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手记:看惯了生死的我们 会被什么打动?

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愿以日益精湛的医术和忘我无私的爱心,拨亮危重患者微弱的生命之光。

编者按:近几年,医疗圈频频上头条;不断发生的伤医事件,「伤害」着医生群体的集体感情,也让医患关系更加脆弱。「我们愤怒,我们难过,我们沮丧。」

今天,丁香头条送上一个关于信任的故事,北京同仁医院呼吸科王新茂医生纪录了一次难忘的诊疗经历,他(她)说「唯有相互信任,才是拯救生命的希望所在。」

急诊抢救室电话响起   我知道又是一场「硬战」

京都 3 月,春寒乍暖,呼吸重症监护病房一如既往地忙碌着。

8 点还没到,急诊抢救室来电。「30 岁女性,病因未明,高热伴咯血、呼吸困难 2 天,双肺阴影,I 型呼吸衰竭」。内心沉了一下,既往的经验告诉我,死亡的号角已在耳边吹响。

这是一位剖腹产后不足 2 月的初产妇,围产期就长时间在外院住院保胎。科内交班简短而精要的病情通报,安排单间,注意转运安全,备抢救药品和仪器,夜班护士早已顾不上一夜的疲倦,忙碌的脚步声紧张而有序地响了起来,床单元、吸引器、监护仪、呼吸机一一就位。

短促的门铃响起,监护电动门尚未打开,就已经传来患者监护仪嘀嘀的报警。快速接诊、重点查体后,心更沉了一些,比我想象的还要重,HR 140 次/分,RR 52 次/分,SPO2 82%(吸纯氧),前倾坐位,无力言语,全身紫绀,双手紧紧的抱着贮氧面罩用力呼吸,犹如身处激流中牢牢抓住漂浮的稻草。

患者的眼神 一种被托付的信任感

我口中故作轻松地安慰着患者,心中不由紧张起来。这时,她抬起头,睁大眼睛望着我,坚毅的目光没有一丝慌乱,眼神中透出对生的渴望,微微向我点了点头。不需要任何言语,那是一种被信任、被托付的感觉,看惯生死的心为之一颤。

诊治措施有条不紊地逐步进行,时间也在一分一秒地消逝,空气中始终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几个小时过去了,患者喘息仍很严重,家属还是一句话:「我相信您,您决定的什么治疗我们都同意。」

抗生素使用、静脉激素、甚至需要有创通气,面对一个尚在哺乳期的女性,除与家属交待病情,还需与患者直接沟通。再次站在病床前,望着她充满信任的眼神,我微微笑了一下,她似乎已懂我要说什么,断断续续说出四个字:「我-听-你-们-的」。

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不需要更多言语,那是一种发自本心的信任。

患者及家属的信任给了我们无比的信心。继续予以无创通气治疗,密切监测监护仪及呼吸机各项参数,精心调节各项数值,渐渐的,SPO2 升到 90% 以上,FIO2 逐步降到 60%,更令人兴奋的是,已经 72 小时因喘息不能入睡的她,进入了梦乡,病情开始缓解了。

3 天里,全科多次病例讨论,经过医患共同的煎熬和努力,停呼吸机——更换贮氧面罩——文丘里面罩吸氧,患者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甚至和我们聊起了育儿经。

剧烈的胸痛后 她反过来安慰医生

就当我们紧绷的神经刚刚放松下来时,她突然出现了剧烈的胸痛,全身大汗,喘息再次加重,联想到之前行业内发生的产妇医闹事件,这个突然出现的变故,简直就是个噩梦。

病床前,她告诉我还能忍受,孩子都能顺利出生,应该不会有问题,而这原本应该是医生安慰患者的话。

也许是因为之前的保胎经历,让她格外坚强乐观。抽血,密切监测心电图,复查胸片,心血管科会诊,静静等待,精心的护理,疼痛逐渐好转了。

1 周后,患者脱离吸氧,开始床旁活动……全面而严格的检查确认已经康复时,已为人母的患者像小姑娘一样,拉着护士长跳着、蹦着,和煦的春光照在她的身上,格外暖,格外美。

医生手记:看惯了生死的我们 会被什么打动?

生命只有一次,我们愿以日益精湛的医术和忘我无私的爱心,拨亮危重患者微弱的生命之光。

曾几何时,本应同舟共济的医患双方,彼此缺乏信任,势同水火。风雨如晦,是为谁泣;明珠蒙尘,是为谁悲!唯有信任,才能荡涤我们蒙尘之心,让我们坚守初衷,继续践行我们曾经的誓言:尽我最大所能,托起生命之重!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