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铁娘子」的抗疫情怀

“妈妈不要我了吗?”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向窗台的时候,程娇的女儿就睡眼朦胧地问爸爸。突如其来的问题,把年轻的爸爸问得不知所措。稍稍镇定,才慢慢强忍泪水,认真地...

「妈妈不要我了吗?」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向窗台的时候,程娇的女儿就睡眼朦胧地问爸爸。突如其来的问题,把年轻的爸爸问得不知所措。稍稍镇定,才慢慢强忍泪水,认真地对女儿说:「妈妈是医生,忙完了这阵就来陪你。」

说是忙一阵,可是这位父亲知道,近一个月的早出晚归告诉他,对女儿的承诺也许还得再过一两个月才能兑现。程娇是中洲卫生院的一名普通医生,90 后的她,有着很多标签——「女汉子」、「拼命三郎」、「女侠」,面对这些同事给起的「绰号」,她却看得很淡。

「疫情就是责任!」程娇在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时,她是第一个站出来领命的人。记得那是年前的一个中午,当她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家人时,父母都坚决反对。当时她并没有反驳,而是用默默的行动证明。「在疫情面前,我没想那么多,当父母的都疼爱孩子,他们迟早会明白的。」程娇在提起这段往事时,眼神仍然坚定。

其实,女人心底最柔软的话只能对最亲密的人说。她老公给她的支持让她更加信念坚定。「你就放心去干,女儿交给我,我会照顾好的。」就是这么朴实的话让她感慨万千。不仅如此,他还背着她做起了她父母亲的思想工作。「那天我正在下村,我妈来电话嘱咐我工作时戴好口罩,有什么难处和他们说。」程娇明白了,家人在大义面前给了自己最好的支持。

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铁娘子」的抗疫情怀

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铁娘子」的抗疫情怀

没有了后顾之忧,她的干劲更足了。记得那天经过自家门口,她给女儿打了个电话,望着阳台上探出头的女儿,听着她带哭腔不停地喊着妈妈,她哽咽着应不出声来。打那以后,每每经过家门口,她只默默看上几眼不再打一个电话。

程娇的家就在街上,离自己的工作地相隔几百米。「听同事讲,老公带女儿来找过好几次,但是我都不在医院。」程娇还不好意思地说:「当时主动请命投身防控第一线,除了满腔热血,还有一个小心思就是离家很近,这个优势别的同事都没有。」

但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早出晚归的她,让女儿觉得好久不曾回家。程娇负责区域内重点病人的测体温和宣教工作,最远的黄毛尖,一天下来跑几十个村庄,总里程数近百公里。此外,每天晚上,她还前往霞山卡点值班,半夜下班成了常态。

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铁娘子」的抗疫情怀

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餐不吃饿得慌。」但对于程娇来讲,忘记吃饭总是常有的事,囫囵的早餐,不定时的中餐,半夜的晚餐成了标配。「晚上 11 点回家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这是我最满足的时刻。」这是一种爱,一种让她不停歇的力量。

「上门测体温、宣教刚开始做的时候并不顺利。」程娇说她最怕被百姓误解。有次来到茶山,农户甚至把她们拒之门外,还把上门的医务人员当成病毒携带者看待。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程娇知道她接下来该做什么。反复的强调政策、说明来意,仍然没有叩开老乡的门。她就对女主人说:「我们加个微信吧,我们先去别的地方,等你想通了我再过来。」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可以猜到。程娇在接下来访视的途中,只要有空就和女主人聊天。在解除她们的后顾之忧后,程娇再次上门完成了随访。此后,她们还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咨询问题、带药,甚至帮买东西,都让程娇代劳。

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铁娘子」的抗疫情怀

「木瓜里面有重点病人体温异常,赶快前往。」一声令下,无论几点又得匆匆上路。日常工作、卡点值班,还有这应急待命,这是程娇的日常,也是她连续工作 26 天的缩影。当被问到有什么新年愿望时,她说她想入党,用党为人民谋幸福的更高要求来提高自己。这就是程娇,一个有血有肉的「铁娘子」。(淳安县第二人民医院医共体  王霆)


推荐阅读

点赞 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