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中山医疗队日记:进入隔离病房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驰援辛苦,但值得」上班 4 小时,但进入病房前后的首尾工作也要 3 小时。我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陈雷说,值守的是夜班,但也新收了 4 个患者,其中 1 个重症...

「驰援辛苦,但值得」

上班 4 小时,但进入病房前后的首尾工作也要 3 小时。我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陈雷说,值守的是夜班,但也新收了 4 个患者,其中 1 个重症患者。他坦言,驰援辛苦,当地医院医生工作更辛苦,一天可能只吃了一顿饭。但他说:「辛苦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但是值得。」

中山医疗队日记:进入隔离病房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4 个小时,一刻也没停过

杨春华主任表示,来武汉两天了,前两天接受培训,大伙们搬搬抬抬,协调物资,虽然每天也很累,但总是觉得还没有进入到前线的那种窒息感。昨天晚上终于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混杂着兴奋和压力的感觉。

新收的一个老伯,发病已经十几天了,虽然现在还不属于重症患者,但是氧耐量十分有限,轻度活动就出现明显的头晕、气喘,而且是只身来到医院。安排好床位后,陈雷扶他从护士站走到病房都需要休息 2、3 次,坐到床边吸上氧气后,才感觉稍稍舒服一点。这边新收病人刚刚安置妥当,那边重病人的氧合就进一步变差,在管床医生忙不过来的情况下,杨春华和陈雷赶紧帮患者上无创呼吸机,帮护士给病人调好面罩,接好监护等工作。

由于病区内的电脑有限,开医嘱、写病历需要医生脱掉防护服,到缓冲区的医生办公室去完成,幸好当地医院的刘玄林医生还没有走,在他的帮助下,很快就完成了新收的工作。当地医生真的非常辛苦,十分让人崇拜,给我们帮助最多的刘医生,从 8 点到 24 点,只吃了一顿饭,一直在忙碌的工作状态中。

这一组还处理了几个病情变化的病人,杨春华感慨:4 个小时,真是一刻也没停过,同去的黄护士长关心地说,「杨主任您年龄大了,就坐一会吧」。4 个小时是充实的,但出来时,感觉左耳朵和面部很痛,原来是 N95 口罩和绳子压的,面部和耳朵几道深深的压痕。出来后他们跟下一班韦民主任,做了一个交班,并介绍了一些注意事项,特别是流程问题。     

针对此次疫情,每天 17:30 以前都要上报新收患者的统计表,因此,他们除了常规的询问病史和查体以外,还要认真登记每一位患者的身份信息,住址都要详细到门牌号码。

其实护士更辛苦,本来医生延迟了一个小时才下楼,在楼下又等了护士一小时多。「这才放心了,带领的队伍可以完整的带回酒店休息了。」杨春华说到,凌晨两点半回到酒店,因为消毒器中的消毒液没有了,又耽误了一些时间。不知道什么原因,寒冷夜里,冰凉的消毒液喷洒在脸上也不觉得冷。

凌晨 3 点多,终于回到房间洗衣、洗澡、睡觉。

第一次进病区,给患者打气:多想开心事,有事就按铃

早上 7 点出发,进入武汉市汉口医院隔离病区。1 月 31 日早上 8 点,广东省第二批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医疗队队员、我院黄晓静在汉口医院正式上岗了。

医疗队员、东莞市松山湖中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传染病学主任医师张丽华表示,目前,汉口医院病区已经做了明确分区,包括清洁区、缓冲区、半污染区和污染区,以有效防控病毒传播。

中山医疗队日记:进入隔离病房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第二批广东医疗队员中,护士们被分为 7 个护理小组,另有 38 名临床医生分一、二线上岗,还有 1 名院感防控医生。

「汉口医院里面很大也很空旷。」黄晓静说。她所在的护理组在病区四楼工作,楼梯左边是走廊,走廊尽头的左边是办公室。由于条件受限,医护人员只能在窄小的走廊里穿脱衣服、换鞋,之后再进去按照流程穿防护服。

这是他们第一次进入汉口医院的病区,每个人都去病房里看了一遍,以预评估病人情况。

中山医疗队日记:进入隔离病房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每个班次工作时长为 4 个小时,黄晓静和另外十几名广东医护从早上 8 点一直工作到中午 12 点,加上繁琐的穿脱防护服、消毒流程,六七个小时就过去了。

「这个病区一共 60 多个病人,桌子上放满了补液。上午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打补液,打完针已将近 11 点了。」她说。

首次交接,广东的医疗队员们对病区的环境、流程等还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一边工作,一边调整。

很快,他们就形成了默契——四人负责打针,病区护长去交接工作,一名男护士专门负责加药,两名护士负责洗刷防护品善后。

中山医疗队日记:进入隔离病房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我们来自广东各个地市,是新来的接管病区的医护人员。」进入病区后,黄晓静和同事们一边查房一边和病人介绍自己。

张丽华表示,目前病区里重症病人不多,整体病情平稳。入院时发烧的,经过几天治疗后绝大部分都退了烧,病人心情也比较平稳。「他们很配合,也很感激我们。」

中山医疗队日记:进入隔离病房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一位 30 多岁的女性患者给黄晓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是病房里为数不多的重症,需要戴面罩吸氧,换纸尿裤的时候翻身都会喘气。还有一位奶奶,没有家属陪伴,发餐时也不太想吃饭。

跟黄晓静同属一个护理组的毕诗敏也说到,从前我在 ICU 工作,面对的患者大部分都处于昏迷或是镇静状态,需要和病人沟通的情况比较少。今天我们组 4 床的阿姨情绪低落,通过交流,我们得知虽然她目前情况较好,很快就能出院,但是现在武汉交通管制,她家人来不了,她也回不去,感觉很无助。

她们留意到了这些情况,不断为患者们打气:「有需要就按铃叫我们,要多吃多喝,多想开心的事!」

4 个小时之后,走出病房,医护人员们就像突然被卸走了全身的力气。脱下护目镜、口罩、防护服,每个人的脸上、眼上都被压出了印记,浑身大汗淋漓。

前线医疗队员告诉中六君:在了解了病区的情况后,大家的情绪显然没有那么紧张、担心,更为关注的是如何优化上班分配、院感!

中山医疗队日记:进入隔离病房工作是怎样的体验?

战友们加油,必胜!!!

*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