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中山医院成功完成沪上首例 ABO 血型不相容肾移植

4 月 14 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成功完成了沪上第一例 ABO 血型不相容亲属活体供肾移植术。

4 月 14 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成功完成了沪上第一例 ABO 血型不相容亲属活体供肾移植术,中山医院副院长兼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朱同玉教授带领的中山医院肾移植团队帮助 47 岁的江妈妈将自己的左侧肾脏捐献给了 24 岁的儿子小江。5 月 4 日,恢复良好的小江办理好了出院手续:「我感到自己很幸运,在最困难的时候,中山医院的专家们尽心尽力地帮助我,让我获得了新生。」


图 1 朱同玉教授带领肾移植团队来到病床旁询问患者一般状况

2015 年 8 月,在上海工作多年的小江感觉自己近阶段一直很疲劳,到医院检查后发现患了肾小球肾炎。此后,他辗转多家医院,却没能遏制住病情的发展,最终演变成「尿毒症」,只能靠血透度日。

江妈妈不忍儿子年纪轻轻就要长期经历血透的痛苦,经过多方咨询来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泌尿外科戎瑞明主任医师的诊室,表示希望捐献自己的肾脏给儿子。

中山医院在国内最早较大规模开展亲属活体供肾移植手术,对于医生们来说,这本是一个常规手术。然而在术前检查中却意外发现,江妈妈是 A 型血,而小江是 O 型血。

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即使普通输血,首先必须保证的就是供血者与受血者的 ABO 血型相合,否则会导致严重的溶血反应。而传统观点认为,ABO 血型不相容肾移植可导致超急性排斥反应和血型障碍,是肾移植手术的绝对禁忌症。跨越血型障碍进行器官移植,在上海没有先例,这个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能成功吗?

朱同玉教授的带领中山医院肾移植团队查阅了国内外大量文献,与多名国内专家学者交流论证后最终决定:为江妈妈和小江施行肾移植手术!朱同玉教授介绍:「借助新型免疫抑制剂以及脱敏疗法,ABO 血型不相兼容将不再是肾移植手术的禁忌症。依据现有条件,中山医院完全有能力克服血型障碍,达到和 ABO 血型相容患者同样的生存率。」

医院伦理委员会专家听取肾移植团队意见后,经慎重考虑,同意了手术申请。戎瑞明教授向小江母子客观详实地解释说明了相关情况,小江和江妈妈表示充分信任中山专家,愿意接受 ABO 血型不相容的肾移植。

朱同玉教授牵头组织相关科室的协调会,泌尿外科戎瑞明主任医师、许明主任医师,肾内科邹建州副主任医师、沈波主治医师,输血科姚顶根主治技师等制定了周密的治疗方案和时间表:术前首先应用抗 B 细胞单克隆抗体,清除小江绝大多数 B 细胞,使其不能产生新的抗 A 抗体;同时按维持剂量服用免疫抑制剂十天。

之后通过两次血浆置换,将小江的抗 A 抗体滴度由治疗前的 1:128 降至 1:8。然而 4 月 11 日原拟手术时,意外发生了,小江的抗 A 抗体滴度又上升到了 1:32,这说明虽然 B 细胞计数为 0,还是会有少量 B 细胞产生抗体。医生们果断修正手术计划,再次进行血浆置换,确认小江抗 A 抗体滴度稳定降低到 1:8。

4 月 14 日,朱同玉教授亲自挂帅,许明主任医师、戎瑞明主任医师分别完成腹腔镜供肾切取和肾移植手术,手术非常顺利,目前小江的肾功能已经恢复正常。


图 2 朱同玉教授与肾移植团队正在为患者进行手术中

「尿毒症患者如果要等到血型完全相兼容的肾脏器官出现,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戎瑞明主任医师表示,器官短缺一直是全世界面临的问题,而在我国供需矛盾更为突出。「家庭内互助自救」模式的活体亲属肾移植仍是很多终末期肾病患者的首选方式。

如果 ABO 血型不相容肾移植手术得以开展和推广,针对我国肾脏供体严重缺乏的现状,就意味着可以增加 1 / 3 的肾脏供体,从而使更多的尿毒症患者得到接受肾移植的机会。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