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医生需要做的事:三个月后 还会有人记得魏则西么?

丁香园愿意和身边的医生一起,「帮一个是一个」,我们的愿望朴实但真挚——不希望每一次医疗行业的痛点都要如此惨烈的代价。

编者按:这个 5.1 假期,媒体和朋友圈并不宁静,21 岁大学生魏则西的离去,掀起了「医疗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月坛北街的武警总队北京第二医院,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聚焦。信息铺天盖地...... 可是头条君有些担忧,即便有过这些喧嚣,三个月以后,还有多少人会记得魏则西这个名字?

他的愿望——愿同样经历的人少些被欺骗

「我不想死,我 21 年的奋斗和努力还没有化为光和热,我还有梦想,我想看看这个世界」;这是魏则西同学生前录制视频中的一段话。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遗憾地是 21 岁的则西已经长眠,他没能继续实现梦想;然而生前,这个青年人和他的家人恐怕也不会想到,在他离世后的一个月,百度、莆田系、竞价排名、虚假广告、科室承包会被空前曝光。

今天早晨,深陷舆论漩涡的北京武警总队第二医院贴出通知:停止一切诊疗活动;而 5 月 3 日的最新消息显示,国家卫计委调查组进驻涉事医院;与则西有过类似诊疗经历的患者和家属,近几日都在医院门口「维权」,在患者家属集中的微信群里,大家更新着家人的诊疗情况、费用支出......「如果不是看到了这个报道,我们不知道还要被忽悠多久?」一位家属称。

5 月 3 日,头条君(dxytoutiao)来到武警总队北京第二医院,在等候的间隙,医院附近常驻的一位大妈与头条君闲聊称,「这家医院早就该被查了,都是骗外地人的,整天忽悠」。

「怎么忽悠了?」

「什么好说什么,每个人都是专家,不光自己忽悠,还找别人帮忙忽悠,网上、电视台的全有,从大医院送过来的病人也有,老百姓哪能分辨这么多!」

大妈走了,头条君(dxytoutiao)陷入了深思,作为医者,在类似事件中,我们该做些什么?又或者是,在诊疗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医者该扮演什么角色?

医生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事实上,在互联网渗透生活以前,医疗行业广告一直是监管的「重灾区」,有深夜广播的忘忧草节目、也有电视台包装出来的山寨专家。

医疗资源的极度不平衡,民众对于健康知识的诉求无处安放;科普和医患沟通信任的阵地,真假李逵难辨。

网络给了百度发展,也为我们医务人员提供了发声的平台,既然有人说的不对,为什么医护不自己来说?之前红极一时的《太阳的后裔》提到:我们不仅仅需要手术台上的医生,也需要「电视台」上的医生;医生需要建立品牌,同时守住自己的良心。

同时,作为医疗专业人士,也应在突发事件凌乱冗余的网络信息中发挥作用。我们不能要求普罗大众具备专业鉴别能力;但应该有专业人士鉴别的基础——求知之力,力求向大众传播正确的知识,甄别每一次分享和转发。

以这次事件为例,专业、正确的判断更值得推崇,而非情绪的宣泄。

1. 不加证实的判断

除了事件主体百度被集火以外,莆田系也被顺带挂了一次;而其中的治疗手段,却被再次抹黑了。

借着本次事件,有医疗人员站出来声嘶力竭的呼吁:免疫治疗是一种欺骗手段。

作为医疗人员,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应该谨言慎行,多加证实再行发声,否则与百度何异?

免疫治疗是近些年新兴的手段,作为一种癌症治疗辅助方法进入临床试验,仅为提高病人的整体免疫能力,不能作为一种独立的治疗手段对肿瘤患者进行治疗。

目前有 DC-CIK、PD-1、CAR-T、TIL 等,国内市场的混乱不容辩驳,但以此全盘否定却有失专业人员身份。

对于癌症,医务工作者应该向周围人传播正确的观念,避免一切以「治愈」、「不复发」等为宣传口号的骗子,伤害到更多的人。

2. 混淆概念

这次事件中,还有一支飞箭直指「部队医院」,一时间所有部队医院躺枪,网络上有大 V 喊出了「部队医院都不能去」的口号,似乎字字带血、感人肺腑,其中还不乏医疗界人士。

而更早之前,百度公关中提到了武警北京总队二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然后「三甲」也成为了一个靶点,被口诛笔伐。

部队医院的科室有诸多「已经沦陷」,但不代表所有的「部队医院」都「不可信任」。

在本身医患关系就已非常薄弱的今天,这无疑是在雪上加霜,不信任的基础早已打下,「部队医院」、「公立三甲」、「莆田系」这三个概念极容易被扩大化混淆。

3.「忽略」多因素

百度和莆田系被诟病由来已久,但在这个单一事件中,百度的虚假广告和莆田系的过度宣传贻误了本可能延长生命的时机,让则西和家庭承受了不该有的期望和失望,骗走了积蓄和举借的钱;但并没有「杀死」不幸的则西,因为滑膜肉瘤是一种少见的恶性肿瘤,根据欧洲 EORTC 的数据,发生转移后,患者生存期仅在 15 个月左右。

医患都需要的「死亡观」

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这至今仍是许多医生的信条。

医学的局限性导致许多疾病没有治愈的可能,当恶性肿瘤、晚期癌症患者即将面临死亡,对于医生和患者(也许更多时候是患者家属)来说,是一道难解的选择题。

肿瘤外科学专家顾晋教授对丁香头条(dxytoutiao)说,「许多地区还很贫穷,老百姓因病返贫的现象时有发生。作为肿瘤科医生,我们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肿瘤的晚期病人,有时真的是度日如年...... 医学是有限的,有的时候医学是无奈的。一味无效的抢救,增加了病人的痛苦,并没有减缓家属的煎熬,到最后是两败俱伤,身心疲惫。」

在丁香园微博中,也有关于生死的讨论,有的医生认为「这种死亡只是时间问题的疾病,最终决定权在病人的经济情况,自已不理智的决定,往往还要别人买单。是是非非谓之知,非是是非谓之愚,熟对熟非,难断!」

也有人认为「该如何面对死亡」这个话题,一直都是禁忌,所以医患都需要「生死观」。无论怎样,正视疾病的发展历程,降低患者的合适预期,需要医患共同面对。

今天是事件发酵的第四天,从政府的监管失位、到医院的科室承包现状、到莆田系背后的网络纠葛,生物免疫疗法的作用,社交媒体让「舆论」此起彼伏。

如果说没有一个足够完善的链条和一个诚信的医疗安全监管体系,也许,则西这样的悲剧还会重演。而在这个体系建立起来之前,医务工作者有责任发出理性、客观的声音。

愿则西九泉下能够安眠;也希望则西的父母、这两位老人能够不被打扰地生活。 他需要的,不是被消费、被围观,更不是被宣传,而是让患者少走弯路,也许有一天——撼动医疗。

丁香园愿意和身边的医生一起,「帮一个是一个」,我们的愿望朴实但真挚——不希望每一次医疗行业的痛点都要如此惨烈的代价,不希望血友病吧和魏则西事件接连发生,更不希望三个月后,社交网络恢复以往的歌舞升平,「魏则西是谁?」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