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疫情防控阻击战,收治重症患者的 ICU 是一线中的一线。1 月 28 日,浙江医院 ICU(一) 护士长沈新赶赴「主战场」之一的武汉市肺科医院 ICU 报到,时至今日已...

疫情防控阻击战,收治重症患者的 ICU 是一线中的一线。1 月 28 日,浙江医院 ICU(一) 护士长沈新赶赴「主战场」之一的武汉市肺科医院 ICU 报到,时至今日已经过去 21 天,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和她的连线,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党员先上,我发过誓的!」

「我是共产党员,我有经验,请求前往武汉。」大年初二晚上 10 点多,刚刚接到医院通知,沈新毫不犹豫立马主动请缨。

拥有着 23 年 ICU 工作经验的沈新是浙江医院 ICU(一) 护士长,同时,也是浙江省抗击新冠肺炎紧急医疗队重症监护组组长。「报名时没有第一时间和家人说一声,后来跟我爱人说,我是一名党员,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

作为一名医护人员,面对危及国家群众安全时刻,沈新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经危及到国家人民群众的安全,我觉得我作为一名重症医学科的护士,能为国家做一点贡献,我就知足了。」

从准备出征那刻起直到现在,医院各部门领导始终关心关怀前方,想方设法解决前方碰到问题。沈新无比感动,「有医院作为我们最坚强的后盾,我们终将克服困难,迎来光明。」

行动胜于言语。沈新认为自己能把这个活干好,尽自己所能,在前线拼下这场战役。作为浙江医院临床三支部的组织委员,一如她当初入党宣誓时所说:「在国家和人民需要我的时候,我首先要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当初,她是这么说的。如今,她是这么做的。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沈新 (中) 在党旗下宣誓后与队员合影

第一次穿防护服,既熟悉又陌生的 ICU

初进武汉肺科医院 ICU,沈新表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 ICU 的环境,陌生的则是在层层的防护之下,看不清大家的模样,能看到的只有防护服上写的姓名。

来到武汉,沈新是第一次穿防护服,以这样的姿态在 ICU 里工作,她说刚开始确实是有点「笨拙」,自己近视,光眼镜就要戴三层:眼镜、护目镜、面屏,以致看不见两边的视线,有时候听到报警声,需要把身子转过去才能看清报警数据,动作也要比以往慢好几拍。穿着防护服工作,汗出的太多,连尿不湿都派不上用场。

由于医用物资有限,有些医护人员防护服的尺码要比自己身材小好几号,整个人佝偻着忙活一天,脱掉防护服后同事开玩笑说,背都驼了。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眼镜、护目镜、面屏,视线已「不由自主」

感染防控,总会吓出一身冷汗

刚开始,沈新每天最操心的是「感染防控」。第一天来到这里,她就在反复盘算:如何才能实现「医务人员零感染」。所以一到武汉,沈新就从训练考核组员正确穿脱防护服程序入手,一个个穿,一遍遍脱,直到大家都能做到一丝不差为止。

病区三区两通道设置不够合理,沈新又不断提出建议,并根据院感专家的意见改进流程,直到建立起完整规范,符合院控要求的防护流程和工作环境。

「感染控制是我们抗击疫情的基础,是保证医护人员生命安全的根本,我有时候会突然吓出一身冷汗,就是怕组员们哪里出现问题。」直到现在,沈新还是无法放松。「不怕是假的,肯定会怕,但是我觉得正常,共产党员在责任前面就是要担起来。」

午餐拖到傍晚,脱水比饥饿难捱

胸闷、呼吸困难、生命体征减弱……病房内,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心跳降至 44、渐渐失去意识。对讲机响个不停,其他病房的医生护士步履匆忙,赶来支援。

心脏按压、面罩给氧、插管、上呼吸机,加快!再加快!监测仪上的曲线终于有了起色,患者慢慢恢复意识。在监测仪有节奏的「滴滴」声中,大家都是一身汗。

这是一起突发病例,也是疫情期间最常见的场景。在这个最前线的战场,沈新常说:「时间总是不够用」。

沈新说话温柔和气,但喝起水来却极豪迈,一瓶矿泉水很快一饮而尽,不仅仅是她,每一个脱下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这样的动作都是如此的「豪迈」。

过去的 20 多天,仿佛按下了快进键。忙碌,加上防护服紧缺,医护人员在 6 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不喝水、吃饭、上厕所,长时间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连抓个痒也做不到。几乎每天,沈新都会因为过了饭点而少吃一餐,更让她难捱的是脱水。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搁置已久的午餐

靠近感受他的呼吸,这里是离患者最近的地方

2 月 4 日,沈新分管了两位危重患者,1 位 60 多岁的大伯用着无创呼吸机,一位 50 岁的大叔气管插管用着呼吸机。

气管插管的大叔,前一天还是用着无创呼吸机,当天却已经插上了气管插管。看着呼吸机上 100% 的氧浓度,监护仪上 90% 左右的指氧饱和度,沈新情绪不禁有些低落,不知道大叔还能不能坚持的下去。

隔壁床的大伯向沈新招手,因为用着无创呼吸机,隔着面罩,说的武汉话,沈新一开始没明白他在说什么,她贴近大伯的身边,加上一顿指手画脚,终于明白大伯想喝点营养液,这是好现象,说明他的消化道系统功能还可以。

沈新帮大伯热好了营养液,稍稍揭开面罩,将吸管送到大伯的嘴边,他慢慢的吸吮,沈新则盯着监护仪看着氧饱和度的变化,94、92、88、82,一边看着数字的变化,一边调整着手上无创面罩的位置和力度,尽量让大伯能在保证氧饱和的基础上喝完这杯营养液,吸吸停停,停停吸吸,好在通过我们双方的努力,氧饱和度没有继续下行,100 ML 的营养液也顺利的喝完。

看着邻床将被抬走,患者用手机打出:「我不想像他一样,求求你!」

想不到平时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现在却如履薄冰。大伯用手机打出一行字,「我不想像他一样,求求你!」看到这行字,沈新眼睛瞬间湿了,会好的,一切会好起来的,我们一起加油!

拍背、续泵、擦身、更换敷贴...... 不论沈新做什么,大伯总是会说,谢谢,谢谢,一个晚上下来,沈新收获了不知道多少个谢谢。

气管插管的大叔晚上的尿量只有 30 ML, 即使用了利尿剂,那一滴一滴的尿液依然没有如约而来,沈新知道大叔要上 RT 了,他的病情更重了......

交好班,脱下防护服已近凌晨 4 点,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抬头看到天空中那个亮晃晃的月亮,沈新想,春天来了,守护者来了,空空荡荡的武汉街头可待繁华如昔,可待,可以等待。

被感染的武汉医生:「等我出院,一定重返岗位和你们并肩作战」

看着新闻里每天增长的数字沈新也会很担心,但在微博以及朋友圈里,她却从不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相反,她想通过乐观的一面给团队带去正能量。

「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我们到武汉之后,大家的心理有个弧形的变化,从刚开始的热血,到后来的紧张,再渐渐的因为工作环境而感到焦躁、压抑。」殊不知,网友眼里的钢铁英雄们,在沈新眼里其实都是背后悄悄抹眼泪、多愁善感的普通女人。

为此,沈新特地用微信建了一个群,每天给大家发一些正能量的动态,鼓励大家共同进退,抚慰大家情绪的同时,也为大家竖起一枚精神支柱。

监护室收治的都是危重病患,有人说「进了监护室就是一脚在天堂,一脚在人间」。

有一位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的武汉医生,因为病情危重住进了监护室,在监护室经过积极治疗后病情稳定,在出院时,他和沈新说,自己一定会尽快重返工作岗位,去救治更多的病人,为抗击疫情拼尽全力。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被感染的武汉医生在病床上给沈新 (右) 和同事拍照

如果说上一线没退路,或许孩子就是她的退路

沈新有个读初一的女儿,和她一样,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沈新问女儿有没有写关于妈妈去武汉的日记和作文,女儿说,没有,妈妈去给需要的人治病,是很正常的事情。

以前女儿也很少给沈新打电话,即使打电话也往往就三句话:你什么时候回呀,吃没吃饭啊,哦,知道了,挂了。

前几天,女儿居然发微信给沈新说:「我有点想你了哎!」还主动跟她说了好几句关心话,「你要注意安全啊,你要多休息啊!」

沈新明白,她多少可能意识到一些什么事,反正觉得女儿长大了。

在雪夜的武汉,女儿给了沈新一个突然的小温暖,让人特别欣慰,如果说上一线没退路,那或许孩子就是她的退路。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沈新与女儿合影

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抱抱大家

去这么高风险的地方,有没有想过自己不幸被感染?

沈新称自己心比较大,没有太多的去考虑这些,自从打算报名去武汉,就已经表示这些不是问题。

既然来了,就会知道这里的环境是怎么样一个环境,到了武汉之后,所有接触的一切都和武汉是没有办法分开的,就连吃的饭,也是武汉人做的,她们能做的就是在把自己保护好的前提下,一心去努力救治更多的危重患者。

沈新希望这场战役快点结束,也相信抗疫的胜利必将很快到来。从武汉回来后第一件事,她想抱抱所有她爱和爱她的人,一起抗疫的「战友」、在杭州的同事,还有家人。

「就连我现在的很多组员,都没有看到过他们摘掉口罩的样子,等疫情结束,回来之后,看到那些熟悉的脸,第一感觉就是很想抱抱他们。」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出发武汉前沈新 (左) 与浙江医院副院长张虹拥抱

只要今天没有病人离世,即使忙成「脱水保鲜」,依旧开心 

离开浙江已经 20 天了,其实 20 这个数值还是掰着手指数出来的,因为到了武汉以后再也没关心过今天是周几?今天是出征第几天?念得更多的是今天有没有收新病人这个病人上 ECMO 了吗?他/她会好起来吗...... 

不同于普通病房,ICU 收治的都是危重病人,为了和病毒对抗,往往会使用各种生命支持工具,在这里听不到感激的话,看不到爱情原本该有的样子,这里只有安静的努力、只有对生命的守护。

摘下护目镜,脱下防护服,取下 N95 口罩,沈新看着自己胖胖的脸上深深浅浅的压痕,由衷的感觉:能自由地呼吸,真好!能看清前方,真好!有能力帮助别人,真好!

套用小伙伴们的玩笑话,此时的沈新是脱水保鲜,但还是觉得很快乐!快乐源自今天病房没有病人离世,快乐源自一起奋斗的战友都能平安下班……

下班走出肺科医院大门时,沈新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高度紧张之后的放松让人产生一种虚脱感。

浙江医院:直击「主战场」中她与死神的「短兵相接」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