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们的患者到底要什么?

打开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到处充斥着同行的悲愤、戾气,对体制的控诉,对无良患者的无奈。

打开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到处充斥着同行的悲愤、戾气,对体制的控诉,对无良患者的无奈。这些,就是刷屏的主旋律。

的确,有无良患者把医院当提款机,也有蛮横家属一秒变打手,但那毕竟是少数,一些不良媒体挑拨医闹,更增加了我们对患者的恐惧。我时常思考:其实我们大部分的患者到底要什么,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医患沟通不畅?

我七年制的同学年初患病入住某以服务质量出名的三甲医院,饿着肚子办入院手续,从这个楼折腾到那个楼,问路被指错路不说,好不容易抽完了血,被所住科室一个电话叫回去:不好意思,漏了一管血没抽,您现在回来补抽一下……. 搞定已是中午,同学快被饿晕不说,回来叹气说,唉,当回病人真不容易啊。

所以,我在这里想说的是:身为医务人员,很多时候要对位思考。我们的患者不是傻子,不会不知道去饭店花钱吃饭也会拉肚子,不会不知道医院是会死人的地方,为何即便如此,患者还是那么容易在医院发飙,给医务人员找茬呢?

个人愚见,我们很多时候没有满足患者的基本需求:安全感。

从办住院手续说起:目前各大医院高楼鳞次栉比,很多医院都是在旧院基础上再建,初入院区的患者的确不清楚门诊楼、内科楼、外科楼在何处,路标并非处处有,问路吧,白大褂们面无表情随手一指,而患者认知有限,往往走错;更多的情况是,实习生等俩手一摊:我也新来的,不知道;更有甚者,不太清楚院区分布,直接给指错了。患者入院,只求明确诊断好好治疗,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心安,也即安心住院,放心接受诊疗。入院时受到这样的曲折,难免心里不爽。

同理,做各种检查也是一样,患者入院能尽快的完成检查,是患者及医生共同的愿望,我们很多时候完成的事情是开出单子,写好在哪儿做检查,然后给患者,不知患者在寻找检查场所中受挫,有时甚至影响了检查报告时间。我很多时候跟患者聊聊,如果发现患者来自农村,或者不识字,会亲自带着患者做检查,除了能顺利快捷的做完检查外,有时候还能第一时间拿到检查报告,尤其是知晓一些重要的检查结果,及时汇报给上级医师,患者上级都放心,岂不乐哉?

然而我常在想,在「研究生、实习生、进修生、见习生」多的教学医院尚能叫小同学们跑跑腿,而在地级市医院,一线医生需要将管理患者及各种琐事兼容并包,的确分身乏力,那可如何是好?本文不涉及探讨管理层面问题,我能想到的只能是话说多俩句,态度再客气一点,信息的准确性要保证。很多时候患者在院区的来回折腾就造就了对医院、对医务人员的不信任。

再者,在临床工作中,很多时候患者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配合什么。通常在与上级医师沟通后,我会及时告诉患者的诊断跟诊疗方案,并且交待每天查房必须在床的时间,对于疑难病例,上级医师也会及时跟患者或者家属沟通现状及下一步方案。我问过一些患者,他们中的很多对自己大概要做哪方面的检查,何时最好留在病房并不知情。

与此同时作为医务人员,我的小伙伴们常常抱怨:我们每天查房,患者却投诉我没去看他。我与一些患者交流过,为何这样说呢?患者回答:你们一大推人叽叽喳喳净说些我不懂的,那叫看我吗?

的确,患者不懂的实在太多了,他们没有读过 5 年本科+3 年硕士+3 年博士,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医生要看病还得学好外语,除了双手能劈砖还得握笔发 SCI;他们不知道哪些抽血项目要空腹,不知道科主任大查房很宝贵,不知道很多检查是查什么,不知道很多药是治啥的。

因为这些太多的不知道,患者的安全感极大的缺失了。

对于此,我们能做什么,我想大概就是:对位思考,将心比心。譬如 CT 室温度很低,每次我自己推患者过去都有这种感觉,那么要记得提醒患者多带衣服,避免冻坏;行动不便的患者,做相关检查要提醒家属租好轮椅,家属不在的时候,推着患者去做检查,以免耽误;出院时一定记得把门诊病历交还给患者,这对患者今后的就诊都是宝贵的资料……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我觉得其实很多时候只要多说一句话,多做一点点,也许医患就没那么多纠纷。有时候即使存在医疗差错,良性的沟通甚至能扭转乾坤。

最后,我从来不会转发杀医的消息,尽管我内心也是深深的无奈。但是我深知:负能量的传递远比正能量强百倍,然而面对黑暗,我们任何时候不能放弃对黎明的期盼。

记得工作的时候看了一部《败犬女王》,台湾出的连续剧,主题是讲姐弟恋,但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主人公卢卡斯,大学时因看不惯医院官员住就有床,穷人住就没床位的现象一气之下退了学。几年后他申请复学,并且准备赴美进修,在进行考核答辩时,教授问他:当年看不惯医院作风要转行,现在干嘛回来呢?此时的卢卡斯(帅哥阮经天演的)答道:因为我意识到,与其大声抨击、叫嚣着社会的不公,不如从自己做起,点点滴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每个人都能这样,社会就是有希望的。这是我追过的为数不多的偶像剧,而且男女主角还都分外养眼。

推荐阅读

点赞 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