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为什么不可以跳台?从麻省总院跳台手术引起的医疗纠纷谈起

近日,在美国顶级医疗中心麻省总院发生了一起因跳台手术引发的医疗纠纷。本来很平常的一起医疗纠纷,却因术者 wood 医生同时出现在两台手术中,而引发各方面的激烈讨...

近日,在美国顶级医疗中心麻省总院发生了一起因跳台手术引发的医疗纠纷。本来很平常的一起医疗纠纷,却因术者 wood 医生同时出现在两台手术中,而引发各方面的激烈讨论。点击此处查看各方意见。

不少网友认为:医生应该对病人负责,不可以跳台。最起码要做到放手不放眼,这样可以大大减少出现医疗事故的概率。他们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如何保证患者的医疗安全。

而更多的网友显然认为跳台手术是理所当然的。至于医疗安全问题,丁香园站友@hlht 表示:

在大医院,主刀跳台很常见!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安全的,因为接手的下级医生都是主刀信得过的,且经过专业训练后可以胜任工作要求的!

本文作者亦非常支持跳台手术,他认为跳台手术对医患双方都是有利的,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医疗行业的社会化分工

分工原理是宇宙生成和演化的伟大基本原理之一。任何活的有机体的不同部分之间都有分工。

——米塞斯

在《国富论》第一篇第一章「论分工」中,亚当斯密就写到:「劳动生产力的提高,以及在指导运用劳动时所表现出的熟练程度、技巧及判断力的加强,基本上都是分工的结果。」

学过中学政治的人都不难理解,社会化大分工对社会进步的巨大意义。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提出人类社会从野蛮时代经过三次社会化大分工终于进入文明时代。分工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社会生产力因分工而得到极大的发展,因分工才有了如今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医疗行业也不能例外。医学源于巫术和原始宗教,慢慢部分的巫师成为了最早的医生。虽然东西方医学发展不同,但都慢慢发展出了各自的基本分科:内外妇儿临床科室医生、辅助科室医生、护士、麻醉师、药师等等。

外科行业,因存在手术的特殊性更是因讲究分工和团队的职业。

任何一台外科手术的完成,都要需要术者、一助、二助、住院医生、实习医生、麻醉师、器械护士、巡回护士等等的密切协作。台上一助完成前期准备,术者接力关键和主要部分,一助和其他人辅助,并完成其他次要步骤,紧接着术者跳台进入下一台已做好前期准备的手术,这显然是符合分工原理,并能极大增加手术效率的。

而如果让最稀缺的、有经验和技术的术者,全程参与前期准备和后期收尾这种要求并不那么高精的工作,显然是一种对资源的浪费。

比如这起纠纷中的脊柱手术,如果 wood 医生全程盯下来,可能要花费 6 到 7 个小时,那么一天下来他就只能完成这一例手术,那么另一台骨科手术怎么办呢?在全院医生都实行这种制度的前提下,可想而知,患者要等到明天甚至后天才能做上手术。

有人说了,今天加班做啊。那我就要问了,让一个高强度工作了 7 个小时的医生给你做手术,你放心吗?换个立场,你连续工作 7 小时之后,老板让你再加班 7 个小时,你能不对他呵呵?

经过「跳台」分工之后,本来一天只能完成 2 台或者 3 台手术,现在就能达到 4 台、5 台甚至 6、7 台。

从患者的角度来看,这是有利的。

在「跳台」分工之后,更多的病人拥有了手术的机会,甚至是能更早排上手术的机会。在中国来说,尤其如此。

现在许多人往往都倾向于北上广优质的医疗资源,看病尤其是手术都要找北京上海的专家。形成了「跳台」分工的协作之后,专家们就能在同时给更多的病人手术治疗,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更优质的医疗资源。甚至是以往大家都清楚明白却讳莫如深的「开飞刀」,让许多人都不要走出家门就能享受最优质的医疗服务。2015 年医生集团有多火,你就知道分工有多重要。

相反,如果完全禁绝「跳台」手术,带给患者的绝不是多大好处。在北京上海你可能连 3000 块钱的一个黄牛号都买不到,即使买到了你的手术也要排到一个月之后。

当然,社会也有自己的解决方式:在中国就是托熟人,找关系,在国外就是排队。不然你以为什么那么多老外现在要跑到中国来做手术?

从医生角度来看,这还是有利的

外科技术的学习是循序渐进,需要积累的,谁都不能上来就做颈清、切肝、肠吻合,术者也不敢放你这么做。

在「跳台」分工之中,我是个实习生,我就专注拉钩有模有样,主任就会觉得这小子有个医生的样子,让我开始缝皮。我就勤勤恳恳练缝皮、打结。主任又觉得嗯,不错,是个外科医生的苗子,那啥,小谁,你来切皮、关腹吧。等我做到住院医生,你看我就是个合格的二助,能熟练开、关腹,准备手术了。

我就专注二助 N 多年,于是我的诚意又打动了主任。小谁啊,这个深部结你来打吧,这个血管你来止,这个部分你试试游离一下吧。你看就这样,在每一个分工之中,我勤勤恳恳做到最好,直到慢慢一步步掌握整个手术。

那如果禁绝了「跳台」分工呢?所有的步骤都是术者一助完成,可能大概,我们初级医生真的要拉钩上吊,一百年都不变了吧?

再问个问题,当今医疗发展的最紧要问题是攻克艾滋病呢?还是要让每一个社区的医生都掌握基本的预防艾滋病知识呢?

医疗行业有没有特殊性?

每每提到医疗、衣食住行等等问题,我们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在讲,这可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啊,是刚需!这些都是特殊行业,要区别对待啊!

医疗确实与一般行业不同,然而它仍然是社会化大分工的一部分,再特殊也跑不出科学的分析范畴。

如果把这些问题都作为刚需,而不一般化的科学分析,那么是不是食品、药品、医疗器械、甚至是房子、地铁都是刚需,都要特殊对待呢?如果我们愿意,是不是几乎每个商品我们都能找出特殊的意义呢?

而且,医疗就真的是刚需吗?难道我们手术都要找三甲医院最好的专家医生,甚至是全中国最顶级最牛的医生来做吗?当然不是,我们只是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满足自己最急需的需求而已。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以自己愿意支付的价格购买最急需的商品。

在重症监护室里,在晚期肿瘤病人中,为了延续很短的寿命你是愿意花去家里最后的积蓄还是放弃治疗,这个选择大家不难理解。

这样看来,医疗服务也并不是刚需,并不因为关乎国计民生而具有特殊性。

医疗行业仍然是一个受市场调控的领域,仍然符合价格的供求关系。

所以,我认为「跳台」手术是有利的,是对医患双方有经济利益的。

前面讲到,「跳台」手术让更多的人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在整个市场上,就会缓解目前供不应求的局面,然后竞争机制会使价格回落。那是不是会一定程度上缓解目前「看病难、看病贵」的困境呢?

从患者的角度看,「跳台」手术能让更多的人购买到相对低价的服务,这就是有利的。

再从医生和医院的角度来看,医疗行业引入竞争机制,是不是能让优质稀缺的医疗资源都流动起来,发挥更大的用处?在「跳台」分工之中,初级医生将会得到更多的学习和锻炼机会,主任医生也能更多投入更有意义的工作,获得更加满意而又阳光的报酬。

这样看来,「跳台」手术的利益医生也是能分享的。

有人就要说了,你这样公开赞同医院和医生逐利,不是满身铜臭吗?公立医院难道不是公益性的吗?

那我要问了,既然医疗行业也是受市场调控的,为什么要避免医生和医院的逐利性呢?通过财政投入来保证医生的收入,让医生和医院不逐利,这就是公益了吗?

当然都不是,医生和医院为了逐利,就会争取为患者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而限制医疗服务价格,不让医生和医院逐利,也并不是真正的公益。也许,患者可能表面支付的货币价格低了,但与此同时附加的比如排队,托熟人找关系等等隐形的代价就多了,最终该付的费用还是要付,只是多了个转移的过程而已。

这不仅会降低效率,让原本可以通过市场直接解决的服务和交易问题,多绕了个弯子,还多出来了一个转移支付的非市场过程,多供养了一批负责制定和实施转移支付规则的人员。

所以,仅就对于「跳台」手术这一件事来说,我认为对于医患双方都是有利的。既然有利,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宽容的接受它呢?

推荐阅读

点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