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第一次抢救失败后,是什么感觉?

许多人投身,经历过这些生死边缘的故事,有过悲伤、疑惑、懊恼、不安......到最后对生死之事看的淡然。看了丁香园论坛的帖子《医生在抢救失败后,是什么感觉?》,你就会有自己的答案。

许多人投身,经历过这些生死边缘的故事,有过悲伤、疑惑、懊恼、不安...... 到最后对生死之事看的淡然。

看了丁香园论坛的帖子《医生在抢救失败后,是什么感觉?》,你就会有自己的答案。

悲痛+自责

W 双飞翼 W :  当时在心内科,一位心梗 PCI 术后的老奶奶,当时我是第一个发现她不行的,拉了一张心电图后,就开始抢救了!当时家里人不在,刚下楼。当宣告心脏破裂时,家里人特别不能接受。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怎么好。我记得当时我,让家属节哀的时候,眼眶里眼泪都在打转。还是忍住了!没掉下来。心里其实真的也挺难受的,很沉重。 

张昂昂是我的天 :  第一次跟老板夜班就碰到了一个病人死亡,最后家属放弃抢救了,盐水挂完就都撤了,最后的最后病人血压一直在降,他女儿握着爸爸的手在旁边哭边喊爸爸,可能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场景,当时自己在旁边就没控制住眼泪,唰得就流下来,是真的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当时多么希望有奇迹出现啊 。

安可欣 123:在医院工作十几年,见得多了,以为能冷静面对生死,但当自己的父亲成为患者躺在面前,却抢救无效的时候,悲痛加自责,面对意外,医生也回天无力,经常想起那场景。 

uyyy4:我永远都记得,在内科实习的时候收了一个酒精性肝硬化晚期的病人,同姓,贵州人,跟我哥一样年纪,他弟弟跟我一样大,在我手里最后一次住院,我每天都给他抽腹水,他不嫌弃我是实习生,每天我们都一起讨论怎样抽腹水,然后聊天,他说等他出院了我毕业了就介绍我去贵州上班,把我当他弟弟一样,我在内科三个月,管了他三个月,然后出科第二天晚上就抢救失败去世了,我还埋怨我老师为什么不让我参加他的抢救,我是流着泪看他的抢救记录的,第一次为病人流泪,也是唯一一次。 

小燕儿 2016:第一次第一感觉,她死了吗?不相信,虽然心电图已经成了一条直线,但还是感觉她睡着了,生命在科学面前,即渺小又无奈,当看到家属哭成一片,我才回过神来,她死了,才觉得嘴里咸咸的,原来我已泪流满面。

piaopo-0916:已经记不清楚第一例没抢救成功的病例了!但有几例抢救不成功的病例让我记忆犹新。其中有一例是一个中年男人。户外勘探工作者。突发高热。晚上九点入院,第二天临晨四点去世。一直高热控制不下来。还没来得及查清病因人已去世。心中感受无法用语言描述。懊恼、沮丧、悲哀都无法完全形容当时的心情! 

沉重+无力

lynna0312:本科第一年实习,2011 年的七夕节晚上,绵阳市中心医院旧儿科病房,7 岁的小女孩因为病毒性脑炎去世,第一次直面死亡,胸外按压,抢救到双手失去知觉,面对匆匆赶来泣不成声的家属,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龙珠差一颗:在急诊科摸爬滚打半年多了,最痛心的一次是以前去进修时一个 25 岁的小伙子,高压电击致死,用尽了一切办法也没能让他的眼睛再睁开,他年轻的刚结婚半年的妻子和中年的母亲抱头痛哭的时候,心里那滋味真是只有同行才能懂了。 

啥都不是:抢救 4 个,回来两个,有个小男孩,骨癌晚期,多器官功能衰竭,几天前还给我说以后要当医生,几天后就不行了。有个小伙子晚上出去吃饭,被别人捅了大动脉,来医院就不行了,抢救无效,怀着孕的妻子哭的死去活来。有个其他科室的大爷,夜间突发呼吸心跳骤停,这个抢回来了,但是脑缺氧时间过长,醒不过来了,问我的感受是什么,是无助,总希望这一次按压病人会马上回来,却总有失望,失望了依旧幻想下一次按压能够回来。 

河里虾:我是一名临床药师,那是四年前的一天了,一位黑色素瘤患者,熬了三年,这次来住院已经广泛转移了,平时相处很亲切,看着她一天天虚弱下去,心里很难受,终于有一天她开始嗜睡,然后昏迷,就像睡着了一样,可是我们都知道她就要进入临终阶段了,她女儿在床边偷偷抹眼泪,那天查房的时候主任很沉重地说了一句什么话,我也没听清,只是觉得在生命面前,我们那么无能为力,那天早晨,喉咙一直在哽咽,不自觉的抹了把眼泪,那眼泪不仅仅是觉得心里难受,更是对生命的尊重! 

小鱼儿 80:在死神面前,我们医者是多么的无力~当年在病房实习的时候,碰到一个 46 岁左右肺癌晚期的病人,他毫无生气的躺了半年后,走了。听到家属痛哭的声音,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下来,其实直到现在,我还见不得这种场面。在医院工作那么多年,一直信奉健康至上,活着真好,这也是对家人和对自己的负责! 

s317745620:我实习的时候,在 CCU,患者是我高三英语老师的母亲。老师最后摊坐到地上拉着我的手。讲不下去了,不想也不敢去回忆了,我真的好无助。 

恐惧+害怕

糖果 0411:实习第三周,心内科,九十多岁的老奶奶,抢救全程我都是手足无措的在一边看着,最后老人还是离开了,老师让我拉心电图,那种触手的冰凉至今无法忘怀。最后忍不住冲进卫生间大哭。

wangshanzuan:上班第一次跟值班,突遇一个大咯血病人,几分钟前病人还能言善语,几分钟后病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血迹,病人生命体征逐渐消失,而抢救显得苍白无效。恐惧,无助,害怕,压力山大,还害怕家属无法接受。 

shelock:第一次宣布病人死亡回来整个人都是傻的,大脑里一片空白,然后开始想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学艺不精,要是当时用什么什么怎样怎样会不会能撑过去,然后又反驳自己不能什么什么怎样怎样。之后每一次在临床上遇到相似的情况抢救成功的都会想起这个病人,直到今日,我仍会时时想起,一再告诉自己不是自己的错,但是还是会想到自己手上有这么一个病人去世了。 

minami130:实习到急诊抢救室,接手一个急性肾衰的病人,全身水肿,苍白,半天不到就脉搏细速,第一次触摸他只感觉他冷冷的,可是身上却又湿漉漉,最终没挺过一天,躺在临时停尸间,老师让我去把他的管子都撤下来,顺便缝合。拉上帘子,虽然只和外面一帘之隔,可我仍旧恐惧,那种恐惧是大一解剖课都没有过的恐惧。他仍旧冰凉却不再湿漉漉,全身肿的面部像是青蛙一样。我忘记他是不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在我面前去世的患者,却是印象最深刻的,至今仍旧无法忘记那种恐惧,对,是一种恐惧,对生命逝去的恐惧。 

Futureinsula:在 ICU 轮转的时候,经历了一个十岁的姑娘的离去,从抢救到最后,门外姑娘年迈的父母趴在探视窗口那儿嚎啕大哭,第一次看到生命流逝,一夜无眠,只想说,活着真好。 

平静+看淡

dxy_gqphzbww:临床工作数十年,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男女老少,各种伤病,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心理承受能力。但是每每遇见,还是各种长短的痛楚。孩童重于青壮年,后者又重于中老年;意外损伤重于常见多发病;困顿者重于优裕者。 

ade1216:在 ICU 面对死亡习以为常,对于严重心肺功能,预后极差的老人,我都会和家人讨论要不要放弃插管、心肺复苏、电除颤,这样或许老人有一点尊严或者少一点痛苦离去。 

aprilzhiqin:我是眼科医生,工作后遇到过一次批量车祸病人。一个患者颅底粉碎性骨折,在其他科室各自清创缝完后才轮到我给他缝眼睑,过程中他停止了心跳,我一直坚持到缝完了才离开。我无法挽救他年轻的生命,至少我要让他不要豁着伤口走。 

narcissusfairy:血液肿瘤科医生飘过,已经不记得第一次抢救失败的病人了。只记得一个淋巴瘤肺浸润的孩子,按压的时候不停的吐血,我白大褂都沾满了血,前几年还梦到过那个孩子,言笑晏晏的跟我说姐姐再见。希望这个漂亮的孩子已经到了一个没有病痛折磨的地方。时间过的好快,那个时候我还是大姐姐。现在已经是孩子他妈了,还经常会忆起这个孩子。也许到现在,我们对疾病的认识更加深刻了,这个孩子兴许不会死亡。每个病人都是我们的老师。 

香凝 123:如果患者是饱受病痛折磨的老人,可能祝福比难过更多一些,希望天堂里没有痛苦;如果是青中年,尤其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的患者,就特别受不了,他们的过世可能是带走了一个或者更多家庭的希望。自己会想的特别多,更加责备自己,如果时间更长,或者抢救措施更加的冒险一些会不会不一样。 

李小李李李:心有余而力不足,学习了八年医学,才只摸到门槛,一时间觉得生命的脆弱,自己的无能,对家属的同情,所有情绪涌上心头,签署各种死亡的资料,打电话给殡仪馆,陪着家属在墙角蹲了一会儿。以前以为自己会跟着哭泣,但是没有,生老病死,世事无常,佛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都会有那一天。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