规模地建方舱医院,不可能大规模把病人集中。但是他们居家隔离,或许是他们最好的方式。」梁宗安强调,中国的战疫经验是「参考答案」,并不一定是「标准答案」,没有必要盲目号召其他国家「抄作业」,因地制宜采取相应手段并严格执行才能取得好效果。

最怕印度和非洲「在沉默中爆发」

四月以来,海外疫情还在蔓延。

美国的确诊患者数节节攀升、突破 60 万大关;欧洲国家牢牢占领「第二阵营」,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此前趋于平静的日本、新加坡又现升级态势……

最让梁宗安担心的是,或将「在沉默中爆发」的印度和非洲。

「非洲,印度,人口密度大,100 万人口居住在不到 2.5 平方公里的这么一个区域,一旦感染后,它没有办法做到中国和欧美一样的防控策略,既不可能做到应收尽收,把病人管起来,也没有条件进行居家隔离。如果这两点都做不到的话,还真的有可能难以控制。一旦暴发流行就比较危险。」

在他看来,全球疫情何时驶出「感染」快车道,关键要看非洲和印度的疫情防控。

不过,非洲、印度的疫情发展目前还难以预测。「感觉他们现在正处于疫情初期,而初期能不能有效控制下来?就很难说。如果初期能够有效控制下来,当然短时间就不会形成像湖北武汉或者像欧美现在这种暴发流行。但是,如果没有控制下来,什么时候会达到暴发流行的高峰,谁都预计不了。」

「华西王炸」梁宗安:全球疫情咋个走?关键还看印度和非洲
梁宗安教授(左一)在意大利 

在梁宗安看来,总体上是不太乐观的,「第一,(非洲、印度)社会经济状态相比之下,要比欧美差,第二,没有类似中国的强大社会动员力量。所以从这两个角度分析的话,想要控制疫情不暴发是比较困难的。」

梁宗安认为,现阶段非洲、印度的「战疫」关键是在病例很少的时期,集中精力打好疫情防控的阻击战和歼灭战,让有限的少数病人不再传染到更多区域去,「这个是很重要的。」

中国专家已采取实际行动支援

如何在这个关键期,有效地控制非洲、印度的疫情?中国其实已经有所行动。

作为首战告捷、已率先进入「缓疫阶段」的中国,已经通过多种方式支援国外抗疫。

3 月 12 日,中国首批 9 位援意抗疫专家组从上海集结直抵意大利首都罗马,梁宗安就是其中之一。

「华西王炸」梁宗安:全球疫情咋个走?关键还看印度和非洲
梁宗安教授在意大利 

他表示,中国专家支援国外抗疫主要有三种方式。「一种是专家组的这种方式,就是带一些援助物资过去;一种是介绍我们的一些经验和体会,主要是给当地的专业人士,包括卫生官员,包括医生护士;一种在长期的方面,我们看还能提供什么合作的机会。比如提高它的检测能力,建立一些通道,帮助提高抗疫的能力。」梁宗安说,当然,保护当地的侨团、华侨、中资企业,也很重要。

「但非洲还不一样。」在非洲,中国有自己的医疗队,「现在华西医院就有一支医疗队在安哥拉,我们会和他们进行国内抗疫经验、体会的一些交流。」

其实,四川与非洲的情谊,特别是与非洲葡语系 6 个国家的情谊,可以追溯到 44 年前。1976 年,四川省就建立了第一只援外医疗队,前往莫桑比克,此后,四川医疗队的脚步再没停过。

疫情发生后,四川专家以实际行动支持非洲抗疫。一方面,援非医疗队直接参加到当地新冠肺炎的诊断和救治工作,另一方面,在中国的专家为他们进行了远程疫情防控培训,还派出专家组到埃塞俄比亚协助当地抗击新冠肺炎。


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