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杭州下沙有一条幸福河,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就位于幸福河边。同样作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场,下沙院区在 1 月 22 日紧急建立了隔离病房并投入使用,一群年轻的邵医人...

杭州下沙有一条幸福河,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就位于幸福河边。同样作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场,下沙院区在 1 月 22 日紧急建立了隔离病房并投入使用,一群年轻的邵医人用自己的无畏和大爱,带给我们太多的感动。

热血逆行的邵医「呼吸人」

作为此次新冠肺炎防疫工作的中坚力量,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在陈恩国主任的带领下,邵医「呼吸人」一次次义无反顾地热血逆行。

1 月 20 日,邵逸夫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隔离病房投入使用,韩成、邵玲燕医生主动请缨管理隔离病房的工作,义无反顾地在第一时间进驻病区。他们每天负责采取样本送检核酸检测,问诊记录病情,医患沟通,完成繁重的文书工作。

一天 24 小时 on call 待命,不间断工作在一线岗位。随着疑似病例数量增加,他们的工作日渐繁重。每次穿戴着防护用具留取标本往往需要花费数小时,脱下隔离衣的时候,已是满头大汗。

然而繁重的工作并没能使他们退缩,他们笑着对我们说「等着我们凯旋出来」。简短的一句话里面我们听出了无限的勇气,你们都是好样的!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穿戴防护用品进隔离病房采样脱下防护服后,全身被汗水打湿

被前线需要也是一种骄傲

除夕夜,阖家团圆的夜晚,文静柔弱的王慧瞒着父母,说春节需要值班,独自一人拉着行李箱住进了医院,毅然奔赴隔离病区。作为家中独女的她淡然地说:「我是党员,必须冲在前线。虽然我们远离疫情重灾区武汉,但被需要也是一种骄傲。」

在这个特殊的除夕夜,王慧感觉到每个隔离病人的焦虑不安,「换位思考,如果是我们住在里面,面对无法揣测的未来,也是会很紧张的。」王慧心想给每个患者送上祝福,但那晚工作的忙碌程度超出了她的预想,只好在早上电话问询中轻轻地加上一句:「新年快乐」。病人说因为这句温暖简单的问候,内心的恐惧感减轻了很多。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王慧

而 90 后姑娘朱如意,除夕夜没来得及吃上一口父母为她张罗的一桌丰富的饭菜,接到电话后直奔医院。一位隔离病人一直焦燥不安地刷手机看疫情新闻,害怕自己是重症肺炎。

机灵的小姑娘轻声安慰她:「阿姨,听您说话的声音中气很足,而且我们医护人员 24 小时都在,您不用太担心。就算是确诊阳性,其实就像是一场重感冒,您说是不是?」

这位阿姨的情绪慢慢稳定,语气和缓了很多:「好吧,那我先睡了,你们辛苦了!」

杭州的除夕夜,窗外冬雨淅沥,寒风瑟瑟,但在隔离病区内却是温暖入心。

「失信的妈妈」信守对患者家属的承诺

王赞利是呼吸内科进驻隔离病区的资深护士,在儿子眼里她是身经百战无所不能的「超人妈妈」。可是在这个病毒肆虐的季节,却让孩子心中的「超人妈妈」变成了不守信用的「坏妈妈」。原本准备了数月的北京之旅,却在临行前将旅行的用品清点单变成了隔离病房使用用品单。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视频那头的孩子眼中充满期待,却也含着泪花……「现在的病毒很厉害,很多人生病了,妈妈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回家。」

「妈妈,我没有哭,我想你早点回来。」当稚嫩的声音传来,「超人妈妈」也不禁落泪。对于北京之行的取消,儿子没有哭闹,而是盼望妈妈能早日回家,能够抱抱妈妈,撒撒娇。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连续 12 小时的病房工作,口罩将面部挤压变形,留下了深深的压痕,红红的脸颊是你最美的印记!

一位病区年龄最大、沟通最困难的患者,听不懂普通话,还有严重的重听。电话和电铃交流护士都无法进行详细地询问和评估。

赞利发现大伯文化程度栏里写着「初中」,那可以写字交流。于是,一张张纸,一句句问候,隔着玻璃窗,传递着满满的温暖和关怀。大伯也不再因为交流困难而焦躁了,安心隔离,等待结果。信守承诺的赞利也让家属感动不已。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SARS 的时候,是你们在保护我们,现在换我们冲在前线

吴翠兰是一个一岁半宝宝的妈妈,接到开放隔离病区的消息后没有一丝犹豫加入前线行列,她说:「我是共产党员,当然要冲到前面。」

在药剂科工作的爱人听到妻子的决定后,取消回老家过年,「你去前线,那我也要留在杭州做你的后盾,我也要申请去发热门诊!」

翠兰的爸妈一句担心的话都没有说,只是告诉她:「宝宝我们会带好的,你不要有后顾之忧,你妹妹也会帮我们一起带宝宝的。」

而与吴翠兰同时报名的罗敏,90 后的她有一个非常坚定的理由:「当初 SARS 的时候,是你们在保护我们,现在换我们冲在前面了。」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真好,幸亏我还没满 40 周岁

「我是呼吸科的,理应冲在最前面」。范华美是呼吸内科的教育护士,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一个娃在小升初的准备阶段,一个娃才三周岁不到。

得知需要组建省级医疗增援队的消息时,她第一时间回复「护士长,我报名。」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为奔赴前线做准备,减少交叉感染机会,护士长王云丹为她减去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并发了个朋友圈:战友即将奔赴前线,为了减少感染机会,本 TONY 自学成才。短发的你依然美丽,向战友致敬!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邵逸夫医院丨 SARS 那时我们还小,今天换我们上前线!

妈妈,等疫情结束我再来您坟前探望!

每年冬季都是呼吸内科最繁忙的季节,作为呼吸内科的护士长,王云丹每年春节假期都是短暂而匆忙。但每年正月里给母亲扫墓却是雷打不动必须要做的事。

当防控疫情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即将打响时,她预感到今年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带着愧疚,早早和父亲通了电话:「今年看样子是不能回来过年了,爸,您替我给妈妈上个坟吧!」

以往爸爸总会像孩子一样抱怨她回家时间太短、陪他太少。这一次,他仿佛能够读懂女儿的心思,语气里流露出心疼和担忧:「你上班吧,放心,你妈妈一定会理解的。你自己一定要当心……」王云丹瞒着父亲:「我在呼吸科普通病房,与往常一样的,没有风险。」

这个春节,隔离病房成了她心中每日的牵挂。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她担负着隔离病区的各项保障协调工作。她担心新开隔离病区护士可能会紧张害怕,她每天都亲自在隔离病区陪伴护士一起工作,帮助检查防护是否规范,协调解决各个环节的衔接。护士们心疼地说:「大过年,护士长,你回去吧。」她总说:「没关系,我多陪陪你们,多在现场一分钟就多一点安全感。」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