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顾晋:写在魏则西同学身后的思考

医生在不能给病人提供治疗的时候,是否应该劝病人放弃治疗?

编者按:这是一篇顾晋教授以前写的文章,在魏则西同学的就医经历出现后,顾晋教授在反思这个问题——医生在不能给病人提供治疗的时候,是否应该劝病人放弃治疗? 

生病不是医生的错,也不是病人的错。医学不是万能的,我们的医生让病人知道,医学是有限的。

我下面介绍的病例就是如此,我可能做了医生职责范围以外的劝说,但是,我个人认为是对病人负责任的。

我真得不认为医生们都有责任这么做,我很渺小,我觉得我只能做我想做而且能做的。

今天,我们许多地区还很贫穷,老百姓因病返贫的现象时有发生。作为医生用良心做事,用术救人是责任。

人走了不能复生,留下我们的思考是好事,其实大家的心思是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则西临行前的视频看了让人动容,在此,我也讲一个故事给您听听,尽管是以前讲过的故事......

一个医生的忠告:生命的黄昏 放手也是爱

16 岁不该凋零的花季

上午,程医生把 22 床的病理报告拿给我看,怎么也没想到这个 16 岁的花季少女竟然是结肠癌的晚期!肝脏的检查也显示是转移。孩子的父母用焦急的目光看着我,「大夫,我的女儿还有救吗?」

「哇」的一声,孩子的妈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失声痛哭。

快下班了,孩子的父亲找到我,和我进行了一场艰难的谈话。

「大夫,我有两个孩子,这个女孩是我的老二,她还有一个哥哥,明年要结婚了。我和孩子的母亲都是农民,我们是卖了家里能卖的一切值钱的物件儿来给孩子看病的,您说,这孩子到底有没有救啊?」

「我实事求是地告诉您,您的女儿得的是结肠癌,已经是晚期了,尽管现在有手术的可能,但是总的来讲,预后很差,她的生命只能用月来计算了。」我说。

「大夫,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们是农民,给她做手术如果能治好我们豁出去了,只要女儿在,儿子结婚再等几年也行!但是,如果即使手术也就活几个月,我和孩子他妈就难了!儿子结不了婚了,我们今后的日子就没法儿过啦!」父亲捂住脸,竟也「呜呜」地哭出了声。

「您看这样好不好」我知道这时候是我作为医生应该说实话的时候了,尽管我可以不说,也可以冷漠地在一旁做我该做的事情。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有义务告诉他们真相,有义务让他们做出理性的抉择。

「我理解你们的情感,我也有自己的孩子,我也知道爱孩子的感觉。天底下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

但是我作为一个医生必须告诉您真相,您的女儿病的很厉害,即使是做了手术预后很差,如果我们现在就是朋友,我要劝你们做父母的是,带孩子回家吧!不要去其他地方看了,都是瞎花钱了。

现在疾病已经让孩子备受折磨,生不如死,活着对她来说是受罪,你们也看到了。不是钱的事儿,也不是父母不救她,是疾病太厉害,活一天受一天罪,这值得吗?放手吧,带孩子回家,好好照顾她,让她少受痛苦。毕竟,你们一家的生活还得继续,日子还得过啊!」

孩子的母亲泣不成声,父亲紧紧握住我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

医生不想说的话

我知道,作为父母谁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但是,这种选择是理性的,客观的。该不该我们医生说呢?我没有想过,有时候学生们会问我:「老师,您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我们可以不管她让他们的家属自己决定。这不是我们医生的职责啊!」

其实,我是凭着我做医生的良心说的这些话,我知道如果遇到刁钻的病人家属,会完全不理解我的用心而和我大吵,可我们也是父母,也有朋友,我觉得我有责任帮助一个面对家庭、伦理、道德和亲情而难以自拔的父母做出理性的抉择。

少一点冷漠,多一点同情,告诉我的患者——放手也是爱

作为肿瘤科医生,我们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肿瘤的晚期病人,有时真的是度日如年,但是作为家属很少能够体会患者的内心,几十年的相濡以沫,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怎么可能谈到放弃呢?

这个时候的家属,大都从他们自身的情感出发,少有考虑病人的真实感受,有时候感情代替不了现实,代替不了饱受疾病折磨的躯体感受,代替不了病人想放弃的意愿。

因为,医学是有限的,有的时候医学是无奈的。一味无效的抢救,增加了病人的痛苦,并没有减缓家属的煎熬,到最后是两败俱伤,身心疲惫。

作为肿瘤医生,我们看得最多的是饱受疾病折磨的病人,由于家属难以放手,无奈地忍受着气管插管,心脏注射,他们有时候对这个世界并不留恋,活着更是一种煎熬。

他们有时候是带着对这个世界的厌恶走的,他们怨恨他们的亲人,躺在病床上的他们,孤助无缘,欲哭无泪,生不如死。

此刻,医生们该说这些话让家属放手吗?我们是会挨骂的,我们会挨打的。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被病人指着鼻子骂,被病人家属打,身上被病人家属吐唾沫都是有的。但是,我回忆起来真的是极少数。

在现在医患关系紧张的情况下,大多数病人家属是通情达理的,我们不能因为医患关系紧张而失去一个医生应有的同情和大爱。做医生时间长了,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

但是,面对今天的病人,是一种使命感驱使着我这样做。即使被家属误解我觉得能够挽救一个家庭少走弯路也是值得的,这是他们的活命钱。

我真心地希望我们的医生们都能够怀着一颗充满同情的心态去照顾好每一个病人。我相信一点,做医生要用心去做,用真心去关爱那些病人,告诉他们的亲人,对于晚期饱受疾病折磨的病人来说,放手也是爱!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