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编者按:我想说,「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因为又有医务工作者因为过劳而殉职」,但我更想说,如果医生的正常休息制度不能保证,那这样的日子在未来某时某地将不断上演。...

编者按:我想说「今天是个悲伤的日子,又有医务工作者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但我更想说,如果医务工作者的正常休息不能保证,那这样的情况未来还是会重现。

今日,丁香头条接到两则悲痛的消息,一位医生过世,一位医生重度昏迷——尽管不同科室不同医院,但他们都是家庭的顶梁柱,是医院的得力骨干,也都牵动医护人员的心。

丁香头条核实,广德县人民医院骨科医生杜勇 4 月 21 日因过度劳累殉职。我们从院方获悉:「杜勇医生 4 月 21 日在抢救车祸病人手术中,因劳累过度,昏倒在手术台上,经全力抢救无效,于 4 月 21 日 21 时 55 分不幸因公殉职,终年三十五周岁。」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广德县人民医院杜勇同志治丧委员会发布的讣告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杜勇医生生前照片

然而悲伤并未停止。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刘轲医生于 4 月 19 日突发脑出血,复查 CT 显示,右侧基底节区再次出血,出血量多达 123 毫升,此时考虑为高血压性脑出血,淀粉样血管病不除外。

尽管手术持续了将近 5 个小时,但第二天原病灶再次发生出血,幕下脑干部位也可见散在出血灶,距离病发已经过去三天,可刘轲医生至今还躺在 ICU 病房昏迷中。(据医药卫生报)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刘轲医生的胸牌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刘珂的学生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

医务工作者过劳并非个例

2015 年 3 月份,丁香调查推出了有关医生劳动强度的报告,共有 2402 名站友参与,他们主要来自三甲医院,大多数为医院的骨干力量。

在病房平均管理床位数上,除了门诊以及手术,90.7% 的医生需要管理至少 5 个床位的患者,甚至有 23.3% 的医生管理超过 15 个床位的患者。

这一点在有关刘轲医生的报道中也被印实:「每年的三四月份,都是脑病科最忙的时候,脑病四区设置床位 52 张,但是高峰时,患者多达 82 人,最近,刘轲负责的患者就有 20 多位。」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对于外科医生来说,手术工作的强度更是不容小视,42.4% 的医生手术日平均手术时间超过 8 小时。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除了白天工作之外,35% 的医生平均 5-6 天需要值一次夜班,而 36.1% 的医生可能会遇到一周值两次夜班的情况。

除了值夜班的高频次外,有很多医生值完夜班后还需接着上第二天的白班,头条君身边连着 40 个小时不闭眼上班的情况大有人在。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而且在调查中,64.1% 的医生疲劳程度较为严重。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而令人遗憾的是,51.2% 的医生在处理身体不适时选择「忍一忍」, 39.2% 的医生会选择「自己用药」。给别人健康服务,却不注重自己身体健康,可以说医生很「无私」,但这也是一种「无奈」。

又有两位医生倒在了工作岗位 一死一昏迷

曾经有网友分析医生劳累来源的三个层面:

一是劳动强度,有限的医师资源和无限的患者治病需求,这属于被迫性劳累;

二是专业性质和体制因素:由于医学知识更新较快,临床工作之余医生还要看专业书籍、文献,写论文,投标书……这属于被迫性劳累;

三是医生的自我追求,没有哪一个人愿意落在别人后面,所以就逼死自己往前冲,这属于主动性劳累。

无论是主动性劳累还是被迫性劳累,处在临床一线的医务工作者的过劳不应该被忽视,不应该被消耗。

医务人员,当下次身体不适来临时,请放下手头工作,多想下小家。

备注:刘轲医生的消息来源为《医药卫生报》且得到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方核实。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