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卫计委要求儿科不得停诊拒诊:那儿科的现实问题如何解决?

近日,广医二院、广东省水电医院等医院纷纷出告示:春节期间儿科夜诊停诊。(最下图为和睦家儿科资费标准)和睦家医院儿科医生门诊及护士护理平均会诊费用 1055 元,...

近日,广医二院、广东省水电医院等医院纷纷出告示:春节期间儿科夜诊停诊。


(最下图为和睦家儿科资费标准)

和睦家医院儿科医生门诊及护士护理平均会诊费用 1055 元,会员价 844 元。公立医院普通门诊收费标准,丁香头条也有相关报道:宠物医院挂号费 150 是正高门诊的 10 倍?!

有网友表示:知道儿科医生钱少,可不对比不知道钱这么少!

形势更为严峻的是,国家卫生计生委于 1 月 30 日印发了《关于做好季节性疾病高发期儿科医疗服务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明确提出以下:

儿童医院和综合医院要根据儿科医疗服务需求,合理调配儿科医务人员力量,做好门诊和急诊之间的有效衔接,不得出现停诊和拒诊情况。

儿科医务人员不足时,可以对高年资内科医务人员进行专业培训,充实儿科医疗力量。

「儿科荒」的出现、解决,并不是钱、行政调控能缓解的。

紧张的医患关系,缺位的医护保护机制,让儿科医护更易心累。

下面的两个事例,或许年代久远,但因教训深刻,仍历久弥新。

被呛死的宝宝 被冤死的医生

一日,老邻居过来喝茶做客,她说起一件关于儿科医生的事,也是不禁心中一震。

大概半年前,邻村有一家人的 9 个月宝宝,因为感冒看病,社区医生开了口服药,但第二天孩子死了,最后那家人到社区医院找医生算账。结果是,社区医院赔了很多钱,该儿科医生既赔了钱又辞职了,人不知道去向,也不知是否继续从医。

可故事并没有完结,只是冰山一角。

邻居接着说,家里人在一次家庭吵架中,吐了「真相」:那天宝宝由奶奶带着,而奶奶又要给孩子喂奶,又要给孩子喂药,孩子不肯吃药,奶奶就强行用汤勺灌到孩子嘴巴里去,以为是司空见惯的喂药方式,却没想到害了孩子的性命。

遗憾的是,因孩子早被火化,并未做任何尸检,无从对峙。

被闷死的宝宝 被冤死的护士

5 年前,我在 A 医院实习,有意无意间总能从科室里资历深的护士和护工工友们的闲聊之中,了解到「边角料」故事。

事情发生在某年春节过后不久的夜里,科里来了一对夫妻,带着 1 岁不到的宝宝来看病,孩子怀疑有肺炎。

当天晚上宝宝做了雾化吸入祛痰、静滴了消炎药等处理后,就由父母带去病房入睡了。

夜间查房,值班护士发现孩子盖的过多,便告知家属注意让孩子透气,同时大人最好在旁边陪护椅上休息,避免跟孩子同一张床睡觉。

可谁也想不到,第二天早交班,护士查房,惊然发现孩子已经全身冰凉!原来夜里大人又躺在孩子病床上睡觉,并且给孩子盖太多被子。被子挡住了孩子的呼吸道,孩子没了呼吸也没人知道。

事后,家属不承认孩子死因是被子盖太多闷到的,一口咬定是用药致死,并且  家属拒绝尸体检查。最后处理结果是,整个科室、医生和护士都被罚款。

听说那件事情后,当晚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一直都在做维权,只可惜一直都未成功。

行医不易 静思慎行

行医不易,儿科更甚。在完善的医师保护制度和薪酬制度出台前,单纯的降低儿科门槛、行政「严防死守」培训其他专业医生当儿科医生,最终买单的是谁?

推荐阅读

合作咨询