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让患者有尊严的生活,让医者有尊严的工作。王喆将价值观付诸于行动,为更多患者治愈身体之痛,点亮希望之光。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负一、二层有一个神秘的「地下迷宫」——核医学科。说它神秘,一是由于核医学对大众而言相对陌生,二是源于科室的位置较为隐蔽。

推开核医学科病区的层层大门,经过只能单向进出的通道,竟别有一番天地。曲径通幽处的尽头豁然开朗,宽敞明亮的全幕天窗,露天咖啡厅级别的谈话桌椅,花园式的就诊环境温馨舒适,负责这一病区的是位青年才俊——核医学科主任王喆。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王喆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核医学科主任

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


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核医学科原副主任医师

中国医师协会核医学分会青年委员

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治疗学组委员

中国医学装备协会医学装备计量测试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核医学与分子影像专业委员会常委


擅长分化型甲状腺癌术后碘 131 治疗,难治性甲亢碘 131 治疗,肿瘤核素靶向治疗;PET /CT 影像诊断;SPECT/CT 断层融合显像诊断。

硬核的技术

20 世纪初,小居里夫妇发现短半衰期的核素,核技术在医学领域中得到运用, 核医学学科应运而生。随着现代物理学和化学的进步,核医学将放射性的核素应用到人体,用于诊断和治疗疾病。

相比几千年的医学史来说,核医学学科堪比蹒跚学步的儿童。提及自己的专业,王喆娓娓道来核医学科的优势,

一是类似于化验的体外检测,

比如说甲状腺激素、高血压微量成分检测,需要依赖放射免疫分析法,才能检测到常规方法测不到的细节。

二是成像的设备,

比如 PET/MR、PET/CT、SPECT/CT。核医学与放射同属医学影像检查技术,但检查方法截然不同——放射科检查是将受检者置于射线发生装置与探测器之间,利用射线透射进行成像;核医学科检查则是将短半衰期放射性核素引入受检者体内,待一定时间后,用探测器探测自受检者体内发射的射线来进行成像。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除了诊断疾病,核医学还可用于治疗疾病,

这也是核医学的第三个优势。自 20 世纪 40 年代开始,核医学人利用碘 131 治疗甲状腺疾病。近 10 年,我国甲状腺癌发病率增长近 5 倍,其中,分化型甲状腺癌(DTC)约占甲状腺癌的 95%,其治疗方法主要为甲状腺全切+碘 131 治疗(清甲治疗)+促甲状腺激素抑制治疗,作为甲状腺癌治疗的特异性分子靶向药物,放射性碘 131 是防止其远处转移和复发的首选治疗方法。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核医学与核武器的「核」完全不同,核医学科主要利用少量短半衰期的核素, 应用于人体的诊断方法都是通过了严格论证和科学研究的,其辐射量通常比普通 CT 还要少,对人体是非常安全的。在核医学检查项目中,不管是静脉注射还是口服的放射性核素,在人体内是会不断衰变减少,再加上人的新陈代谢还会加速它排出体外,核医学常规使用的放射性核素在人体内基本只存在 24 小时。

核心的力量

在这个占地 4100 多平方米的核医学科检查区及病区,王喆带领团队开展肿瘤及骨骼、甲状腺、心脏、肾脏、呼吸、消化等系统的核医学检查项目,借助 PET/CT、SPECT/CT、运动负荷心肌灌注显像监护仪、肺通气气体发生器等先进设备进行检查,针对甲状腺相关疾病,如甲亢、分化型甲状腺癌术后进行碘 131 治疗、肿瘤骨转移核素治疗、磷 32 治疗血管瘤等做相关诊疗。

一位严重甲亢合并心脏房颤的患者让王喆操碎了心。在和心脏内科、内分泌科会诊后,王喆的任务是在安全的前提下,结合药物治疗,保证将虚弱的患者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

什么是最佳状态?为此,王喆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和患者一同「住院」,生怕患者情况发生变化。治疗的难度和风险都在于对最佳时机的把握,控制患者的激素和心率在一个合理的水平范围。

在核医学领域,口服碘 131 是目前国际上公认治疗甲状腺疾病的重要治疗手段。患者喝下无色无味的液体——碘 131,体内就像是有了一颗「小太阳」,持续发出射线照射病灶。一般在治疗后 3 个月到 6 个月症状得到缓解,总体治疗有效率约为 90%,因此,碘 131 治疗被称为「不开刀、不流血的内切除术」。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10 岁的甲状腺癌患者壮壮就是此项技术的受益者,他在外院的 CT 显示双肺广泛转移灶,辗转多家医院均以肺转移,晚期不适合手术为由,拒绝为壮壮实施甲状腺癌手术。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弃!壮壮在我院甲乳外科接受了甲状腺癌根治术,术后 4 周在核医学科开展碘 131 治疗,2 个月后复查,肺转移灶已基本消失了,碘 131 像神奇的橡皮擦,清除了一般治疗方法难以治疗的转移灶。

王喆这样比喻,如果说外科手术是「斩草」,口服碘 131 则是为了「除根」。术后患者通过口服碘 131,可以精准、安全、高效地清除甲状腺残存组织,有效降低甲状腺癌的复发率。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王喆介绍,靶向诊疗遵循的原则是「治疗我们能看到的」。核医学的诊断和治疗相当于两种导弹,靶向药物上如组织特异性、器官特异性的分子上标记诊断性的核素,通过 PET/CT、SPECT/CT 等,就可以看出肿瘤在哪些部位分布。这和导弹的导引部分是一样的,只是后面带一个信号弹,还是带一个炸弹。如果带一个信号弹,在导引过去以后,医生能看到靶向目标的确切方位;如果带一个炸弹,将高活度的放射性核素制剂引入病变部位, 可以更加直接对病变组织、细胞进行照射并杀死病灶,医生会把局部的病变精准消灭掉。

关怀为内核

童年时期的王喆身体不好,经常在家与医院之间往返。「如果我自己成为医生,是不是就可以给更多像自己一样的小朋友治病了?」年幼时的梦想在长大后成了现实,一位优秀的医生就是要有共情力,能站在对方的角度体察患者。

王喆办公室的墙上悬挂着一幅写着「医者仁术」的牌匾,这也是他的座右铭,伴随他的从医生涯。从第四军医大学博士毕业后,王喆在西京医院接诊过一位即将高考的小患者,腿疼两个多月找不到病因,检查显示骨质异常。辗转多家医院长达 2 个月的就医,不断的检查却无法明确诊断,眼看着高考倒计时一天天逼近,转到核医学科诊断时,家长已被磨平了耐心。

在做完全身骨显像后呈现「超级影像」,又推荐她做了甲状旁腺激素、钙磷代谢激素检查,显示小患者激素异常,王喆所在的西京医院核医学科高度怀疑患者是甲状旁腺瘤,但还需要核医学科的最后一项检查——甲状旁腺显像就能明确诊断。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离真相只差一步,家长却没了信心,说出的话也很难听,任凭医生怎么劝都不接受检查了,执意要出院。初生牛犊不怕虎,王喆凭着年轻人特有的闯劲和换位思考的同理心,和家属沟通,分析利弊,如果出院会耽误小患者的治疗进度,「请你相信我,只要给我们一天,如果这项检查显示不是这出问题,我们不收费,孩子身体健康比啥都重要。」王喆真挚的话语打动了家属,在 SPECT/CT 断层融合的技术下,不仅明确了诊断,更精准定位到引发腿疼的病灶位置——甲状旁腺瘤,这是高特异性的显像,只有核医学科能检查出来。

小患者的甲状旁腺瘤已严重侵犯骨质,钙磷代谢失衡已经造成她的椎体和颌面骨破坏,骨质局部已溶解了。随即,王喆联系甲状腺外科为患者手术,术后半个月复查,患者抽血化验指标恢复正常,骨痛明显缓解。半年后,小姑娘捧来医学院校的录取通知书,特意前来感谢王喆当初的坚持,也希望成为像王喆一样有「医者仁术」的好人。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患者哭着住院的事例不胜枚举,因为舍不得医护人员而哭着出院的却寥寥。来自陕北的 42 岁患者于女士(化名),是年轻核医学科病区的「老」病号。患有甲状腺癌的她,每次住院都是独来独往,在询问中,医护人员得知她唯一的儿子在甘肃从军。

战胜疾病需要技术加持,更需要人文关怀滋养。本就是自主择业军人的王喆及其团队拥军优属,做了他自己认为微不足道的平常小事。「我出院那天激动地对朋友说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环境和医疗条件不愧是全西北地区最好的,最重要的是医护人员对患者有求必应。刚见到核医学科王喆主任,他看过病理交谈一番后,对于我的门诊治疗和住院治疗方案煞费苦心,住院那几天担心会有便秘反应,让主管护士哲哲买酸奶,没抽纸了又告诉护士帮忙代买,每次呼叫器里都是听到:姐,你的酸奶放到配餐间了,你的饭菜放到配餐间了……真的是每一个细节都让我倍感温暖舒心,更让人感动的是核医学科隔离的病区,王主任会亲自查房和患者很亲切的沟通身体有哪些不舒服,哪些症状是治疗后的正常反应。真的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进国医,出院时带着感恩愉悦的心情走出国医。」于阿姨在朋友圈和电话里都吐露了心声。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别看核医学科去年 6 月才开诊,但已经拥有随开科至今、治疗 4 次的老病号了。王喆说,在核医学科就诊的患者有治疗周期,虽然自己有时在深夜会接到患者无助的电话,仅仅是想倾诉,有时会有患者对疾病感到畏惧,心理疏导的过程稍微麻烦一点,但可以换来患者的好心情,有益于治疗,这些都是值得的。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让患者有尊严的生活,让医者有尊严的工作。王喆将价值观付诸于行动,为更多患者治愈身体之痛,点亮希望之光。

大医之道|王喆:医者仁术

王喆

副主任医师

核医学科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