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

2020 年春节长假注定终生难忘。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从春节忙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和日期的概念,只是在出夜班时休息半天或一天,防止体力过度透支,免疫力下降。...

2020 年春节长假注定终生难忘。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从春节忙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和日期的概念,只是在出夜班时休息半天或一天,防止体力过度透支,免疫力下降。每天祈祷自己千万不要发热,因为这段时间一旦发热,不但是自己不能工作,同事也有可能面临要被隔离,使急诊原本困难的局面会更加艰难。

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

由于急诊的工作特点,每逢节假日工作会更加忙碌,故科室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大家尽量不要在节假日安排休息。所以经常是全家人都在休息时我们要上班,等我们好不容易可以休几天公休,家里人又都上班了,所以我们经常自嘲,干这行加班费都给我们挣了又不花钱。今年春节特殊,我知道奶奶身体不好,可能没几次见面的机会,我是家里的大孙女,奶奶经常念叨。我于是早早的就跟主任请了年假,准备 1 月 23 日回家过年。

1 月初就开始陆陆续续接收到有关武汉疫情的消息,知道我们也很快要开始准备起来了,回家的打算可能要落空,但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可能这次疫情不会大范围波及到上海。没想到接下来的一两周时间,事情很快就超乎了我的预期,院周会也在紧锣密鼓的布置各项任务,急诊一定要严防死守,所有的发热病人都要分流到发热门诊,避免院内的交叉感染。同时急诊要派人支援发热门诊,支援武汉。我知道回家不可能了,赶紧打电话给老妈说回不去了,让她们照顾好奶奶,争取暑假回去看奶奶,老妈嘴上说没事没事,你忙你的,但听得出心里的失落,说是过年准备了好多东西又吃不掉了。无暇顾及这些,我知道我和我的同事们很快要投入到这场战斗。

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

科室群里贴出支援武汉的报名通知,大家马上踊跃报名,没有丝毫犹豫。明知道此行会有风险,这时候没有太多人考虑这个,大家只想把所学的专业知识尽可能帮助到更多的人。急诊病房也临时被征用作为发热隔离病房,我们要在一天的时间把病房 40 个病人搬到 7 楼临时病房,好在经过解释,病人都很配合。很快手机里多出了若干个群,新冠病毒专家会诊群、发热隔离病房群、抗击新冠学习群等。各种消息不停地充斥在手机屏幕,每天科室早会激烈讨论的也是发热病人的情况以及处理隔离病人的流程,还有院部不断召开的各种协调会议。科里每个人都变得异常忙碌,也会有一些焦虑,毕竟面对这样的一场疫情谁都没有经验,都猝不及防,各种流程只能在摸索中改进,稍有不慎,急诊医护便会暴露在被感染的风险中。好在医院领导很快决策,集全院的力量保证急诊、发热门诊和隔离留观病房的运转。于是一套套流程、人员排班和隔离防护用品到位,大家逐渐适应了疫情期间的工作。每天还是有大量的重症抢救病人需要处理,大家在做好自我防护的同时,要时时留意鉴别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流行病学史问了再问,科室群里随时会诊,确保不遗漏一例。这段时间经常凌晨两三点还在群里讨论病人情况已经成为常态。大家虽然疲惫,但不敢有一丝懈怠。

2 月 8 日我值班,和往常一样查房、会诊病人,忙碌了一个上午。中午突然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是奶奶昨晚病重去世了。虽然知道奶奶高龄,病情随时变化,但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原本今年春节还可以再见奶奶一面的。不敢多想,坐在办公室任凭眼泪流淌,那一刻内心充满了愧疚和自责,也真正体会到选择一份职业,意味着付出很多。

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

收拾好情绪,还要继续工作。这段时间除了忙碌的工作,也一直被身边的人和事感动着。院里第一批、第二批支援武汉的人员都陆续出发了,从他们发回的消息以及各种信息报道知道武汉的情况并不乐观,去支援的同志非常辛苦,但都无怨无悔。院里各个岗位也都有一些志愿者帮助测体温,引导病人。我们的护士预检台经常会收到来自社会各方的匿名捐赠和慰问品,平日里熙熙攘攘的急诊大厅显得安静了不少,大家都带好口罩,配合着测体温、问病史、跟随导医分流,少有争吵。一场疫情让大家更懂得了互相帮助,彰显出人间的温暖。

每天盯着高高低低的疫情曲线,看着全国各地踊跃支援湖北的消息,我知道可能不会很久,我们就要迎来疫情主战场的胜利。但随着长假结束,企业复工,急诊科纷繁复杂的工作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还将一直坚守在我们的岗位上。

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我和我的急诊同事们

作者:民盟同济大学委员会第三支部盟员、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急诊医学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宋艳丽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