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我一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下午 6 点,我照例下班回家。而此时,我要回的「家」是位于医院对面的「新冠」疫情防控驻地。驻地与家仅隔两公里,走路只需 30 分钟。每次回驻地,我都会情不自禁...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我一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下午 6 点,我照例下班回家。

而此时,我要回的「家」是位于

医院对面的「新冠」疫情防控驻地。 

驻地与家仅隔两公里,

走路只需 30 分钟。

每次回驻地,

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向家的方向眺望,

默默祈祷家人平安。

按照原定计划,2 月 2 日,

我们首批进入隔离病区的医护人员

可以暂时退出战「疫」一线,隔离后便可回家。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我一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但是新进隔离区的人员对病区环境尚不熟悉,

许多工作的开展并不如预期那样顺利。

隔离病区里的「总指挥」,

我们感染性疾病科的主任

李小丹已经 57 岁,身体也一直不好,

可作为一名抗击过「非典」、「甲流」的老专家,

他却一直坚守在一线。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我一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于是,作为一名感染专业的医生,

我决定留下来继续战斗,协助李主任的工作!

每天,我们重复着巡查、治疗、

病人心理疏导等等一系列工作。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我一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晚上还常常在睡梦中被电话叫醒,

准备病例讨论、接转诊病人…..

电话接多了,有时甚至出现了幻听,

常常半夜惊醒去抓床头的手机,

发现并没有来电才长舒一口气:

庆幸这一夜,大家暂且平安!

进入隔离区已经半个多月了,

不知道妻子每天一个人

能否应付女儿的顽皮和生活琐事、

年迈的父母是否会因为担心

而思虑过度......

与父母通电话时,

他们总是给我加油打气:

「你是一名医生,又是一名党员,

现在正是人民群众需要你的时候,

你一定要向前冲、别后退!」

可我怎么会听不出

父亲声音里的哽咽和一旁母亲隐约的抽泣声。

回想刚进入隔离区的那几天,

和女儿视频时,她总会问我:

「爸爸,你去哪儿了?我想你抱抱我!」

总嚷着「找爸爸」。

电话那头呢喃的话语有些沙哑。

每当这时,我都会扭头悄悄抹泪。

因为进病区的那天,

女儿患肺炎刚出院不久,

作为父亲的我还没来得及多陪伴一会儿,

这让我愧疚不已。

妻子安慰我:

「你安心工作,女儿我会照顾好,

等着你平安回来!」

现在各个小区都实行了封闭式管理,

她带着孩子购物、买菜很困难,

但她却却默默扛下所有,

全心全意地支持着我。

前方有我,后方有你,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我一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还有 5 天,就是女儿两周岁生日了,

今年我可能赶不及回家为她过生日了。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回到家,

我一定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希望爸爸也能成为你心目中

孙悟空一样「降妖除魔」的大英雄。

此时,夜已深,

整个城市都在沉睡,安静得有些过分。

我们曾经总是抱怨

早高峰的堵车和假日拥挤的街头,

现在,我却无比怀念那些尘世烟火。

我也曾自诩「铁血男儿」,

吝于对爱人、亲人说一声「爱」,

可此刻,我才明白,

我是如此爱你们,如此爱这个世界!

等这场战「疫」胜利结束,我一定给你讲讲爸爸与病毒「战斗」的故事

我相信,过不了多久,

车水马龙的街道、人声鼎沸的商场、

散步嬉戏的公园,一定会重回我们的生活。

那时,这个喧闹的世间,一定更加美好!

恩施州中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医生 王祖君

于 2 月 6 日夜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