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性病这回事

医生和患者都要理性地去面对。

前段时间,门诊来了一个年轻女孩。她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病很普通,是扁平苔藓。

让我惊讶的是她的病历,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的病历封面。她的病历封面除了她的基本信息以外,在最上面的空白处用粗的中性笔写了「尖锐湿疣复诊」这几个字。我粗略浏览了一下,病历里面是多次尖锐湿疣复诊的记录。

我看的病人我都会很详细地看一下他们的病历,看一下他们患过哪些病,在用什么药。但是她的病历我没有细看,因为我不想刺激到她。给她交代病情的时候她没有说话,眼神也没有太多的变化,仿佛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

对于大部分患者来讲,如果有过那些经历,一般都会自欺欺人地把那个病历藏得紧紧的,或者毁掉,去别的科室看病时换一本新的病历本。像她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其实她这么做并不是她不懂,也并不是她不在乎,而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我就是有这些病了,又如何?

她表面上平静,内心是很焦虑的,她的扁平苔藓也可能是由于她的焦虑引起的。虽然她的病情不严重,但是那段时间她每隔几天就要找我复查一次,她内心的紧张与不甘由此可见一斑。

我没有跟她讲太多,也没有劝她不要太着急。直到一个月以后她开始说的多一些,我才给她做了一些心理上的疏导,给她讲正确的心态对疾病本身就有很强的作用。

她说她既不乱性,又不在外面乱玩,想不通怎么就会得尖锐湿疣。我轻描淡写地说这个很正常,抵抗力下降了也会得这个病。也许她都不会相信抵抗力下降了会得尖锐湿疣,但别人的言行对得这种病的人的影响就是这么大。

在我看的患者当中,提到「我最怕」这几个字的患者大概有两类,一类是怕癌症,另一类就是怕性病。有的患者来检查,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支支吾吾一半天,又看看周围的实习生和规培生,最后一咬牙才说出来「我就是想看下是不是艾滋、梅毒……」。

我曾经看过一个小伙子,一个星期要来两三次,每次来都问他是不是得了艾滋。他的父亲告诉我,他家里查艾滋的单子都装满了一抽屉,他就是不相信。还有一个五十多岁很文雅的男人,来的时候说了一大堆,最后问我那是不是艾滋的表现。我说不是。我刚说完他就掏出一大沓单子说他已经查过几次了,就是不放心,今天看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怀疑自己有性病的的患者经常有,如果检查不是他们所怀疑的那些病,有些人如释重负,有些人则会高兴的跳起来。那么那些查出性病或者曾经患过性病的人又会怎样呢?

有一位患者刚来的时候不舒服得大呼小叫,在被确诊为梅毒后一言不发。他估计已经忘了身上的痛了,只有心在痛,觉得自己抬不起头。他走出诊室的时候如罪人一般,眼睛都不敢往别的地方多看。

有一个曾经患过梅毒的患者因为不舒服而就诊,当我告诉他这些跟梅毒没有关系,也许就是他的心理作用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走路的神态仿佛在告诉别人:「这世界上我是单独的,其他都与我无关。」

还有一位女患者坚持认为上腭长了包块,不管怎么解释她都觉得有问题。最后她小声跟我讲她以前患过尖锐湿疣,怕是这个问题。我给她说现在没有尖锐湿疣的表现后她才释然。

性病就是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即使几十年过去了,那个阴影却一直挥之不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身上哪里起了个包,哪里发下痒,他们首先就怀疑是不是又得性病了。

性病这个隐晦的疾病,有多少人都不敢认真面对。正因为它的病因过于私密、难以启齿,所以很多人选择了逃避,很多人因此而自卑,自暴自弃。有的人就算是选择了将它公之于众,但是他们的内心在某些地方还是会绕道而行。有的患者即便是治愈了,心里的阴影也一辈子难以消除。这些病对患者心理的伤害甚至要大于身体的伤害。

曾经我也觉得那些得了性病的人是多么的无耻和活该,但是真的当了医生,看了那么多的沮丧、欲哭无泪、无处诉说的样子之后,我才理智地觉得那仅仅是一个病,只是它的病患部位与获得方式与其他疾病不同而已。

我常跟我的学生讲,当我们看到性病患者的时候,就把他们当做常规的病人来处理,不要觉得他们有多特殊。作为医生,我们憎恨的是这些病,而不是患这些病的人。

而那些得了性病的患者,我想说的是应该把心态调整好,理性地去面对,就像得了其他病一样去就医。不要太敏感,不要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或医生的一些防护动作而觉得是受歧视,更不要去报复社会。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