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耕耘在病理实验室 50 年,他仍心如少年

专访为 GOSH 和儿童病理学发展已服务 50 年的临床电子显微镜学家格伦•安德森博士。在一个医院工作 50 年是一种什么体验?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 GOSH 的临床电子...

专访为 GOSH 和儿童病理学发展已服务 50 年的临床电子显微镜学家格伦•安德森博士。

在一个医院工作 50 年是一种什么体验?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 GOSH 的临床电子显微镜学家格伦•安德森博士(Glenn Anderson)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 GOSH 以及儿童健康事业。今天,安德森博士将会和我们一起分享他对自己职业生涯感人至深的回顾与分享。

耕耘在病理实验室 50 年,他仍心如少年
临床电子显微镜学家格伦•安德森博士(Glenn Anderson)

始于偶然

安德生博士在回忆起自己如何开始在 GOSH 的工作时说道:「开始生物医学领域的工作,对我来说完全是一个偶然。我当时刚刚完成了高中 A-Level 的学习,包括了生物学、地理学和数学三门学科。我很喜爱这三门学科,但是对自己在医学方面职业规划一点想法都没有。

「 我思考着毕业后要做些什么。我当时才 18 岁,不想要虚度年华。在那个时候,生物医学并不发达,甚至还不足以是大学里的一门正式学科。关于这个领域的职业发展指导也非常得少。但偶然有一天,我在翻看报纸时注意到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 GOSH 正在招聘医学实验室技术人员。在投递简历后,我得到了面试。在和科室主任面试后,竟在不久后得到了录取。」

「我在很早之前就听说过 GOSH 了,我感到非常幸运可以来到这个久负盛名的医院,并在这里开始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选择组织病理学

「在那时(1969 年),所有的实习生都要在病理学四个学科间轮岗:生物化学、微生物学、血液学和组织病理学。每个人都需要花 6 个月的时间在每一个学科上,这样才能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专注于具体哪一块。」

他补充道:「 我最一个轮岗的学科就是在组织病理学,这里是组织样本被送去检查的地方。病理学家对极薄的组织切片进行切割和染色,以进行显微镜诊断。组织学主要研究组织标本,但我们也研究细胞学标本。它帮助我们做出或再次确认诊断结果,继而进一步帮助对患者的临床治疗。

我们的主要工作包括肿瘤诊断、肾脏疾病和神经肌肉疾病。在这些领域,相比其他检测,显微镜下观察到的形态学变化可能为诊疗提供更多的信息。后来,我上大学接受了专业训练。那时候的大学是一周放一天假,晚上上两节课,还有在职培训。现在来讲,获得生物医学科学的理学学士学位已经是职业标准基础,然后通过学习和获得理学硕士学位来使自己的知识更加专业和细化。有时甚至是需要博士学位」。

病理实验室里的生活

「 在这里工作的这段时间里,实验室的搬迁绝对是我难忘的记忆。每一个实验室都有它自己特殊的意义。1960 年到 1970 年间,大部分的实验室都坐落在南木大楼。组织病理学实验室曾位于 4 楼。同一层的走廊尽头是外科住院病房,这非常方便于我们查看患儿病理资料和与外科医生及临床医生交流。有时候,年纪大一些的患儿在医护人员的陪同下会来到我们的科室,跟踪他们的组织样本,从而保持他们的医疗兴趣。放在今天真是闻所未闻的。

耕耘在病理实验室 50 年,他仍心如少年
拍摄于 1972 年,安德森博士在 GOSH 南木大楼的组织病理实验室。

1978 年时,组织病理部门搬到了新建的位于女王广场的神经内科研究所(Instituteof Neurology)。对我们来说,真可称得上是福利!分配给了我们的许多额外空间。它使我们部门得以扩大工作范围,可以开展包括免疫细胞化学和电子显微镜等特殊检测。

我感到非常幸运,身后一直有一个非常支持我的团队。在大约 10 年的时间里,我从实习生晋升到了实验室经理,我可能是当时英国组织学领域中最年轻的实验室经理。

1988 年,我们拥有了第一个用于报告和呈现结果的全病理科计算机系统。为此,我们专门任命了一位电脑经理,他会帮我们解决技术问题并指导我们完成我们要求的任何系统升级工作。

很明显,所有类别的病理学科室都迫切地想要扩展空间,并希望可以被集中设置在一起。在私人慷慨的捐赠支持下,实验室管理部门终于开始规划一座新的实验室大楼。也就是 1996 年,我们都搬进的 CameliaBotnar 实验室大楼。」

电子显微镜

多年的学习和工作经验积累,让我对电子显微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由于当时英国电子显微镜部门的相对集中,这项专业性的工作也得到了发展。电子显微镜提供了更好的分辨率来观察像病毒这样的生物,并突出亚细胞元素在一些罕见和具有挑战性的条件下的存在。这些细胞结构都是用标准的光学显微镜无法看到的。

2009 年,我获得了独立临床电子显微镜学家这一职位。我们每天都能够收到来自英国和海外的异常儿科疾病的转诊,特别是罕见的儿童代谢紊乱疾病最多。我们检测的不同病理和样本类型范围是英国最大的。来这里接受培训的访问学者都会对我们向他们展示的大量病历范围感到惊讶。

让人惊叹的 50 年

「你问我为什么会在 GOSH 工作这么久?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热爱我所做的事情,它们非常有趣。我所工作的部门有着如此友好的工作氛围。和我一起的很多同事,他们也已经在这里工作超过 20 年。我相信,如果是你,你真的会被这个学科和医院的精神所深深吸引」 。  

耕耘在病理实验室 50 年,他仍心如少年
安德森博士获得 GOSH 特别为他颁发的 「50 年杰出员工奖」 荣誉

就学习儿科病理学而言,GOSH 是最重要的研究中心。英国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其他的儿科医院,但没有一家能够达到 GOSH 所能接触到的疾病范围。这就是这份工作本身吸引你的地方。另外,你还可以通过这个国际平台在会议上发表论文, 从而推进研究和传播知识。到目前为止,对我来说,这份工作依旧是一份令人愉快的职业。」

图片来源:GOSH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