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刘俊:一群「小黄鸭」照顾「蝙蝠征」

广东医疗队全面接管了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房病房和 ICU,同时也把荆州市一周边区县的危重症患者集中收治。来自广州,深圳,韶关,惠州,东莞五地的医护人员和荆州...

广东医疗队全面接管了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房病房和 ICU,同时也把荆州市一周边区县的危重症患者集中收治。来自广州,深圳,韶关,惠州,东莞五地的医护人员和荆州市一的医护人员携手并肩,共同战斗。

昨天我值夜班,白天很热,晚上下起小雨。晚上七点半进入隔离病房,看惯了白色的防护服和蓝色的隔离衣,病房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突然映入眼帘——今天病房里的护士和检验人员穿的防护服外面罩着黄色的隔离衣,脑子里闪出的第一个景象竟是一群「小黄鸭」,亲切,可爱。

刘俊:一群「小黄鸭」照顾「蝙蝠征」

跟荆州市一本院的王志华医生一起把重症病房的病人全部查一遍。进去王老伯的房间,他正在看电视。王老伯是我第一天(2 月 13 日)在荆州市一隔离病房收的第一个患者,危重型患者,双肺都白了——「蝙蝠征」,从开始的无创呼吸机到现在的高流量氧疗仪治疗,老爷子一直很淡定,乐观。今天我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王伯,你的肺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可以转到普通病房,赶紧跟家里人说一声!

「儿子感染了,爱人,儿媳妇,孙子都在隔离,都有政府和社区在照顾和管理,不用告诉他们,我就住这里,不用转普通病房,好彻底了再出院!」王老伯笑呵呵的跟我说。

没有惊喜的眼神,没有抱怨的语气,没有煽情的语言,就这样平静诉说一家人的情况!我愣了有半分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觉得有点堵得慌!握了下王伯的手,倒着走出来病房,很小心的关上了病房的门。

刘俊:一群「小黄鸭」照顾「蝙蝠征」

下一个病房是个老太太,今天刚转进重症病房,在门外就听到房间里的老太太大吵大闹。推开房门,穿着黄色隔离衣的身材娇小的白文护士正在给老太太打针。

护士白文说,老太太刚转进来,不习惯一个人住,从下午到现在一直闹着要换病房。本院的王志华医生走到老太太病床旁边,说: 老人家,现在调不了床位,您有什么事,医生护士马上过来,不要怕,我们都在你身边。老太太睁开眼睛半坐起身,明显有些惊恐的眼神看着王医生和我,「我要荆州医生管我,你是哪里的?王志华笑着说: 我是荆州本院的,这位是广东来的支援荆州的刘医生,他也是湖北人,我们一起管你,好不好!」老太太想了想,半坐起来的身子慢慢躺平,闭着眼睛嘴里念叨着: 王医生,刘医生,王医生,刘医生……我跟王志华医生相视一笑,老太太终于不闹了。

我们都是朋友了

下了夜班本要回酒店补觉,下午四点半进隔离病房看看病人,王老伯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我还是想去看看他。

普通病房 46 床,我走进去,王老伯正在吃饭。看我进来了,赶紧戴上口罩,站起身,说: 刘医生,我不用吸氧了,好了,谢谢你啊!我往前走几步,挨着王老伯,左手拍拍他的后背,王老伯的右手伸出来,握住了我的右手说: 我们是朋友了。门口的护士给我们留了张合影。

刘俊:一群「小黄鸭」照顾「蝙蝠征」

晚上回到酒店去领盒饭,负责后勤的李姐说,酒店的老板拿了一瓶自己泡的枸杞酒,刘医生你喝不喝,酒装在矿泉水瓶子里。我说: 喝,今天想喝点儿。端着饭菜和半纸杯酒回到房间,一边吃,一边喝,一边翻微信,每天都有家人,领导,朋友,同事的问候和关心,我是幸福的!

大家最关心的最多的,就是我在这边工作辛不辛苦。如果说辛苦,坚守在一线的各行各业的战友们都辛苦,指挥调度的党和政府,后方给予我们强有力支持的指挥部,保一方平安的公安民警,维护社区秩序和正常生活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返工返岗的一线工人,大家都在危难时刻响应党的号召,服从政府管理,环环相扣,构筑了防控疫情的牢不可破的人民大堤,这就是人民的战役。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