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猪年,你倒是平平安安地走了,鼠年却迎头撞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虽然病毒肆虐无情,但华夏大地有爱。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奋战在疫情第一线。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集团)第...

猪年,你倒是平平安安地走了,鼠年却迎头撞上了新型冠状病毒。

虽然病毒肆虐无情,但华夏大地有爱。成千上万的医护人员奋战在疫情第一线。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集团)第一医院院前急救科的 6 名医生、4 名护士,以及 8 名司机,负责接送确诊病人和高度疑似病人,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转运这些病人使用的救护车,里面有一个负压装置,使空气单向流入,外面的空气能进入车内,但车里的气体不能排出,避免了转运过程中散播病毒细菌。负压救护车每次出车回来,需要消毒后 20 分钟才能再次使用。

每一次转运,院前急救科的医护人员在负压救护车里,和患者「密切接触」。从宝安人民医院到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约需 1 小时车程。他们曾先去松岗、罗湖接了病人再转运三院,与病人待在车里时间更长。作为普通人,如果要小编进入这样的救护车,或许都需要勇气,因此,对他们不能不佩服!

但院前急救科的兄弟姐妹们却有一份淡定。

1 月 21 日,第一次接到 120 转运高度疑似患者的指令时,参加转运的医生护士司机说的话差不多:肯定害怕啊,但是这是我们的责任啊!

在他们心中,铭记着希波克拉底誓言和南丁格尔精神。有了这种信念,便有了这份担当。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互相帮助穿脱隔离服。

很多时候,院前科出车都在深夜,那正是人们酣然入梦之时。被人吵醒,他们却毫无怨言,没有嘀咕,没有犹豫,而是迅速出发。每次出车,还微笑着互相鼓励:加油!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出发前检查设备及药品。

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待在狭小的密闭空间,一路上诸多不适:压痕、疼痛、闷热、烦躁如影随形。偶尔有人也会蹦出个念头:陪着的患者,会不会是」毒王」?尽管如此,面对这样高风险的工作,他们没有人退缩,而是用行动坚决完成任务!

他们显露的勇气,病毒都得退避三舍!狭路相逢勇者胜!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再说说负压救护车,也是一个宝贝。

早在 2019 年 12 月 31 日,副院长张文武从媒体中了解到武汉发生不明原因肺炎情况后,这位急诊医学专家,敏锐地感觉要做好防疫准备了。他提醒急诊科要对医院当时仅有的一台负压救护车进行维护和保养。这台车,平时在没有传染病疫情及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时,是当作普通救护车使用。在院办、医务科、设备科的协助下,负压救护车的维护和保养迅速完成。

当疫情初起时,全市只有 11 辆负压救护车,这辆救护车就派上了大用场。目前,全市有 12 辆负压救护车,宝安人民医院(集团)有两辆,承担了大量转运工作。1 月 21 日至 29 日,院前急救科共出动负压车转运患者 27 次。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这是我们的负压救护车,里面装了个像空调一样的特殊宝贝——负压机。

在宝医,院前急救科属于急诊医学科,人员流动性较大,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时,其他科室同事来支援,「新人」需要培训。急诊科窦清理主任(第八党支部党员)坐镇指挥,由护理负责人张体浩负责,院前科资深医生、护士、司机示范,完成了对医生、护士、司机在救治、转运新冠患者的特殊强化训练。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每次负压车出车,都是和时间赛跑,与安全相关。宝医集团领导高度重视院前急救科工作。防护物资再紧缺,也要保证院前工作人员有最优质的武器,没有后顾之忧。院前科同事们也团结友爱互助,希望高效能够让时间 2 秒变 1 秒,让患者停留在外面少一秒,周围的群众危险就能少一分,患者的救治就能前移一步!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他们通过「转运」与病毒作战!

第八党支部党员、救护车司机符章军每次出车后,他和同事脸上都会留下深深的的压痕,这是勇者的印记。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