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儿子高考,我帮不了什么,但我去医院可以救人的命!」

「妈妈,您辛苦了。我一定要努力学习,争取今年用优异的高考成绩回报您。也请您放心,我和爸爸是您坚定的支持者,在重大的疫情面前,您没有丝毫犹豫,选择冲到一线救治...

「妈妈,您辛苦了。我一定要努力学习,争取今年用优异的高考成绩回报您。也请您放心,我和爸爸是您坚定的支持者,在重大的疫情面前,您没有丝毫犹豫,选择冲到一线救治患者,我为有您这样的妈妈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1 月 27 日,正月初三的晚上 8 点 10 分,刚脱下防护装备准备下班的黄陈红,打开手机看到儿子发来的微信,异常疲惫的她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眼眶里却溢满了激动的泪水。

「儿子高考,我帮不了什么,但我去医院可以救人的命!」

46 岁的黄陈红副主任护师,中共党员,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护士长。1 月 23 日,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首次派出 6 名医务人员支援宜昌市第三人民医院疫情救治工作,她是 4 名护士中第一个报名的,也是年龄最大的一位。报名后,有同事提醒她,你儿子今年高考,你可要想清楚!她回答说,「儿子高考,我帮不到他什么;但我是医护人员,去了可以救人的命。」

「我从事护理工作几十年,曾在 ICU 手术室麻醉科工作过,见到和处理过不少疑难问题,对于这样的重大疫情,更需要临床经验丰富,处事稳重,胆大心细,心理素质好的护理人员,所以,我毫不犹豫第一个报了名。」记者电话采访黄陈红时,她道出了率先报名参加支援市三医院疫情救治工作的心里话,「我是老护士,经验丰富,我去最合适!」

「儿子高考,我帮不了什么,但我去医院可以救人的命!」

1 月 24 日,大年三十。这天上午,黄陈红和同事们一起进入到市三医院隔离病区,正式投入到了紧张的疫情救治工作中。连续几天的高强度作战,韧劲十足的黄陈红也显得十分疲惫,说话声音沙哑。

「这里的工作繁杂琐碎,人员紧张,一个人要做几个人的事。」黄陈红说,每天上班后,先是严格按流程穿戴防护装备,相互检查合格后再进入到隔离区,开始一天的护理工作。因为没有护理员,护士要承担护理员所做的一切工作,比如打扫病房的清洁卫生、把患者留下的垃圾整理打包、到开水房为患者打开水、把早餐分发给患者等等,然后再去做治疗护理工作,一个人同时要完成几个人的护理工作,其工作强度之大可想而知。

早上是护士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为患者抽血采集血标本、发放口服药、进行静脉输液、测量生命体征和体温、检测患者呼吸脉搏血压血氧饱和度等等。如果有基础疾病的患者,还需要遵医嘱为其吸氧、检测血糖、做心电监护,严密观察患者的生命体征。

「儿子高考,我帮不了什么,但我去医院可以救人的命!」

忙完这些,并不意味着接下来的工作就会轻松,等医生查房把所有的医嘱整理好后,护士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忙碌,执行临时治疗。黄陈红说,因为护理人员都穿着防护衣、戴着护目镜、手套和口罩等,在操作的时候,比平时的难度要高许多倍。戴着护目镜,视线模糊,几乎看不清患者的血管。为了确保打针时准确到位,护士必须要离患者更近,才能比较清晰地看到患者的血管,做到「一针见血」。而在忙这些的同时,护士还要身兼心理咨询师的职责,耐心细致做好患者的心理安抚工作。

隔离病区的工作,不像在普通病房那样方便。为减少感染风险,所有的信息传递,全部是通过对讲机完成,比如要了解一名患者的身体和心理状况,首先是由在隔离病区的护士询问清楚后,通过对讲机传递给外边的护士,待这名护士准确记录后,再传递给有关的人员。同样一件事,需要两个甚至是三个人才能完成,无形中加大了工作的难度。

黄陈红虽然经验丰富,做事干练,但面对如此大的工作强度和心理压力,她还是感到身心疲惫,但作为一名老护士,她始终从容不迫,鼓励身边的护士姐妹们,一丝不苟地做好各项工作。

「严重的疫情是对患者的考验,同样更是对我们医护人员的考验。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有着近三十年工作经历的护理人员,在重大疫情面前,我们都必须站在最前面,陪伴在患者身边,与他们共同战胜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黄陈红激动地说道。

他们,也是父母,却在这个新春佳节阖家团圆之际不得不与自己的孩子骨肉分离,或许,只因他们才最懂得什么叫医者,父母心。

记者 | 阮仲谋   

通讯员 | 喻伟、向熙明

* 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