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欧盟主席:中国医院和欧洲的差距有多大?

一个国家不可以没有医生,一个国家更不能不爱他的医生。

在 10 月 23-25 日的 2016 中国民营医院发展年会上,欧盟私立医院协会副主席、中国民营医疗协会名誉副会长杜儒斯 Jean-Loup Durousset,向与千余名会者介绍了欧洲私立医院的经营状况。丁香园在会后获邀对杜儒斯先生进行了采访,并就民营医院人才困境与杜主席进行了深入探讨。

欧盟主席:中国医院和欧洲的差距有多大?

杜儒斯先生简介:法国 Noalys 医疗集团董事长;法国民营医疗协会前任会长;欧盟民营医疗协会副主席;中国民营医疗协会名誉副会长。

丁香园专访杜儒斯先生

丁香园:民营医院在国内的发展势头很好,但同样面临诸多挑战,人才的紧缺和储备的不足就是一个很大的制约因素。结合欧洲的发展情况,您能否分享一下您的观点?

杜儒思:这个问题其实在全世界都有普遍性,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欧洲,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同时,不光是私立医院,对于公立医院而言这也是个非常基本的问题。

从我们的医疗发展轨迹来看,其发展趋势是越来越细致化,越来越专科化。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比如今天我们有一个医生是专门做髋关节的,有另外的医生是专门做膝关节的,但是在以前的日子里面,我们可能只有一个关节科的专家,他可以同时完成髋关节和膝关节的诊治。这种专科分类越来越细致化的现象,使得我们对医生数量有更多的需求。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医学的发展,也决定了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医务人员。比方说我们需要影像科的医生、病理科的医生、生物学的医生、实验室的医生,尤其是生殖科学的医生。

这些现象使得我们对人才有越来越大的需求。纵观全世界的医学院,他们首先是为公立的医疗机构来培养人才,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欧洲,公立医院由来已久,相较之下私立医院都属于新型的事物。所以我们必须理解这样一个事实:对于医学院出来的年轻学生来说,由于他们是被公立医院所培养出来的,所以他们根深蒂固的理念是公立医院可能是更加可靠的,那么对于没有接触过的私立医院,他们缺乏了解,心里自然会产生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抵触情绪。

在欧洲,医生首先是一个非常好的职业,所以我们医学院的学生在选择这份职业时,是非常开心和幸福的。我们要求私立医院和公立医院一样可以进入医师培训系统,这中国可能叫做规培。为了达成这一点,我们对于私立医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信息要透明化,医疗的水平要达到一定的水准。这样以后,私立医院才能很好地去培养我们的医学生。从这个方面来说,我们可以培养更多医学院出来的学生,同时也解决了私立医院人才缺失的问题。

丁香园:在国外,学医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它依然是很多精英非常认同的一个职业选择。反观国内,近年来由于待遇问题、医患关系紧张、工作环境恶劣等原因,越来越多的家长不希望孩子学医,优秀的学生在报考志愿的时候,也不愿意将医生作为职业选择。这导致了未来几年我们的人才供给可能会慢慢减少,尤其像儿科这种科室,已经明显出现人才荒的情况。请问对于这个现状,杜先生有什么样的建议和看法呢?

杜儒思:一个国家不可以没有医生,一个国家更不能不爱他的医生。整个学医的过程它很长,也很艰难,中间也会有很多未知的因素。那么不论在哪个国家,我们都要需要一个社会导向来回答医学生的问题:为什么我要选择这样漫长的求医之路,又为什么要坚持这样一个选择。这就像我们现在所说的,为什么要不忘初心。

医生首先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因为它是以患者的健康甚至是生命为职业对象。身为医生,我们必须保持 24 小时精神警惕,一年 365 天随时待命,我们不能享受很好的假期。此外,这个职业存在诸多限制,假设一个骨科医生有事不能出勤,消化科医生并不能够代替他进行执业。但是,这应该是一个充满人文关怀的职业。我们一旦选择了这个职业,从此非常关注他人的身体情况、他人的健康状态。

如果我们选择了这样一个充满诸多不确定性、有很大风险、有很多限制的职业,那么我们也希望国家对于我们能有一种「保护」。不一定要非常高的收入,但是至少可以保证一家老小的衣食无忧,保证医务工作者有尊严地生活。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不管从整个社会还是到个人,都可以理解并尊重我们的价值。

推荐阅读

点赞 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