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战斗在武汉疫情一线,徐州男护士的「武汉日记」看哭网友

「今天是我在武汉江夏人民医院上班的第三天,感觉轻松了些。可能是战友间彼此熟悉,分工明确了。和前两天一样,上班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谢谢!江夏的战友感谢我们的到来...

战斗在武汉疫情一线,徐州男护士的「武汉日记」看哭网友

「今天是我在武汉江夏人民医院上班的第三天,感觉轻松了些。可能是战友间彼此熟悉,分工明确了。和前两天一样,上班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谢谢!江夏的战友感谢我们的到来,患者也谢谢我们的护理。其实在我们心里也是感谢:感谢前方和家乡战友们对我们的关心,感谢患者们支持和配合!」

2 月 4 日,来自徐州仁慈医院 ICU 男护士杨卫东写下他的第七篇「武汉日记」。这些日记在网上获得了强烈反响,感动了众多网友,其中第三篇「武汉日记」获得了 629 万次的阅读量。

在日记里我们看到了前方医务工作者的艰苦:在救援队没有到来之前,武汉江夏人民医院「每天只有一个办公老师,一个治疗老师,两个护理老师,4 个人护理 57 名患者。」「为了节约一件防护服,她们连上 16 小时班,中间不吃不喝!」杨卫东说:「大家都说我们是英雄,她们才是英雄,所有武汉的同行老师才是英雄,是江夏的英雄,是武汉的英雄,是我们中国的英雄!有幸和她们一起战斗,一起抗击病毒,战胜疫情,我信心满满!」

杨卫东说,写「武汉日记」最初的想法是通过这种方式给给远在徐州的妻子和山东老家的亲人报平安,最终收获的是来自各方面的感动。

省一套防护服,一天不敢喝水

2 月 3 日晚 6 点半,在武汉江夏人民医院附近的宾馆里,杨卫东刚走进房间,就一口气喝下了两瓶矿泉水。「太渴了,」从早上 10 点出门后,他就没喝过一口水,「不是没时间喝水,是我们都不敢喝。」

在医院里,杨卫东被分配到治疗科室,从进入病房开始后,他和其他同事都要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工作。「如果喝了水,肯定要上厕所,那就要换一套防护服,」杨卫东说,医院防护设备紧张,大家都舍不得浪费一套防护服,「其实我们也可以穿成人纸尿裤,但是工作起来很不舒服,大家索性都不喝水了。」

喝完了水,杨卫东走进卫生间。在武汉期间,他每天最大的享受,就是洗个热水澡。他告诉自己,穿着防护服工作,不到一会后背就湿透了。等到脱下防护服后,他要赶紧穿好衣服防止受凉,「这个时候,我们可不敢生病,」直到坐车回到宾馆后,他才能脱下黏在身上的贴身衣服。

战斗在武汉疫情一线,徐州男护士的「武汉日记」看哭网友

一人护理 30 名患者,累得双腿打哆嗦

杨卫东是徐州仁慈医院一名 ICU 护士,相比其他护士岗位,他的工作强度算是比较大的,在来到武汉江夏人民医院后,第一天就让他觉得「不适应」。

杨卫东所在病区一班岗只有两名护士,他们要负责照顾约 60 名确诊患者。病人多还不是最麻烦的事,他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工作时,都要穿着防护服。穿着厚厚的衣服,原本简单的操作,也会变得麻烦起来。以打留置针为例,面对患者时,他的眼前是雾蒙蒙的,几乎看不清患者的血管,常常要弯着腰找半天才能下手。原本那些让他得心应手的操作,在这里都要花上两倍、三倍的时间。

患者需要护理的频次也在大幅增加,一班岗上,平均一名患者,需要他跑上四五趟。「工作时,我们都是小跑的,」杨卫东说,因为是隔离治疗,很多原本陪护患者的人能搭把手的事,也全部落在了护士身上,「患者要翻身、上厕所、喝水,都只能由我们帮着。」

杨卫东说,第一天上岗是最累的,当天病区病人数量较多,他小跑着忙了 5 个多小时。回到宾馆后,他的双腿直打哆嗦,「那时候我就想躺下来,狠狠睡上 12 个小时。」

下班了就「自我隔离」,最想吃上一口热干面

杨卫东是第一次到武汉,喜欢面食的他对当地的热干面心驰已久,可是眼下他根本没有机会去品尝当地小吃。

杨卫东和其他援助武汉同事分成了三班岗,目前他主要负责白天 11 点到下午 5 点的班次。早上起床后,他先要抓紧时间将前一天的脏衣服洗净,随后就开始准备上班。因为午饭时间提得太早,他索性早饭、午饭并作一顿。

下午 5 点,杨卫东就要和晚班同事交接班。可是几天下来,他和同班同事都要拖上 1 个小时左右。「我们都想把当班的事做完,不给下一班同事增加工作量。」

下班回到宾馆后,杨卫东就开始了「自我隔离」。「回到宾馆后,我们就不会再开房间门了。」住在宾馆的医护人员都会花很长时间对各自的房间进行消毒,大家都达成了默契,彼此不串门,「万一我们有人染病了,也不能波及到其他同事,现在医院人手不足,我们自身防护不能有一丝马虎。」

杨卫东老家在北方,平时饮食以面食为主,来武汉后,每天主食米饭让他觉得不太适应,「等到战胜疫情了,我一定要到武汉街头,好好来上几大碗热干面。」

让网友看哭的「武汉日记」 写「武汉日记」只是为了报平安

1 月 28 日,杨卫东来武汉第三天,他就在社交平台账号上写下了第一篇「武汉日记」。他告诉记者,写「武汉日记」初衷,是为了每天跟家人、朋友报声平安。自从 1 月 26 日来武汉后,他每天都要收到很多亲戚、朋友的短信,工作期间,他不会携带手机,回到宾馆后,他又常常累得不想看手机,「大家都关心我在武汉的情况,我索性每天写篇日记,给大家报个平安」。

在 2 月 2 日,杨卫东的「武汉日记」给自己妻子写下了一篇表白。他写道,「洗完澡在床上我看完媳妇写给我的信,我才知道今天是 2020 年 2 月 2 日,一个美好的告白的日子,看完信我哭了,我和她在大学里相识相爱,我们已经在一起十五年了,我们很久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了,老婆我想告诉你,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是娶了你。」

妻子看到这篇日记后还跟他开玩笑,「你可从没有当面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杨卫东告诉记者,他和妻子都是山东人,两人在就读济宁医学院时相识相恋,毕业后,他来到徐州仁慈医院工作。两年后,妻子放弃了山东当地医院的工作,来到徐州跟他团聚,妻子现在在仁慈医院担任护士长。10 多年来,杨卫东和妻子从没有长时间分开过。

战斗在武汉疫情一线,徐州男护士的「武汉日记」看哭网友

1 月 23 日,医院通知医护人员报名驰援武汉后,杨卫东第一时间报了名,他回家告诉妻子这个消息时,妻子当时就哭了。「她先是担心,后来就是理解和鼓励」,杨卫东说,妻子当晚就给自己收拾好了行李,四岁的儿子还把自己的零食分出了好多塞进行李箱,「她和我都是医护人员,理解这份工作。」医院也非常支持,连夜准备了一大箱防护装备,第一时间将全院所有的 N95 口罩都集中起来,装进了他的行李箱。

战斗在武汉疫情一线,徐州男护士的「武汉日记」看哭网友

杨卫东的「武汉日记」,记录的除了每天的工作内容外,还有很多对自己打气的话。在 1 月29 日的日记里,他写道:「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晚上和媳妇视频聊天,核桃(杨卫东四岁的儿子)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打完病毒』,我说等你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回去了,你要和我一起打病毒,给我加油!」在 2 月 2 日的日记中,他写道:「我们的防护服背后写上了『江夏,加油!』今天好几个患者看到后,也举起手臂,跟我说:『江夏,加油!』对,我们一起加油!一定会早日战胜疫情。」

杨卫东的每篇日记,都有数十万的点击量,其中,1 月 30 日的一篇日记,阅读数达到了 629 万,很多网友都转发、留言。杨卫东觉得网友们的鼓励让他「元气满满」,「我很感谢网友对我工作的肯定,有了这么多人的支持,我相信一定能够早日战胜疫情。」

图片来源:徐州仁慈医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