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用 90 载春秋向你致敬,我的祖国——耄耋老八路口述历史

何安世爷爷今年刚好 90 岁,当问起祖国即将迎来 70 周年庆典有什么感想,他说:高兴!还记得 1949 年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时候,我们这些人都很激动,转眼就是 ...

何安世爷爷今年刚好 90 岁,当问起祖国即将迎来 70 周年庆典有什么感想,他说:高兴!还记得 1949 年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时候,我们这些人都很激动,转眼就是 70 年了……

是啊,70 年的历史变迁,他们这代人从战火中走来,见证了祖国的诞生,经历过艰苦的岁月,随着祖国一同成长,共同见证着如今的繁荣富强。

回首往事,他们每个人的故事,不正是祖国的故事?

「祖国的辉煌,在于每个人都在闪耀自己的光。无论年龄,无论身在哪里,每一个中国人都在不同的地方,以相同的姿态书写自己的精彩人生。」

今天我们就来听一听何爷爷的故事,听一听 90 岁老兵,讲述「我和我的祖国」。

何安世,1929 年出生,山东临沂人。1938 年随家人逃难离开家乡,1943 年(14 岁)参加八路军,成为卫生员,1945 年(16 岁)入党,从卫生员做到司药长,部队生涯 12 年,直到 1955 年部队转业,成为建筑工程师,参与了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重型机械厂的建造,1958 年进入南京药学院专修,1960 年毕业后留校任职。

用 90 载春秋向你致敬,我的祖国——耄耋老八路口述历史

何爷爷的妻子李淑卿出生在浙江嵊州,越剧的发源地。和李奶奶相识是在上海,那时部队转业,何爷爷在建筑工程第五师,李奶奶在建筑工程第六师,两师在上海合并。后来他们相知相爱,结婚后生育了 3 个孩子,2 个儿子,1 个女儿。

两人一起在东北参与第一汽车厂的建造,1958 年爷爷到南京进修,奶奶又随公司从东北去到西南,一个人带着小孩,8000 里路,当时是困难时期,生活异常艰苦。直到 1961 年,夫妻二人才得以在南京团圆。

用 90 载春秋向你致敬,我的祖国——耄耋老八路口述历史

逃难 1938

1938 年,日本人攻打家乡临沂,在县城一路扫荡烧杀,大家都很害怕,匆忙逃难。当时天气寒冷,一家人什么都没有带,大姐说要回去拿一床被子,路上也可以御寒,可是事态危险,父母阻止了,说以后再回来拿。没想到这一走,再也没有回去过……

因为父亲是小学老师,我们逃到临沂县东南的一个村子里,父亲的学生给了我们房子住。同年,18 岁的大姐参加了抗日运动会,成为了党员,二姐去了东北参军。作为抗日家属,家里每月能享受 30 斤小米的补贴。

「我们终于有吃的了,还能换些油盐酱醋。」爷爷说,「本也想去参军,可是军队说年龄太小不收。就这样,父亲教课,我就跟着上课。」

入学参加革命 1942

1942 年,家乡的抗日政府成立了沭海中学,政府说抗日家属可以去沭海中学上学,我就报了名,离开家去赣榆上学。这个学校,名义上是中学,实际是培养干部的学校,半军事化管理,讲自然科学,也将政治经济,主要是抗日教育,对外宣称是中学是为了防止受到日军攻击。但是我们还是频繁遇到日军的扫荡,学校 300 多人,我们常常晚上行军,找一个地方住,住两天怕暴露目标,又换地方住。

参加八路军 1943

1943 年,大姐壮烈牺牲,可怜的大姐那时才 23 岁。同年,面对频繁的扫荡,我们学校也面临解散。就这样,我参加了八路军,分配到滨海军区第二军分区卫生训练队。这是一个培养护士、卫生员的机构(培养的学生去医院的叫护士、进部队的叫卫生员,实际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我在那里学习了 8 个月,就进了部队,当时也不懂怕,心想终于可以打敌人了。

「你是我们的保障」1944

战场上枪弹无眼,但是我的战友都对我爱护有加。当卫生员的时候,我从司令部临时调派到连队,负责伤员的护理抢救。当时我也想上阵打敌人,但连长告诉我:我们就你一个卫生员,你要护理、抢救我们的伤员,如果你受伤或者牺牲了,我们的伤员怎么办?你是我们的保障!

死里逃生 1945

1945 年日本宣布投降,其实仗还没有打完,又持续了一年多。有一次我们去石湖车站劝敌人受降。当时司令员把问题想简单了,以为我们过去,日本人就会缴械投降,但结果不是这样。

敌人大概有一个排,装备很好,有两挺机关枪,一门迫击炮,而我们没有炮,机关枪也很少。我们把他们包围起来,劝他们投降,但是他们坚决不投降,说不跟八路军缴械,然后他们就开始向我们射击。

当时我在第一包扎所(战场上有第一包扎所,再远点还有第二包扎所),包扎所是个牛棚,后面有竹篱笆糊的稻草,牛棚前有个食槽,当时我是卫生副班长,和我们班长两人坐在食槽上,前面放两张桌子。我们听着动静,可是渐渐没有了声音,班长说天冷(那时快过年了),进包扎所里暖和点(其实四处漏风也不暖和)。我们刚走几步(走出去 10 米),一个炮弹打在食槽上,食槽炸了,接着一个炮弹打在牛棚右边,又一个打在左边,但就没打中我们的房子。与死亡擦肩而过!

求真务实 1950

1950 年,部队医院发生一起投毒事件。战士吃了药房的药之后呕吐出血,保卫科当时怀疑敌人放毒,但始终查不清。当时济南药科学校毕业分配到我们部队的一位同事被检举了,但由于没有证据,就一直被控制(每天在办公室被监视,也不能做事),延续了若干年。

后来组织派我成立肃反小组查案,我在调查中发现是当年的检举人有意陷害,原因是怕新同事阻碍自己成为调剂员,本着「有反必肃,有错必改」的精神,我把调查实情向组织汇报,被检举人得以恢复工作,我感到很欣慰。同时,上级党委授予我「肃反先进工作者」证书。

部队转业 1955

从 1943 年参军,在部队待了 12 年,从一名卫生员,到调剂员、司药、司药长,后来在医院任药剂主任,直到 1955 年部队转业。当时中央军委决定精简 30 个师,从师长到战士,一律转业。我们师被安排转为建筑工程师,脱去了军装,穿上了便装。但由于我们都是打仗出生的土八路,也不懂建造,就被安排到上海培养了半年,培训结束后调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建厂建宿舍,汽车厂盖好,员工进驻,我们又被安排去建重型机械厂……

学校进修 1958

用 90 载春秋向你致敬,我的祖国——耄耋老八路口述历史

1958 年,当时我 29 岁,卫生部文件说卫生干部要到大学培养,经过考核,我进入南京药学院(现在的中国药科大学)老干部专修课学习 3 年,离开了部队。我在大学里学习到了很多专业的知识,以前只知道药名,后来还知道了药的成分,感激党,感激国家给我这样一个学习的机会。1960 年,进修结束,组织让我留校做管理干部,南京药学院后来更名为中国药科大学,当时我们还是请胡耀邦总书记题的校名。

我们很幸福现在

用 90 载春秋向你致敬,我的祖国——耄耋老八路口述历史

何爷爷夫妇的儿女都离得不远,何爷爷以前喜欢摄影,但随着年龄增长,又一直有慢病,保姆照顾难以周到,所以儿女帮他们找了地方颐养天年,并时常来看望。爷爷说:「因为改革开放不断扩大,国家重视养老事业,所以我们才有可能住进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这样高品质的养老机构,才有现在这样的幸福晚年生活!」

百年记忆

回望 1938 年,那个 9 岁跟着家人逃难的小男孩,如今已经 90 岁高龄。正如那个时代的少年们,都已是耄耋期颐之年。

他们跨越百年的故事,正是我们对那个时代最鲜活的记忆!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