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民营医院比肩「国家队」——走出「移难」的陆道培医院

陆道培医院是由陆道培院士创立的血液病专科医院,至今已经走过十八个年头,2019 年,陆道培医院在造血干细胞移植领域取得的成绩,让业内同行再次刮目相看——2019 年...

陆道培医院是由陆道培院士创立的血液病专科医院,至今已经走过十八个年头,2019 年,陆道培医院在造血干细胞移植领域取得的成绩,让业内同行再次刮目相看——2019 年陆道培医院成功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 1081 例。

民营医院比肩「国家队」——走出「移难」的陆道培医院

白血病是可怕的「血癌」,为治疗血液系统相关疾病,本世纪初,年近七旬的陆道培院士自建一所医院,从一开始,就是对自身方方面面的极大挑战,而当人们回望这家医院走过的十八年的历史会发现,今天的一切的成果,都是顺理成章。

2006 年,当时的北京道培医院还栖居在北京航天航空医院的一隅,就被台湾富商郭台铭选中。郭台铭最爱的弟弟患白血病,查遍全球所有血液病医院,最终,郭台铭将弟弟托付给了当时比较年轻的陆道培医院,很显然,是因为慕名陆道培院士。

陆道培院士是中国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开拓者。早在 1964 年,年仅 33 岁的北大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陆道培就完成了亚洲第一例、世界第四例异体同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从而开创了中国造血干细胞移植事业的先河;1981 年,他完成了中国首例「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从那时开始,血液病患者的兄弟姐妹,父母,甚至堂兄表姐,只要有一半基因与患者匹配,就可以为他提供造血干细胞;上世纪初,陆道培建立并完善了 GIAC 方案(单倍体移植体系),突破了免疫屏障,成功解决了造血干细胞移植供者匮乏的难题,而且使得单倍体移植取得了与亲缘全相合以及非血缘移植相媲美的疗效。这个方案就此成为国内外血液病医疗机构遵循的血液病单倍体移植的标准。现在的陆道培医院,70% 以上的患者都是采用这种半相合移植方式。

虽然不用再为寻找造血干细胞移植供者发愁,但当新型治疗方案实践在患者身上时,仍旧存在复杂和艰难的细节。

人体的免疫系统具有「排斥异己」的本能,为的是保护自身不被外敌入侵所伤,这也成为造血干细胞移植以及其他器官移植,面临的最大问题:即使是通过配型,找到合适的供者,在造血干细胞移植后,也要面临「移植物抗宿主病」的挑战,而这是决定移植是否成功最关键的一步。简单讲,造血干细胞移植只是血液病治疗的一个环节,其后对「移植物抗宿主病」(简称「GVHD」)的诊治,对各种感染的控制,对移植后可能面临的并发症的处理,才是血液病患者新生之路的「移植之难」。

几乎每个来陆道培医院的患者,都面临这种危机。因为移植后的维持和处理非常复杂,而来到陆道培医院的患者,又多是疑难重病——疑难到已经被当地医院拒收,疑难到陆道培医院接手时,已经没有「治疗规范」可以遵循,每个患者都需要医生为其制定一个精准的、个性化的治疗方案。患者平稳度过排异期后,也仍旧需要有几年甚至更长的维护期。在陆道培医院移植成功的案例中有先天单肾患者、有 8 个月龄患儿、有再生障碍性贫血伴血友病患者、有接受过肝移植后再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患者……这类极端复杂的病例,都是这里的医生们要攻克的难题。在陆道培医院,医患之间是「性命相托,生死之交」的关系。

为了保证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最后成功,陆道培医院要求每个医生 24 小时全天候保持手机、微信畅通,以便患者出现疑问时可以第一时间联络医生咨询,避免患者家属在遇到紧急状况时手忙脚乱和不知所措。而于 2019 年度完成的 1081 例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的病患,就是在全体道培人的精心呵护下完成的。

2017 年 8 月 31 日,美国 FDA 发布了癌症治疗史上非常有历史意义的消息——第一个「CAR-T 细胞产品」获批上市。在这之前的 2015 年陆道培医院就成为国内最早开展 CAR-T 临床试验的中心之一。截止到 2019 年底,陆道培医院已完成 770 余例血液病患者入组 CAR-T 临床试验,疗效良好,安全性可控。其中 B 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通过 CAR-T 治疗的完全缓解率达到 90% 以上。

CAR-T 是癌症的免疫细胞治疗,是癌症治疗的新趋势,也是未来的大趋势。免疫细胞治疗就是用患者的免疫细胞,经过基因修饰,通过体外的特殊培养扩增,使它们具备杀死某种特定癌细胞的本事,之后再回输到患者身体,等于用自己的免疫细胞,将血液中的癌细胞杀灭。

并不是所有患者,在任何时间都可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患者在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之前,需要通过化疗、放疗等将体内癌细胞降到最低,最好是归零,然而几乎所有的化疗药物,都有耐药性,很多患者因为复发、耐药等原因,无法在移植之前通过传统方法清除癌细胞,这就直接影响了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效果。免疫细胞治疗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CAR-T 临床试验的成功,意味着过去医生已经束手无策的一些白血病患者又有了新生机。

但免疫细胞治疗环节复杂,影响因素较多,任何一个微小变化,都会让理论上过关的药物无法使患者受益。为了保证免疫细胞治疗的临床疗效,国际上「免疫治疗」的所有研发企业,都会严格遴选受试医院。陆道培医院之所以能入「CAR-T」研制者的法眼,不仅因为陆道培医院患者众多——在陆道培医院一床难求已经成为常态,更重要的是,陆道培医院的十八年,一直就是「难」过来的,这个「难」,包括病情的疑难,药物选择、方案制定的困难,以及后续病情监管的艰难……他们早就对这些「难」,习以为常,早就具备了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心态和能力。近年来在美国血液学会(ASH)、欧洲血液学协会(EHA)、欧洲血液和造血干细胞移植学会(EBMT)、日本血液学会(JSH)等国际血液学领域顶尖盛会上,陆道培医院已经有数十篇口头发言,以及大量研究成果入选壁报展示,凡此种种,都助力陆道培医院成为世界上开展血液病免疫细胞治疗最早、完成例数最多的单中心之一。

白血病既然被称为「血癌」,治疗必定面临多个难关:先杀死血液中的癌细胞,再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移植之后还要抗移植物抗宿主病,控制感染,对付并发症,之后是预防癌细胞的再次反攻……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满盘皆输。   

血液是生命的「刚需」,血液病治疗是抽丝剥茧,容不得任何闪失,从这个角度上说,陆道培医院过去的十八年,是成长的十八年,也是如履薄冰的十八年。在这种曲折发展之中,一方面是民营医院经营面临的各类挑战;一方面是大量患者对治愈疾病的渴求,以及越来越多的患者慕名而来,陆道培医疗团队逐步形成了一套具有自己特色的「道培治疗体系」——始终坚持以技术为优势,以患者为中心,精准诊断辅助精准治疗,个体化用药,人性化服务的精准治疗模式。

陆道培医院的病理和检验科,是精准诊疗中的重中之重,早在十几年前,陆道培医院的 8 个实验室,每天都要接受来自国内各大医院的检测标本。

陆道培医院目前有 1000 多名员工,负责检验的就有 200 多人。大多数医院,检验科人数都远少于主流科室,为什么在陆道培医院,实验室占了全员的五分之一?这也是被现实逼出来的。

在中国,人们绝不会在患病的第一时间,把民营医院作为首选,找到陆道培医院的,要么是别处诊断不清,也治不了的疑难病,要么是错过最佳治疗时机,钱也花光了的疑难杂症。他们只能别无选择地将患者有限的生机扩大化,为此,必须一招制敌,精准救命。陆道培医院自主培养出来的年轻有为的检验团队为临床精准治疗提供及时的精准的检测支持。

血液太复杂了,一张常规的化验单,都能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血液病就是在这个复杂的血液系统里出了问题,只有通过精确的检验,才能为血液病清晰的分类、定性,针对疾病的性质和程度,决定准确的治疗方案。而在治疗过程中,是否走偏,病情有没有恶化的趋势,也要靠检验科监测、把关。

陆道培医院即使做到业内高端,在人才招揽上,也难与公立「三甲」医院一争高下,他们没有现成人才可以用 ,只能自己加速培养。好在「道培之难」,为人才的成长,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因为在这里,医生每天接触的病例,是其他医院很多年都见不到的,他们一周之内见过的样本,可能比其他医院一年之内见到的还要多,而他们给出的诊断必须精准,毫无差错,才能经得起人们对民营医院更加严苛的挑剔……

就这样终于磨砺出了一个民营出身的研究型的学术团队:2019 年陆道培医院的病理和检验医学团队,在权威学术期刊发表论文 20 余篇,连燕郊的出租司机都感觉到了,他们除了要拉着患者来看病,还要拉着那些抱着化验样本,一脸惊慌的患者家属,他们要等这个民营医院,给疾病定论。

血液病是所有疾病中,最容易因病致贫的疾病,找到陆道培医院的患者,要用他们非常有限的看病钱,挽回一个生命,这种带着「枷锁」的舞蹈,是陆道培院士一生的为医习惯,也是陆道培医院建院至今,从没变过的姿态。在这里可以感受到融洽的医患之情,很多康复的患者始终和自己的主治医生、病区主任保持着联系。医生们也经常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小患者在班里考了第一,上了大学,结婚生子的好消息,就连每年患者的例行大查也成了相互约定的欢聚…… 前不久,护理人员自制了一段五年「脱白」患者的图片集,那一张张笑脸看哭了很多人,同时也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

民营医院比肩「国家队」——走出「移难」的陆道培医院

就这样,中国的民营医院终于与医疗机构「国家队」比肩了:

2019 年,陆道培医院与北大人民医院血研所共同获选成为了「国家重点血液系统疾病领域临床研究中心」;

与清华大学医学院联合成立了「血液肿瘤联合研究中心」;

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北京双赢科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成立「肿瘤生物治疗技术研发平台」

……

至此,陆道培医院终于在百折不挠中绝处逢生,杀出一条民营医院可以效仿学习的路子,他们以十八年的精诚,换来了可期的未来。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