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自闭症的星星少女:让我牵你的手

自闭症患儿,犹如天上的星星,一人一世界。

自闭、聋哑、全口龋坏……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抗拒阻断了山西女孩小慧的就医之路。

数十次跟着父亲无助地遭遇全国各家医院的闭门羹,却是一双温暖的手伸了出来:一位致力于特殊病患的「任性」大夫,率领团队,成为了这个女孩的「北京亲人」。



来自星星的你

自闭症患儿,犹如天上的星星,一人一世界。


全世界每 160 个孩子就有一个自闭症,在成长过程中,他们也会生病,但由于始终不会表达、不会配合医生甚至抗拒,他们的就诊历程长期阻碍重重。就像小慧,因为全口龋坏甚是严重,而她又无法开口,只能靠自残、哭闹、绝食,一个 20 岁的女孩身材却与 15 岁无异。

「有一次本来跟医生约好了,但是临出门她在厕所又喊又叫,半天不肯出来,结果没能去成医院。」小慧爸爸已然习惯于此。

白大褂,一见我就笑

这天,又是长途跋涉,一夜的火车。

父女俩辗转到了北京口腔医院,已是上午 11 时。好在通过绿色通道,很快便轮到小慧就诊。「小慧今天衣服好漂亮!」「小慧,还认得我吗?」医生护士热情地围过来打招呼,只见女孩儿脸上泛起笑容,拇指频繁伸出表示开心。「现在只要一看到白大褂,她立马就有安全感」,爸爸欣慰地说。


而这「安全感」却来之不易。

经历一年多各家医院的无法收治,小慧对去医院越发抗拒。被北京口腔医院老年口腔病科陈曦主任接收后,起初三四次就诊,小慧都硬性捂住脸不肯放手,导致问诊失败。就在起初这几次期间,护士们疼惜地为她梳头发,陈曦主任始终攥着她的手,每次都给她买很多饼干……如今,这些穿白衣的人们,已住进小慧的心里,只要听到「要去医院啦」,她的哭闹便会很快停止。渐渐地,她连拔牙都不怕了,经过治疗,从前吃一个烧饼要用两个多小时,而今已经能够自己啃鸡腿了。



海归教授也「偏心」

美国的高职高薪,不要;定时定量坐诊,不要;常见病例和普通患者,不要……陈曦教授,人人都知道他太「偏心」,专拣口腔疑难杂症,以及大多医生不敢治的病例。


我回国后发现,全国没有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服务于残障人士的口腔医生,可是残障患者呢,九千万!」。痴呆、智障、年迈……有些失常狂躁的患者发作起来甚至咬得他手指骨面尽现。

多年的经验让陈教授总结了独有的患者行为管理方式,讲究体恤、亲近、尊重,就像此时给添荣检查已汗流浃背的他,突然放下手中的器具,再一次握住女孩冰冷的手,说着「别怕,不疼哈,咱们小慧最棒。」

推荐阅读

点赞 5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